这世界疯了 by 一世华裳(上)

时间: 2013-07-31 12:13:09

【这世界疯了 by 一世华裳(上)】

这世界疯了 by 一世华裳(上)

【简介】:【这世界疯了 by 一世华裳(上)】小说完整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旁白 从前有个贱受苦逼的爱着一个渣攻,后来有一天他在合租的房子里撞见渣攻正和自己的朋友滚床单,大受刺激,混乱间脑袋吧唧一声撞了,送医院。 资料 祈乐性别男,爱好女,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早早死了,可是神却开了一个小玩笑,让他的灵魂上了贱受的身 新世界的大门......小编在本文下方整理了一些好看的小说,希望您看完本文之后阅读下。以下小说《瑞德罗特 by 多木木多》----《瑞德罗特》 - 多木木多 悬疑版文案: 这是史上最没有穿越人士意识的穿越者的故事。 她花了比她的原住民朋友还要长一倍的时间才离开那个老鼠一样的人生。 身为一个信奉自由的人, 她成为女仆、佣人,底下的,悲惨的,廉价的,卑微的活着。 直到它遇到了一场凶杀案,。。。。 《神仙们的星际生活 by 小狐昔里》----文案: 曲昀是个普通的穿越者,虽然穿越到金仙多如狗的洪荒时代,但他错过了龙凤大战,错过了巫妖大战,错过了封神之战,最后还遇上了 末法时代。 本来以为好不容易混上天庭编制内公务员天兵就可以坐看云淡风轻,却没想到自己奋斗了几百年竟然只能不甘地陷入沉睡,so s。。。。 。


旁白
从前有个贱受苦逼的爱着一个渣攻,后来有一天他在合租的房子里撞见渣攻正和自己的朋友滚床单,大受刺激,混乱间脑袋吧唧一声撞了,送医院。
资料
祈乐性别男,爱好女,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早早死了,可是神却开了一个小玩笑,让他的灵魂上了贱受的身…

新世界的大门就此打开

祈乐睁眼时发现自己仍躺在那家医院里,但素有个小问题。
众人为他解惑:“你是gay。”
祈乐:“……”
众人:“你是零,也就是被压的那个。”
祈乐:“放屁!老子是直男!”
众人上前拍肩:“拉倒吧,全世界的男人都能变成直的,就你不会。”
祈乐气得发抖:“咱们走着瞧!”
众人提醒:“你一场告白闹得人尽皆知,大家都知道你是gay,还有哪个妞愿意跟着你?”
祈乐:“=口=”

本文CP已定顾柏X祈乐,HE轻松向


1、医院

C市神爱医院,2号住院部六楼。
祈乐躺在床上碎碎念:“我的衣柜里有几幅画,是我画来准备送给你们的,要好好收着,万一我以后出名,那些东西就值钱了,上面有名字,到时候你们可别乱抢……”
“我肯定乱抢,你还是亲自送吧。”顾柏握了握他的手,嘴角极力维持着淡淡的笑。
“呵……好,”祈乐脸色苍白,眸子却亮得很,精神难得看起来不错,他扭头看他,“我柜子里还有半箱奶,明天就过期了,二圈你回去帮我全喝了。”
顾柏:“……”
“可能还有半根火腿,你也吃了吧,”祈乐想了想,“哦,袜子没洗,你帮我洗了,还有……”
“想的美,”顾柏打断,“出院后自己洗。”
祈乐笑笑:“我有点想吃学校附近那家烤鸭店的烤鸭了。”
“嗯,我以后请你吃。”
祈乐唔了声,这时病房的门开了,走进几名护士,显然到了手术时间,他看向站在一旁的男女,下意识想说点什么,但随即顿住,这些年父母为他操碎了心,能说的早就说了,现在说什么都不免要惹人掉泪,何必呢。祈母的眼眶却早已红了:“我们等你出来。”
祈乐点头,视线再转,看着身侧的女孩,这是他的女朋友。
那女孩笑笑:“我也等你。”
祈乐环视一周,家人、发小、女友,该有的感情差不多都有了,该有的宠爱也都享受过了,他觉得自己也算不枉此生,他被护士推着向外走,看一眼被祈母牵在手中的小男孩:“小弟,以后好好照顾爸妈。”
祈母终于忍不住落泪,祈父皱眉:“臭小子说什么浑话?”
祈乐赶紧加上一句:“小弟你乖乖听话,哥哥出来给你买糖吃。”
祈父看着儿子说完后讨好的对他笑,嘴唇是心脏病人特有的青紫,他心里一疼,忍着鼻腔上涌的酸涩,叹了口气,缓缓摸摸他的头。众人都在身后跟着,祈乐被推出606号病房,乘电梯上到八楼,推进标号为808的手术室,他暗中点头,这数字够吉利,自己应该没事。
顾柏眼看着他将要进去,挣扎一瞬,向前追了两步:“小乐,有件事我一直想告诉你。”
“啊?”祈乐看向他,“什么?”
顾柏目中情绪很深:“等你出来我再说。”
祈乐和他从小玩到大,只看一眼就知这人没诓他,而且这件事还绝对非常重要,他透过大门的缝隙极力向外望,手术的成功率并不高,倘若失败,自己就再也不知道那件事是什么了,这人要么别提,提了又不说,把他的好奇心勾起来扔之不管,他觉得死后若有遗憾,这绝对是其中之一。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二圈你混蛋……”
砰的一声,手术室的大门关上了。
祈乐的意识很模糊,在黑暗中久久徘徊,接着看到前方传来少许亮光,仿佛是一扇门在对他缓缓打开,耳边甚至还能听到绵长的吱呀声,那光越来越亮,他被刺得闭上眼,等到睁开发现自己正躺在病床上,身体没有之前的虚弱感,就是头比较疼,像是被人狠狠砸过。
这是间三人间的病房,他躺在中央的床位,左右床铺都空着,此刻屋里只他一人,他诧异的坐起,只见雪白的被子上印着四个大字:神爱医院。下面是行小字:神关爱每一个人。
他暗中点头,确实是这家医院没错,但这里不是他之前住的病房,这是哪儿?他习惯性的摸摸胸口,登时愣住,胸膛没绷带也没痛感,难道手术没做?他解开病服,低头猛然看见自己的手以及少许前胸,瞳孔骤缩,这似乎……不是他的身体。
这时房门咔嚓开了,来人微微一怔,急忙冲到近前:“醒了?醒了?”
祈乐张了张口,一个字都说不出,活在这个时代,有个词特别流行,叫做穿越,自己这是中大奖了?
“怎么?”那人担忧的伸手晃晃,“这是几?”
“2……”
“嗯,没傻,”那人坐下,沉默一瞬,“我听说你回去时宁逍正和那个小贱人上床?”
祈乐还没回神,下意识反应一声:“……啊?”
“啊什么?这件事都传开了,你觉得装傻就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了是吗?”那人有些痛心疾首,“小远你他妈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子,老子跟你说过多少遍他是渣,你怎么就不听?”
祈乐慢慢冷静,看着眼前这个长得像妖精一样的男人,认命的开口:“那个……”
“怎么,还想为他找借口?”妖精冷笑,“你昏迷的这两天宁逍连一眼都没来看过你,他真的不爱你,根本不把你当回事,醒醒吧小远!”说罢还激动的抓着他晃了晃。
操……祈乐的头更疼了,就仿佛是有人拿着锤子在太阳穴不停的凿,幸好这人只摇了两下,否则自己就得晕过去,他耐着脾气:“你先听我说……”
“还有什么好说的?”妖精扬声打断,“你出院就给我搬家,别和他一起住了,又不是他的佣人,凭什么让他天天使唤,我告诉你小远,”他逼视他,“这次你要是还那么犯-贱,干巴巴的追着他,老子抽死你!”
祈乐有些听明白了,敢情这是“我爱你,你却不爱我”的狗血故事,故事的主角还悲催的撞见心上人的活春宫,估计是受激过度,所以自己才穿过来,他爱的人叫宁逍是吗?哼,竟在同居的房子里和别人上床,这种女人不要也罢。他只觉脑袋嗡嗡的疼,不禁伸手扶额,随即叹气,难怪那么疼,原来头上缠着绷带。
“小远?”妖精凑近,见他脸色太难看,急忙起身,“我去叫医生……你们来干什么?!”
祈乐抬头,门口又出现几人,妖精正阴阳怪气的冷笑:“大驾光临啊,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吧?还有你,小贱人,小远平时待你不薄吧,你竟背着他和宁逍上床,你还有脸来?”
那几人中立刻有人怒了,翘着兰花指:“你嘴巴放干净点,我弟弟怎么贱了?倒是某个人,宁逍根本不喜欢他,他还天天不要脸的缠着人家,现在是个人就知道他贱!”
祈乐额头一跳,知道他是骂原主人,忍着没发作,心里却大骂,你这个伪娘!
妖精也不爽,把肩上的包一摔,撸袖子上前。那人不甘示弱,准备干架,场面登时乱了。祈乐多少有些感动,为了一句话就和人干架,以前只有顾柏肯这么护着他,这位妖精和原主人的关系应该不错。
他们来了四人,妖精正和其中一人打得难舍难分,有两人急忙拦着,剩下的那个男人则没动,而是抱着手臂靠在墙上。祈乐打量,那人长相俊朗,眸子幽深,嘴唇很薄,一看便是那种冷心冷情的类型,他问:“你不管?”
宁逍扫他一眼,接着转回视线,一个字都没赏给他。
卧槽,还挺拽。祈乐于是认命的盯着混乱的局面,只见妖精用力挣脱别人的阻拦,完全不顾被扯烂的小衬衣,威武的把对方按在地上,狠狠揍几拳:“你弟弟贱,你也好不到哪去,之前你抢我的人我还没和你算账!”
对方闷哼,接着反扑,抡起拳头:“你还敢提上次的事,你把我的衣服全扔了,害我做完后差点裸-奔回家!”
“……”祈乐嘴角一抽,敢情这两人本来就有仇,害他白白感动一把,他下床,准备出去找人问问现在的年份,没诚意的随口劝道:“天涯何处无芳草,别为了一个女人伤了和气啊喂……”
那二人充耳不闻,妖精眼看无法挣脱,一把抓住对方的胳膊狠狠咬一口,那人惨叫,接着抄起朋友拎着的水果往下砸,只听咔嚓一声,西瓜顿时在妖精的头上裂开,惨不忍睹。
祈乐:“……”
他这时刚好要越过他们,那人以为他想帮忙,顺手抄起一块扔过去:“就凭你也敢过来?”
那块西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啪”的拍在祈乐脸上,缓缓滑下,留下一片狼藉。他本以为可以像往常那般看到这人懦弱的表情,但是没有,眼前这人的眸子沉得极深,伴着某种风雨欲来的征兆,他不禁一怔。
“卧槽!”妖精怒吼,趁机将他掀翻,顺势扑上。
祈乐缓缓抹了把脸,慢慢微笑起来,阴森森的,接着他一把揪着妖精的后领扯到一边,骑在那人身上抓起旁边碎开的西瓜便向他脸上拍,登时果肉横飞:“他妈的你敢打我?!”
那人简直懵了,剩下的人都被这场面震到,一时忘了拉架。祈乐按住他,快速将西瓜拍的只剩下瓜皮,接着随手一扔,抄起另一块继续拍,以一种想象不到的速度在短短几秒内将那几块全拍了一遍,拍的干干净净,那人连五官都看不出了。
宁逍:“……”
剩下的人:“=口=”
妖精抓着小衬衣蹭到床边从包里翻出纸,一边擦脸一边感慨:“哎哟,太惨了,太惨了……”
拉架的两人终于回神,急忙上前。祈乐不等他们过来便缓缓起身,淡定的理了理病服,经过这番折腾头更疼了,他伸手扶额,心想护士怎么还不过来,这时却听走廊传来一阵喧哗,接着一个头上缠着绷带的男人从门口跑过,身后有几人正抓着他向回拖,他大叫:“这不是我的身体,我只不过做了个手术,怎么忽然就这样了?这家医院太邪门了,我要出院啊啊啊!”
祈乐激动了,指着外面想说自己和他一样,紧接着就听医生咆哮:“已经联系精神科了,快点按住他!怎么总遇上这种事,镇定剂呢?打一针!”
祈乐:“=口=”
妖精上前:“……小远?”
祈乐猛地回神收手,识时务的翻出狗血台词:“我似乎……失忆了。”

2、失忆

失忆一出,众人登时一怔,都有些不信,但转念一想这人刚才的表现确实与平时相差甚远,所以是真的?地上的人坐起,把脸上的西瓜抹掉,吼道:“放屁,打完我就想随便找个失忆的借口,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吗?”
祈乐头疼得厉害,接过妖精递上的纸擦脸,懒得理他,经过那通发泄他的气消了点,此刻状态不佳,他暂时不想动粗。
那人继续吼:“贱人,我告诉你……”
妖精打断:“行了到此为止,喏,起来。”
那人抓着他的手起身,对祈乐翘起兰花指:“好,看在小川的面子上我就暂且放过你。”
神马状况,这场战是你们挑起的吧?你们刚才梦游吗?祈乐瞪眼,却见负责拉架的其中一人跑过去:“哥,你怎么样?”
伪娘:“没事……”
祈乐一怔,只觉五雷轰顶,面部表情几乎都有些维持不住,他抖着手把妖精拉过来:“我的情敌……就是他?”
“嗯,就是这个小贱人,”妖精兴奋的撸袖子,“你要打他吗?我帮……你真失忆了?”
祈乐不答,觉得颇受打击,他本以为自己的情敌是那边的拽男,谁知竟是这位,这位长着一张娃娃脸,比他矮半个头,身体偏瘦,弱不禁风,在床上绝对威武不到哪去……那女人到底什么眼光?难道是他长得太丑所以才得不到她的芳心?
众人见他沉默,都纷纷看向他,病房一时陷入安静,走廊的声音便越发清晰:“我真不认识你们,我有名有姓……这不是我的身份证!我真不是你们说的这个人啊……放手,我他妈不去精神科,你们才有病,你们才妄想症,你们才精神分裂啊啊啊!”
祈乐愣愣听着,多少有些同病相怜,便忍着头疼向门口走——宁逍恰好正站在那儿。
“小远你……”妖精忍不住叫他,剩下的人默默看着,下意识想到“我失忆了,唯独记得你”的狗血剧。
宁逍神色不变,他其实早已信了大半,之前的小远总会不由自主将目光投在他身上,旁人一看便知那人爱他,而现在的人从他出现至今仅仅只看了他一眼,还不带任何感□彩,这不是能装出来的,但此刻他见这人向自己走来却又有点意外,便静静看着,眸子带了戏谑,他想知道这人对他的感情究竟能深到什么程度。
祈乐无视掉这些人,蹭到门口扒着门框向外望:“我擦,太凶残了……”
宁逍的表情不可察觉的僵了一下。
剩下的人:“……”
那头的绷带男已经被制服按在床上,一群护士推着他向这边狂奔,显然要去前面乘电梯转到精神科。那人刚刚注射过镇定剂,但意识还未完全模糊,正绝望的盯着天花板:“老子遵纪守法诚实守信,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祈乐满脸同情,等到他路过时终于忍不住上前,在一干人等诧异的视线下握了握他的手,沉痛的目送他离开:“壮士,一路好走。”
众人:“……”
这层的护士刚才都去应付绷带男,完全没察觉这边的情况,直到这时才有人过来,接着看到地上的西瓜残骸以及其中几人的狼狈样,不难猜出发生了什么,她皱眉:“怎么回事?这里是医院,不是你们打架的地方,别吵到病人休息。”
祈乐虚弱的靠着门框:“我头疼……”
小护士扶他进屋:“什么时候醒的?”
“刚刚,”祈乐见她脸色不太好,随口解释,“我只是负责拉架,和我没关。这件事其实就是一个女人引发的血案,他们都太冲动,不像我,我干巴巴的追妞,像祖宗一样的伺候她,可她就是放着我这么爱她的男人不要,把我踢了去找别人,你看我现在就挺淡定。”
众人的表情齐齐诡异了一瞬,小护士被他逗笑,神色稍缓,将他扶上床:“你长得这么帅,肯定多的是女孩喜欢你。”
帅?祈乐一怔,指着娃娃脸:“姐,如果是你,你是选他还是选我?”
小护士回头快速打量一遍:“选你。”
祈乐点头:“这说明那个妞不仅是傻子,眼神还有问题,这种女人要不得啊。”
众人不由自主看向宁逍,后者表情一僵,冷冷注视着某人。妖精记起正事,担忧的上前:“护士,我朋友失忆了。”
“失忆?”小护士一怔。
祈乐指着他们:“这些人我一个都不认识。”
小护士又是一怔,兴许是这句话听的太多,她试探的问:“那你还知道自己是谁吗?有没有一种你其实是别人的错觉?”
我就是别人!祈乐泪流满面,诚恳的说:“我是真的失忆,脑袋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连自己叫什么都不清楚,哦对了,现在是什么年份,几月几号?”
“……”小护士不答反问,“你既然失忆,怎么会知道你追女孩然后被甩?”
祈乐心虚:“听他们说的……”
那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淡定?小护士嘴角抽搐:“我去叫主任,那边有日历,今天12号。”
祈乐四处看看,当真发现一个小日历,他急忙下床过去,紧接着吸了口气,这还是他原来的年代,此刻距离手术已过去整整十天,如此……手术是失败了?所以他的灵魂才会在黑暗里徘徊,最后机缘巧合上了这人的身?或者他手术后处于昏迷,直到小远入院自己的灵魂进入小远体内,那小远的灵魂……难道在他的身体里?
不,第二种太玄幻……目前最可能的就是手术失败,如果他死了,那他的父母现在怎样了?温柔的女友又怎样了?还有二圈。

【这世界疯了 by 一世华裳(上)】(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不提供【这世界疯了 by 一世华裳(上)】txt下载,请自行百度云网盘搜索,本站小说涵盖bl文库,52书库,福书网,腐书,甜梦文库,甜梦书库,鲤鱼乡,耽美书网,书包bookbao,书本网。无弹窗,记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