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带着空间奔小康 by 荷风渟(上)

时间: 2013-11-04 17:08:05

【重生之带着空间奔小康 by 荷风渟(上)】

重生之带着空间奔小康 by 荷风渟(上)

【简介】:【重生之带着空间奔小康 by 荷风渟(上)】小说完整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简介 林圆:前世被人骗尽钱财,在窘迫潦倒中死亡;今世重生,拥有了作弊器一般的空间,不仅财富源源而来,就连小攻都滚滚而来 小攻A:媳妇儿,求包养! 小攻B:二货!卖萌太可耻!小汤圆是我的! 小攻C:不以结婚为前提的恋爱是耍流氓!林园,明天一早我们加拿大领证儿......小编在本文下方整理了一些好看的小说,希望您看完本文之后阅读下。以下小说《[萧十一郎]饮断前尘 by 叶耶耶耶》----文案: 重生后的连城璧,回到了一切的起点。 原着同人,跟电视剧无关。 cp:连城璧x萧十一郎。 内容标签:重生 强强 古典名着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连城璧,萧十一郎 ┃ 配角:风四娘,沈璧君 ┃ 其它:重生,萧连同人,萧十一郎 ☆、割鹿刀(已修) 萧十一郎走。。。。 《吕雉重生 by 蓝若轩》----吕雉没想到自己在项羽那里饮下鸩酒之后还有睁开眼睛的那一天项羽那厮妄称自己是真男儿,居然相信了刘季那一番话杀了自己。刘季更是可恨,为了同戚氏在一起,居然承诺项羽自己会安分守己来要我们母子三条命。想起自己一双儿女死之前被鸩酒折磨的样子,吕雉握紧了双拳:刘。。。。 。


简介

林圆:前世被人骗尽钱财,在窘迫潦倒中死亡;今世重生,拥有了作弊器一般的空间,不仅财富源源而来,就连小攻都滚滚而来……
小攻A:媳妇儿,求包养!
小攻B:二货!卖萌太可耻!小汤圆是我的!
小攻C:不以结婚为前提的恋爱是耍流氓!林园,明天一早我们加拿大领证儿先!
……
“汪!汪!汪!”(主人是我的!)放獒王,咬小攻!


☆、前生

  林圆只是普通三无男人没车没房没票子,短暂的一生乏善可陈,唯一可供说道的便是他喜欢男人,是个变-态。
  十里八村所有人都知道林圆有个漂亮的妈,18岁去大城市里打工,19岁挺着个大肚子回来还拿了一笔数目可观的钞票。
  这笔钱让他姥爷家盖了村里第一座三层小楼房,还有不少剩余。
  “那脏钱修的房子,也就他们老林家的人住着不膈应,要我家阿芬敢去这样丢人现眼,看我不打断她的腿!”
  “就是,你说他家秀儿看着挺老实一女娃子,竟然是这种货,祖宗八代的脸都给丢净了……”
  “看到没,他就是那个野-种……”
  林圆小的时候,总能在村里听到这种闲言碎语,看到村人眼中不加掩饰的鄙夷、嘲讽,以及一些更为复杂的情绪。
  长大后,他才明白那种情绪应该是羡慕,亦或是嫉妒。
  笑贫不笑娼,古已有之。
  那座膈应了全村人的房子,最终却被他的舅舅独占了去,而身无分文走投无路的他却被赶出村子。
  那个时候他15岁,初中毕业。
  再之后,他什么苦都吃过,花了8年的时间攒了一小笔钱,在C市开了一个小餐馆,在他的人生终于有起色的时候,他遇到了那个男人,他以为是真爱,最终却卷走了他所有的钱。
  一无所有的他被曝出是同-性-恋,一夜之间他又成了过街老鼠。
  整整10年的努力化为乌有,终点到起点不过是转了一个圈。
  犹记得小时候,一个算命的瞎子说他一生命途多舛,命格诡谲,但遇劫化祥,有贵人提携,必将大富大贵。
  瞎子的话,他一直铭记在心底,遇到挫折时,这句话总能给他直面苦难的勇气。
  可此刻林圆拿着医生的诊断书,回想自己的一生,有些无措。
  “放宽心吧。”医生叹息似的安抚道。
  是啊,除了放宽心,他还能如何呢?
  胃癌。晚期。
  “你可以选择保守治疗,这样的话可以减轻一些痛苦。”医生提出职业化建议。
  “谢谢,我想回去再考虑一下。”林圆轻笑着回道,眼神空洞带着些嘲讽。
  离开医生的办公室,林圆把诊断书扔进了垃圾桶,他身上连买镇痛片的钱都没有了,还谈什么治疗呢?
  林圆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医院的,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正站在路中央,胃部传来剧烈的疼痛,让他再也无法迈步,尖锐刺耳的喇叭声越来越近……
  也许这样结束也不错……
  他脖子上一直戴着的一块儿灰扑扑的玉石,竟然发出了翠绿耀眼的光芒……
  
  
作者有话要说:撒花,求收藏,求评评!


☆、重返14岁

  林圆醒来的时候觉得自己像是被火烧过一般,骨头缝里都透着焦灼感,口渴的难受,费了好大力气才睁开眼睛。
  泛黄的床罩,狭小的木头床,低矮的屋子被一道帘子隔成两半,一扇歪歪斜斜的小窗户,外面淅淅沥沥的下着雨,寒风吹过,不时有雨点夹杂着冰粒子飘进来。
  林圆打了一个寒颤,彻底清醒过来,他狠狠掐了自己一把,立马疼得龇牙咧嘴。
  我没有做梦!我竟然回到了过去?!
  “咳……咳……咳……”一道撕心裂肺的咳嗽声从帘外传来,立马把林圆从狂喜中拉回冰冷的现实。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林圆几乎连滚带爬下了床,一把掀起帘子。
  “妈……”沙哑的嗓音带着哽咽,林圆的眼泪止不住往下掉。
  “圆圆,咳……咳……咳……”林玉秀看着自己瘦弱的孩子,眼眶一红,如果当初不是自己抱着那可笑的幻想一心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他也不用来这个世上受这种苦了,到底是自己害了这个无辜的孩子啊。
  “妈,我去给你倒杯热水过来……“看着自己枯瘦如柴的母亲,林圆心如刀绞。
  他正要转身却被林玉秀抓住手:“圆圆,不用给妈倒水,你靠过来些妈有话给你说。“
  “妈,有什么话等会儿再说也一样,我先去给你倒杯热水,喝了顺顺气。“
  “圆圆,听妈的话,妈……咳……咳……妈没多少时间了……“
  “不,妈,不会的,你别乱想,我马上带你去医院,对,我们去医院……“林圆有些语无伦次。
  “傻孩子,尽说傻话。“林玉秀几乎花了全身力气把林圆抱在自己怀中,曾经还没有猫崽子壮实的孩子终于长这么大,”这些年让你受了这么多苦,是妈对不起你,妈这就要走了,以后没人护着你,可怎么办啊,我可怜的孩子……“
  林玉秀说到此处,母子二人泣不成声。
  “妈,你不会有事的,你要等我长到了,出息了,孝敬你!”
  “妈知道,我们圆圆从小就听话懂事,是妈害了你,妈知道咱们圆圆以后一定是个出息孩子……”林玉秀觉得自己的精神突然好起来了,有好多好多话想要对她的乖儿子说,可她知道她的时间不多了,“圆圆,你把妈床下那个木头箱子拖出来,钥匙在桌上,你把箱子打开,箱子对下面有件军大衣,你把那件衣服拿出来给妈。”
  林圆依言把衣服拿出来交到林玉秀手里。
  林玉秀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竟然把衣服撕开,一沓用牛皮纸捆扎的东西掉了出来,打开牛皮纸,各种面值的毛票被理的整整齐齐捆扎在一起,厚厚的一叠。
  “圆圆这500块钱是妈这些年悄悄攒下来的,全是清清白白的钱,你拿着藏好了,千万不能让你舅舅舅妈他们知道,你要拿着这钱好好读书,妈在天上等着你出人头地那天……”林玉秀的声音越来越低,抱着林圆的双臂缓缓滑落,依稀可见当年风采的双眸缓缓闭上,眼泪顺着眼角的细纹没入花白的发丝。
  “妈……妈……”林圆哭的撕心裂肺,可终究无法挽留他母亲离去的脚步。
  “是不是你那丢人现眼妹子没了,林麻子你还不赶紧去看看,这都快过年了,要触了霉头,老娘跟你没完!”胖女人骂骂咧咧道。
  “林金宝你给老娘过来,死人有什么好看的,听话,妈给你做鸡蛋煎饼子。”
  “孩子他妈多做一份儿,老子一会儿也尝点儿,好久没吃了,怪想的。”
  “吃吃吃,就知道吃,你还不赶紧去给老娘看看,让你那外甥别号丧了啊,这都快过年了还不安生。”
  “呸,真他娘的晦气。”林麻子恨恨的往地上吐了口吐沫,往楼房旁边摇摇欲坠的泥胚放走去。
  一推,门从里面锁着,更不耐烦,冲着门抬脚就踢:“还不快点儿给老子开门,大过年的嚎什么丧啊,触了老子霉头,叫你们娘儿俩好看!”
  林圆抹了把眼泪,迅速把钱贴身藏好,打开门就迎来林麻子劈头盖脸一顿臭骂:“小兔崽子,你他妈的这是死了爹还是没了娘啊?大过年的把老子哭霉了,老子叫你好看!”说着抡手就要给林圆一个大耳刮子。
  林圆往后一退,躲过了这巴掌,哑着嗓子道:“我妈走了。”
  “走?她还能上哪儿去?”想到了什么,林麻子脸色顿时黑如锅底,骂道:“呸,真他娘晦气,死也不知道挑个时候,存心想触老子霉头呢。”
  林圆放在身侧的双手,握紧了又松开,松开了又握紧,小小的拳头上青筋尽现,花了莫大的力气才强忍住没一拳揍上眼前这个骂骂咧咧的男人。
  “你死的时候可以挑个好日子,我一定会给大舅您多烧两张纸。”林圆冷冷讽刺道。
  “你他妈的小兔崽子,老子今天抽死你,你个少娘老子教育的狗东西,敢咒老子,老子今天就替你妈还有你那个野种爹教训教训你!”
  林麻子随手捡了根手腕粗的木棍,劈头盖脸的就要往林圆抽过去,却被人拉住。
  “麻子你就少说两句,你妹子尸骨未寒呢,圆圆他还小不懂事,你这么个大老爷们儿还跟个孩子较什么真儿呢,他妈这才闭眼呢,心里正难受,信口胡说也是情有可原,你也不能真跟他闹出点儿什么事儿,大家伙都看着呢。”
  劝解的人是林麻子的大伯林望,这人看着人模狗样的,话也挺会往好听了说,可林圆心里比谁都明白,这人蔫儿坏,当人儿一套被人儿一套,别看他这会儿正义凛然的样子,当年把林圆赶出村子他可是立了‘汗马功劳’。
  林麻子回头瞥了眼,果然有不少人在看热闹,他只得讪讪收回手。
  “哎哟,这造的什么孽啊,林麻子你说你妹子早不死晚不死,上赶着还有几天就要过年死是什么意思啊?这不是摆明了要给我们家添堵啊,哎哟,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大过年的你妹子死在家里,这年还怎么过啊,啊哟喂,这日子还怎么过啊……”林麻子的媳妇儿季芳扑通一声跪坐到地上,也不管地上的泥水,扑腾着两只肥胳膊,哭天抢地干嚎着。
  她家10岁的胖儿子林金宝看着他妈嚎的挺有趣的,也扑倒在地扯着嗓子边嚎边滚,活像个泥球。
  围观的村人越来越多,劝说的看热闹的,大家议论纷纷眉飞色舞,嘈杂的尖锐的混乱的,各种各样的声音把林圆包围起来,吵的他脑袋嗡嗡作响,林圆很想大吼一声让他们全部闭嘴滚开,可是他心里憋闷的难受,像是有一把生锈的锯子在来回切割他的心脏,他恍恍惚惚看着这些人朝他走来,他心里从来没有这么清楚这些人想要做什么,他试图退回去想把门关起来,不知道是谁,可能是他的舅舅,也可能是他的舅妈,狠狠的推了他一把,他两眼一黑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识。
  他醒来是两天后了,顾不得身体不适,挣扎着起身却不见母亲遗体,去问他所谓的‘舅舅’却被告知他的母亲已经被火化,葬在后山上了。
  林圆脑中一片空白,茫然无措的向着记忆中的方向走去,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了母亲的坟茔前。
  孤零零的新坟被安葬在光秃秃的山顶上,粗石磊起来的坟茔看着像个小土包,三两张烧了半截的纸钱被雨水一淋,软哒哒的黏在地上,寒风吹过山谷,阵阵低鸣,宛若鬼哭。
  “妈……”看着跟记忆中分毫不差的坟墓,林圆再也撑不住跪倒在坟前,泣不成声。
  林圆觉得自己的人生就像一出荒诞剧,前一刻,他被**骗得一无所有在绝望中身亡,后一刻,他还没弄清楚自己如何重生到了少年时候,却眼睁睁的目睹母亲死去,被葬在这个荒芜的山顶,与十年前一样的山顶,一样的坟茔,而他——
  一样的无能为力……
  林圆在墓前一跪就是好几个小时,眼泪流尽了,情绪也慢慢稳定下来,细想一下其实上天并不算薄带他,前一世,母亲去世那会儿,他生病发高烧一直昏睡着,等他清醒过来的时候,母亲已经被下葬了,没能见到母亲最后一面是他前世一世的遗憾。
  上天让他死后复生,还见到了母亲最后一面,他应该知足的不是吗?
  “妈,我一定好好读书,成为有出息的人,一定不辜负你的希望……”喃喃自语着眼泪不知不觉又流了出来,抹了抹眼泪,林圆哽咽道:“妈,你看儿子多粗心,都忘了给你烧些纸钱,你等我……”
  林圆揉揉有些发晕的脑袋,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站起来,刚迈出步子脚下一滑摔了下去,脑门儿重重磕在坟前一块儿尖锐的石头上,鲜红的血从额头上涓涓流出,林圆只觉得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鲜红的血液顺着他的额头,滑过他的脸颊,慢慢没入颈项,突然他胸前闪过一道绿芒,眨眼间,地上再无一人。
  
作者有话要说:╭(╯3╰)╮求收藏,求评评


☆、空间

  林圆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巨大的水潭旁边,凝神远望,水潭对面有座精致的小木屋,木屋周围环绕着栅栏,不知名的藤蔓缠绕着栅栏开着五颜六色的花朵,生机勃勃,煞是好看。
  而栅栏外的整个山谷都是荒芜一片,放眼望去全是肥沃细腻的黑土,却一根野草也没有,整个山谷安静的可怕,事出反常必有妖,林圆顿生警惕。
  “有人在吗?”因缺水而嘶哑的声音传的极远,等了好一会儿却没有回音。
  林圆又问了好几声,依然无人回应,嗓子干渴的厉害,见潭水清澈无比,也顾不得其他,掬起潭水喝了几口。
  潭水出乎意料的甘甜清冽,比起后世那些劣质的矿泉水不知好喝了多少倍,不知不觉间又多喝了几口,恍觉自己精神好了不少。
  对着谭中自己的倒影,林圆发现自己满脸血污,想到自己摔倒的时候似乎撞到了石头,一摸,脑门儿上果然有道口子,感觉口子挺宽的,好在已经结痂不再流血了,不过这模样看着怪渗人的,林圆又掬了些水洗把脸。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感觉脸上洗了很多黑黑的污渍,不太像是血污。
  不过他这会儿倒顾不得这么多了,脸洗干净了就赶紧去找出去的路了。
  山谷说大也不大,盆地部分,林圆花了个吧小时就转完了;说小也不小,周围的这些高山巍耸如云,他爬的脚软都没能望见藏在云雾中的山顶,而且越往上爬,越难爬,他现在所在的地方已经全是石头了,而再高些的地方几乎算得上是悬崖峭壁了,他不认为以他自己有能力爬得上山顶。
  看来只能去那座透着古怪的房子里看看了,林圆暗道。
  花了老半天时间,林圆终于走到了木屋前,推开栅栏,里面种了些不知名的植物,参差错落,像是很长时间没人打理了。
  林圆轻轻敲了敲门,虚掩的门‘吱’的一声开了。
  屋内全是些木质的家具,看着挺精致的,不过,大约因为长久没有人住的缘故,蒙了一层细细的灰。
  进屋环视一圈,林圆最后把目光放在了八仙桌的一个白玉盒子上。
  被雕琢着古老的符文的玉盒看起来古朴大气,小心翼翼的打开玉盒,里面有一个玉瓶,一张锦帕,锦帕上苍劲的繁体字写着:赠有缘人。
  “这瓶子里装的不会是妖怪吧?”林圆低声自语,想了下,还是决定一探究竟。
  拔出瓶塞,一股异香扑鼻而来,倒转瓶子,两颗金灿灿的豌豆大小的丸子滚了出来。
  “这玩意儿不会是仙丹吧?”
  说归说,林圆从来不相信自己的运气会如此爆棚,为了避免自己被无辜毒死的下场,他决定还是把这玩意儿放回瓶子里,把瓶子揣在衣兜里。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这瓶子可是上等的羊脂白玉,卖了他就发大财了,既然屋主要赠有缘人,那他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至于“仙丹”什么的,找个小白鼠试试先,要是小白鼠白日升仙了,他也会勉为其难试一试的。
  在屋里转了半天也没能找到出去的路,林圆累的瘫坐在椅子上,边挥着两只爪子给自个儿扇风,边喃喃自语:“究竟要怎么样才能出去呢?”
  话音刚落,林圆只觉眼睛一花,一屁/股摔在地上,生疼,一阵山风吹来,狠狠打了个寒颤,定睛一看自己这不是坐在母亲的坟前吗?
  “难道刚刚是我在做梦?”林圆喃喃道,手下意识伸进兜里一摸,包裹着锦帕的白玉瓶赫然在握。
  “竟然是真的!”林圆乐了不到一秒钟,就肉痛的吼道:“靠,我竟然忘了把那个白玉盒子一起带出来!”
  那白玉盒子一看就不是凡品,要拿去拍卖起价估计都得百八十万的,林圆越想越肉痛,不死心的在周围转来转去,却再找不到入口,不由自责道:“刚才晕的真不是时候,不然就知道从哪儿进去的了。”
  下一秒,林圆发现自己站在木屋中央,白玉盒子就在他对面,毫不犹豫的将玉盒抱在怀里,试探着道:“出去。”
  然后他抱着盒子站在坟前。
  林圆掐了自己一把,顺道在抹抹自己的额头,好吧,他一没做梦二没发烧,可谁来告诉他,尼玛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吹了会儿山风,林圆决定再试一试,心里默默想着那个神奇的山谷,道:“进去。”

【重生之带着空间奔小康 by 荷风渟(上)】(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不提供【重生之带着空间奔小康 by 荷风渟(上)】txt下载,请自行百度云网盘搜索,本站小说涵盖bl文库,52书库,福书网,腐书,甜梦文库,甜梦书库,鲤鱼乡,耽美书网,书包bookbao,书本网。无弹窗,记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