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恶少 by 春溪笛晓(上)

时间: 2013-10-23 23:11:58

【重生之恶少 by 春溪笛晓(上)】

重生之恶少 by 春溪笛晓(上)

【简介】:【重生之恶少 by 春溪笛晓(上)】小说完整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霍少可以给我一把枪吗? 你要枪做什么? 我想杀掉一个我觉得很恶心的人。 那天回到住处,莫凡在卫旭面前拿枪对着自己的心口,如同那无数次演练一样扣下扳机。 他以为可以解脱,没想到迎接他的却是重生。 ☆、一枪毙命 这段时间你不用过来了。霍家太子爷压在莫凡身上,......小编在本文下方整理了一些好看的小说,希望您看完本文之后阅读下。以下小说《[萧十一郎]饮断前尘 by 叶耶耶耶》----文案: 重生后的连城璧,回到了一切的起点。 原着同人,跟电视剧无关。 cp:连城璧x萧十一郎。 内容标签:重生 强强 古典名着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连城璧,萧十一郎 ┃ 配角:风四娘,沈璧君 ┃ 其它:重生,萧连同人,萧十一郎 ☆、割鹿刀(已修) 萧十一郎走。。。。 《吕雉重生 by 蓝若轩》----吕雉没想到自己在项羽那里饮下鸩酒之后还有睁开眼睛的那一天项羽那厮妄称自己是真男儿,居然相信了刘季那一番话杀了自己。刘季更是可恨,为了同戚氏在一起,居然承诺项羽自己会安分守己来要我们母子三条命。想起自己一双儿女死之前被鸩酒折磨的样子,吕雉握紧了双拳:刘。。。。 。


“霍少可以给我一把枪吗?”

“你要枪做什么?”

“我想杀掉一个我觉得很恶心的人。”

那天回到住处,莫凡在卫旭面前拿枪对着自己的心口,如同那无数次演练一样扣下扳机。

他以为可以解脱,没想到迎接他的却是重生。


☆、一枪毙命

  
  “这段时间你不用过来了。”霍家太子爷压在莫凡身上,愉快地欣赏着他的表情:“我觉得徐子清挺有趣,先跟他玩玩。”
  
  “嗯。”莫凡早就习惯这种事,即使对霍家太子爷口里的人恨之入骨也没有太大的反应。低头想了想,他询问:“霍少可以给我一把枪吗?”
  
  霍家太子爷挑挑眉:“你要枪做什么?”
  
  “我想杀掉一个我觉得很恶心的人。”莫凡说完,又补充:“放心,不是徐子清。”
  
  霍家太子爷似乎一点也不想阻止莫凡的疯狂念头,笑着从抽屉里拿出一把最新的无声手枪拍拍他的脸颊:“拿着吧。”语调温存,仿佛在说最动听的情话。
  
  ***
  
  莫凡握着枪与站在门内的卫旭僵持。
  
  卫旭表情平静,丝毫没有被那支颤抖着的枪杆吓到:“你不敢开枪。”
  
  虽然不知道莫凡是怎么拿到枪,但卫旭认识莫凡快二十五年,几乎从出生起就呆在一块,他可以断定,莫凡绝对不敢开枪。
  
  “我没要杀你。”莫凡也很冷静,除了手有些发抖以外,心跳和表情都很正常。他看着对方的眼睛说:“我把你叫过来,只是想跟你说几句话。”
  
  卫旭想要上前,却刺激了莫凡。他抬枪瞄准他的胸口,泛白的五指仿佛威胁着要使力。
  
  卫旭只好停在离门口不远的地方。
  
  害怕了?莫凡冷笑一声:“你不是说我不敢开枪吗?”
  
  卫旭不耐烦地皱起眉:“你到底想说什么?”
  
  他自觉已经够容忍了。他在莫家倒台时救下莫凡,不为别的,就为了小时候的情谊。莫凡在莫家得势时可是很有名的,光是那把得理不饶人的嘴得罪的人还真不少,很多人当面“二少二少”地喊,背后却叫他“恶少”。当时他为了把莫凡摘出来可没少奔走。
  
  可是怎么会走到这一步?卫旭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莫凡怕他过来抢枪,后退了几步。
  
  安静地看着对面的卫旭一会儿,他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一场笑话。看看吧,现在想要跟他好好说话都得出动枪杆,有意思吗?
  
  他抬起头说:“卫旭,我以前瞎了眼才会喜欢上你。”
  
  卫旭一怔。
  
  当初卫旭不顾家族反对要把莫凡救回来,不少人打趣说是不是忘不了你家“童养媳”,准备把他养起来?卫旭没当一回事,只是把莫凡保护起来。
  
  这几年体谅莫凡失去了亲人,卫旭偶尔会过来和他吃个饭,可是对莫凡的观感也没多大改变——至少他自认为没有多大改变。
  
  他以为自己喜欢子清,可是和子清呆在一起时他又会控制不住地想起莫凡,想到自己和莫凡越来越僵的关系。
  
  小时候莫凡很可爱,也很爱黏着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变的?他居然有些想不起来。
  
  “不用摆出这表情,我早就不喜欢你了。”爱情这么奢侈的东西,他怎么要得起?莫凡目光平和:“我知道你讨厌我,你何必勉强自己当个好人?当初还不如让我跟家里人死在一起,至少我不会觉得这么恶心。”
  
  卫旭脸色变了。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觉得我说话难听?有些事做了就不要怕人说出来。”莫凡说:“徐子清是你捧在手里的宝贝对吧?”
  
  “提子清干什么?”卫旭不高兴。
  
  “徐子清能耐可不小啊,看把你迷得。”即使是讥讽的话,莫凡的语气仍然平淡。对于卫旭他是真的放下了,所以把话摊开来说:“如果不是我借用了别人的情报网,还真查不出来他是巨贪徐家的后代。‘倒徐行动’以后你把他接回了卫家,帮他隐藏身份——你不是有收留罪犯后代的癖好吧?”
  
  “他当时还小……”
  
  “是挺小的,但比我厉害多了,不然怎么能无声无息地把莫家弄垮。”莫凡说:“我可没有能耐可以向你们卫家报复……”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说徐子清很厉害,卧薪尝胆十几年终于借你们卫家的势力把莫家搞垮了。”莫凡目光寒冷如冰:“而你一边把徐子清当宝一样宠着一边跑来救我,是想恶心我还是想恶心他?”
  
  莫家人都大公无私、刚正不阿,只有他这个不学无术的“恶少”是异类。
  
  莫父明明是被人栽赃陷害,却一声不吭地服从组织处理。但莫凡不会,他不甘心,这几年他一直在想办法追查当年的事,什么手段都用上了,才慢慢发现一些线索。
  
  为了不打草惊蛇,他知道主谋是徐子清以后依然住在卫旭提供的地方,徐子清可以卧薪尝胆忍辱负重,他也可以。
  
  莫凡也知道卫旭是无辜的,可是这事实在太恶心人了。
  
  每次想起卫旭出现时自己有过的感动就像吞了苍蝇一样。
  
  偏偏他连报复也别想了,因为当年徐子清利用卫家毁了莫家,而现在徐子清傍上了霍家太子爷,准备调转枪口对付卫家!看来徐子清也被卫旭恶心得不轻,卫旭这十几年给他的关爱都不要了。
  
  忽然又想到那个把这事当笑话告诉他的霍家太子爷,那家伙最爱看人痛苦,徐子清被他盯上了恐怕也不会太好过。
  
  这样最好,让他们凑一堆去吧。
  
  想到这几年自己为了调查当年的真相所做的一切莫凡就觉得荒谬,他觉得自己倒了八辈子的霉才遇到这些人!
  
  早知道多活几年是为了看这种笑话,他就该跟家里人死在一起!
  
  如果能回到当年,他拼死也要阻止父亲出门检举徐家,拼死也要离这些疯子远远的!
  
  可惜回不去。
  
  真可惜。
  
  不管卫旭的表情有多精彩,莫凡冷冷地说:“你还是让你们卫家当初参与过‘倒徐行动’的人都收敛点,别让人抓住把柄了。”
  
  不知怎地,卫旭有些心慌。他确信莫凡不敢开枪,可是总觉得不对劲……卫旭厉声质问:“莫凡!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清楚!”
  
  “没什么好说的。”莫凡微笑着说:“我跟人要这把枪时就说了,我要杀掉一个我觉得很恶心的人——真的,我觉得我居然活到现在,实在有够恶心!”
  
  没有给卫旭任何阻止的机会,莫凡把枪对准自己的心口,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
  
  呯!
  
  他仿佛早就演练过无数次,看起来丝毫没有痛楚。
  
  一枪毙命。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求浇灌!!!只要有人看,我坑品很好的!看我真挚的眼神……→_→


☆、回到1990(上)

  
  1990年的临阳,几乎整个冬天都在下雨。
  
  张习远是张老首长的孙子,在首都惹了祸被送到临阳老家好好反省。可就算回到临阳这偏僻的地方他也有办法撒野,这天天稍稍放晴张习远就喊了一伙狐朋狗友、领着只有五岁的小莫凡去游泳——纯粹想找刺激!
  
  之所以带上小莫凡是有原因的。由于莫父和莫母都是公职,白天很忙,莫父这段时间还下乡去了,就把莫凡托给卫旭,让他帮忙照料着。年纪不大的卫旭性格却很沉稳,对莫凡又上心,大人们都放心得很。
  
  张习远把莫凡拐出去就是看不惯卫旭那少年老成的模样。
  
  大家都一样大,凭什么老被他压上一头?
  
  莫凡这么小小的个头当然不会游泳,只好巴巴地蹲在岸边看他们耍水。谁也没想到老天突然变脸,转眼就乌云密布。张大少爷还是很有担当的,数好人头后拖着莫凡往回跑。
  
  可这也来不及了,瓢泼大雨哗啦啦地落下来。张大少爷那几个军人家族里出来的狐朋狗友自然没问题,小莫凡却遭殃了,刚回到家就病得昏昏沉沉,气得一直以莫凡哥哥自居的卫旭把张大少爷一行人赶了出去,一点面子都不给。
  
  卫旭一个人忧心地守着小莫凡,隔壁的老军医来了都笑他:“心疼你童养媳哪?”
  
  卫旭一板一眼地说:“小凡从小最容易病,偏偏张习远那家伙还害他淋雨,林爷爷你快给他瞧瞧。”
  
  老军医呵呵一笑:“没事,小凡体质好,病也好得快,你看着,我去给他熬药。”
  
  老军医蹒跚着走出去以后,卫旭惊喜地发现莫凡睁开了眼。
  
  “小凡,小凡,你醒了?”只有七八岁的卫旭一脸又是摸莫凡的额头,又是握他的手:“烧差不多都退了,下次别跟张习远他们到处跑知道吗?”
  
  刚刚睁开眼的莫凡皱起眉。照理说他应该不可能没死,这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会看见小时候的卫旭?
  
  开什么玩笑啊!
  
  说实话,卫旭从小就把懂得照顾人,莫凡一直很喜欢黏着他。可后来莫凡才发现这种老好人性格也不怎么好,他不信卫旭一点都不知道徐子清做的事——就算救他的时候卫旭一无所知,接手卫家时也一定会有所了解。偏偏他还像个没事人似的两边跑,真不知道他的脑子是怎么长的。
  
  莫凡不相信眼前这一切是自己幻想出来的场景,想谁也不会想卫旭不是吗?又不是嫌自己死得不够难看。
  
  莫凡想说话,可喉咙有些发干,咽口水都发疼。
  
  果然还是自己的身体!每次自己一感冒就是这种症状,严重时都直接不愿说话了,只会啊啊呜呜地回应。
  
  莫凡抿抿唇,抬起脑袋看着一脸关切的卫旭。
  
  如果老天给他的另一次机会,他不敢说要翻盘,但他一定不会让莫家重蹈覆辙。
  
  刚刚卫旭提到了张习远,莫凡就有印象了,大概是1990年年底张习远他们从首都来这边小住。
  
  张习远是出了名的顽劣,平时没事就带着他到处撒野,可以说后来莫凡的性格几乎都是受他们影响。说起来如果不是张习远帮忙,莫凡也搭不上霍家太子爷那条线——比起人人都会夸好的卫旭,他们这堆“恶少”的往来反而没那么多弯弯绕绕。
  
  无论卫旭现在再怎么好,也没有办法抹掉留在莫凡记忆里的惨痛经历。如果是1990年的话,为“打贪”树典型的“倒徐行动”还有三四年,父亲如今也只是临阳小小的农业局局长,说话都不怎么管用。父亲要脱出“倒徐行动”那个漩涡,别的先不提,首先就要远离卫家……当初就是卫家把父亲推了出去当枪使,后来又是卫家把父亲当弃子放弃!卫旭知不知道那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这个人、他背后的家族都是莫家必须要远离……
  
  小莫凡认真思考着未来道路,没有像往常一样依赖地钻进卫旭怀里,而是直接躺回去,闭眼,装睡。
  
  卫旭以为他不想吃药,安慰说:“别睡,药很快好了,我给你偷偷拿点冰糖就不苦的,乖。”
  
  以前卫旭是这么哄自己的吗?这样的卫旭莫凡早就忘得一干二净,而且既然重来了一次,莫凡不想再要这份关心——如果不是卫旭曾经把他捧在手心,后来他也不会因为卫旭变得冷硬的态度而叛逆起来,更不会因为无法为家人复仇洗冤而万念俱灰。
  
  莫凡睁开眼,静静地看着缩小了很多的卫旭,那双眼睛又黑又亮,像只小狗。可是这只小狗好像带着戒备和疏远,一旦谁想靠近,就会飞快钻进黑暗里再也不出来。
  
  卫旭一愣,小孩子是很敏锐的,莫凡一向爱黏他,那种毫无保留的信任任谁都拒绝不了。但就在刚才——就从莫凡醒来的那一瞬间开始,那种信任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面对陌生人时才会流露的防备。
  
  卫旭蹲在床前拉住莫凡的手:“小凡,我是你旭哥哥啊!你是不是烧糊涂了?”
  
  旭哥哥?莫凡觉得牙酸。不过谁没有过黏糊糊的小时候啊?他在心里给幼稚的自己开脱了两句,喉咙还是疼,又闭上眼就不说话了,等着林老军医拿药过来。
  
  说起来林老军医是他们这片的宝贝啊,早年大江南北几乎都跑过了,经验足,人又慈祥,孩子们都很喜欢他——就是有点讨厌他开的药。现在西医刚刚流行起来呢,都说学习西方先进文化,吞个药丸子就好,口里几乎不留苦味。可林老军医不干,始终坚持开方子治病。
  
  莫凡小时候但凡生病都是林老军医治的。
  
  他记得林老军医有个失散了的女儿,听说早年他在部队里不时还念叨:“等我找到我的女儿,就把这身医术传给她,哎哟,她可聪明了。”后来时间长了还是音信全无,也就不念了。大约是1997年林老军医的女儿才找了过来,她找的丈夫脾气好、家境也不错,开车把林老军医接了过去,筹备着帮他开间诊所。可惜由于常年积虑过深又一下子放松下来,孤苦了大半辈子的林老军医居然没享几天天伦之乐就去世了。
  
  莫凡是很久以后才听到这些消息的,那次他回去扫墓正好遇上了林老军医的女儿,于是安静地听那个跟林老军医很相像的中年妇女絮叨了很久,来来回回都是说不完的遗憾。
  
  要不想办法帮林老军医早点找到自己的女儿?莫凡在自己的未来计划里加了一笔,他是知道林老军医女儿的下落的,目前她应该还在中南地区一个叫叙州的地级市,只是不知道怎么将这消息告诉林老军医。
  
  莫凡正思考着,林老军医就推门进来了,见莫凡还闭着眼,问道:“怎么又睡了?”
  
  卫旭用手指刮刮莫凡的鼻头,说:“这小子怕吃药,装睡呢!”
  
  莫凡不适应卫旭亲密的动作,往后退了退,睁开眼坐起来,抱着被子用黑溜溜的眼睛看着他们。
  
  林老军医看着莫凡长大,打心里疼爱他,以为他躲着药呢,立刻劝道:“叫你别跟张习远那群小子出去野,这下好了,病了吧?来,乖乖喝药。”
  
  卫旭说:“我来喂他!”
  
  莫凡却从喉咙里挤出一句话:“我自己喝!”
  
  林老军医呵呵直笑:“既然小凡这么勇敢,那就自己喝吧。我会盯着你的,别想倒掉或吐出来。”
  
  莫凡看了眼有些茫然若失的卫旭,也发了一会儿愣,回过神后心想:就从这里开始吧,从这碗药开始。
  
  莫凡乖巧地捧起药,咕噜咕噜地灌了进去。有了药的滋润,喉咙总算没那么疼了,他把空碗递了回去,抹了抹嘴说:“谢谢林爷爷!”
  
  林老军医伸手摸摸他的脑袋:“真是乖孩子。”说完又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卫旭,难道两小娃儿闹别扭了?以前可都要卫旭好劝歹劝才皱着眉头喝下去的,喝完还巴巴地望着卫旭讨糖,卫旭笑着掏出一小块冰糖喂到莫凡嘴里。那情景,任谁看了都得打趣说“卫旭可真疼你家小媳妇”——也怪莫凡生得可爱,从小就白白净净,带出去老被人当女娃儿。
  
  莫凡也看着卫旭。
  
  既然老天当真给了他这样的机会,他会做到的。他有太多的事要做,所以他并不想去报复什么、不想去挽回什么,只想保住莫家,保住父母,其他的,他没心情去理会。
  
  也许将来某一天他会放下对卫旭的心结,但绝对不是现在。
  
  因为他一看到卫旭,就想起子弹穿过心脏的感觉。
  
  ——他得承认,那很疼。
  
作者有话要说:
注:这里的1990年……是架空的1990年!单纯用来表示文里的社会经济政治等等的发展程度,千万不要考据!(也没人会考据吧……

【重生之恶少 by 春溪笛晓(上)】(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不提供【重生之恶少 by 春溪笛晓(上)】txt下载,请自行百度云网盘搜索,本站小说涵盖bl文库,52书库,福书网,腐书,甜梦文库,甜梦书库,鲤鱼乡,耽美书网,书包bookbao,书本网。无弹窗,记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