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不知处 by 穗夜(上)

时间: 2015-10-29 07:07:15

【云深不知处 by 穗夜(上)】

云深不知处 by 穗夜(上)

【简介】:【云深不知处 by 穗夜(上)】小说完整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云儿,你知道什麽是心吗?」 「心脏,大小至少要比拳头大一点,通常位於人体胸腔中心偏左,分成左右心房心室,需要无时无刻不断的跳动,就像马达的帮浦一样,要把血流送到脑部、冠状动脉、四肢,还有腹部的脏器官组织,如肝脏、肾脏、胰脏等等,都需要靠心脏帮浦的功能......小编在本文下方整理了一些好看的小说,希望您看完本文之后阅读下。以下小说《瑞德罗特 by 多木木多》----《瑞德罗特》 - 多木木多 悬疑版文案: 这是史上最没有穿越人士意识的穿越者的故事。 她花了比她的原住民朋友还要长一倍的时间才离开那个老鼠一样的人生。 身为一个信奉自由的人, 她成为女仆、佣人,底下的,悲惨的,廉价的,卑微的活着。 直到它遇到了一场凶杀案,。。。。 《神仙们的星际生活 by 小狐昔里》----文案: 曲昀是个普通的穿越者,虽然穿越到金仙多如狗的洪荒时代,但他错过了龙凤大战,错过了巫妖大战,错过了封神之战,最后还遇上了 末法时代。 本来以为好不容易混上天庭编制内公务员天兵就可以坐看云淡风轻,却没想到自己奋斗了几百年竟然只能不甘地陷入沉睡,so s。。。。 。

云儿,你知道什麽是心吗?」

「心脏,大小至少要比拳头大一点,通常位於人体胸腔中心偏左,分成左右心房心室,需要无时无刻不断的跳动,就像马达的帮浦一样,要把血流送到脑部、冠状动脉、四肢,还有腹部的脏器官组织,如肝脏、肾脏、胰脏等等,都需要靠心脏帮浦的功能……」

「停停停…」长长一叹:「真是,对牛弹琴…」

「否定,父亲,第一,我不是牛,第二,你没弹琴。」

「……去搜寻一下汉语『对牛弹琴』的意思。」

「……………喔。」

「连线有问题,查这麽久?」

「顺便把成语字典部分一并下载。」

「回归正传,人之喜怒哀乐皆出自於心。」再次强调:「如果要像个真正的人,就要有心。」

「否定,心脏并没有任何反应情绪之机制,任何反应的讯息应该是由脑部所发出,所谓的心痛,撇开一切关於心脏疾病原因,应是由脑部对於外在产生情绪波动所下达指令而造成的。」

「……你到底是哪个不懂浪漫的家伙写的程式?」头疼。

「父亲,是你。」声调毫无起伏的回道。

「……我知道……」头更疼。

「竟涯,程式是你写的,纪云会这样反应也是意料之中,你在头疼啥呀?早安,小云儿~」甜甜一笑。

「早安,柳教授。」听到美女的乾咳,马上改词及声调:「卉姐姐早安~」

「呵呵,很有学习能力,看来上次更新的程式发挥功用了。」

「靖卉,不要写些怪程式占用云儿的记忆体。」

「骆竟涯,你只准州官放火啊?」柳靖卉冷哼一声:「纪云的一切全都是遵照程式走,用说的不如用写的快,你还有空在那边头疼?」

「同意。」

「云儿怎麽你也……」抱头装痛哭:「为父我好难过。」

「需要叫救护车还是要预约门诊?」明显的认为是身体上有所不适所致。

「哇哈哈哈哈……」柳靖卉看着骆竟涯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大笑数声後,抹着眼泪问:「你真确定要写情绪的程式吗?那个占的体积才大吧?」

「重复,需要叫救护车还是要预约门诊?」
「都不用。」骆竟涯气呼呼的吼完:「看是纪云先爆掉、还是我先被他气死。」

「……怎麽看都是某人在闹别扭呢?对吧,小云儿?」

「…无法辨识。」

那是,我刚被制造出来,被称为人工智能,所有的一切,仅仅只有零与一组成的序列而已。

「云儿,看得到吗?」

「……………」

「会不会是解析度有问题?小云儿?哈罗~」柳靖卉挥了挥手:「需要再调整吗?」

「颜色辨识正常,形状辨识正常,远近识别正常。」

「看起来还算顺利嘛~」

「请说明目前状况,父亲。」

「小云儿,嘴巴没动就说话会吓死一堆人唷~」柳靖卉笑嘻嘻的回道:「来来,你可以转看看,先说好,不准接监视器。」

「请说明,父亲。」嘎吱嘎吱的转过去,焦点锁定娃娃脸的男子。

「这个嘛,算是换了个转接器,以後你就可以靠这个表现出喜怒哀乐。」骆竟涯得意的笑着。

「疑问,以符号喜(∩_∩)、怒( ̄_ ̄#)、哀〒△〒、乐(^▽^)/表示不妥吗?」

「哼!」嗤之以鼻:「符号有什麽挑战性!」

「竟涯,记得之前不知道谁硬是灌了数千个表情文字进去,集各种语言之大全呢。」柳靖卉好心的提醒。

「嘿嘿嘿…」骆竟涯沈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我想写看看脸部表情的程式。」

「又在做多馀的事…」柳靖卉摇摇头:「算了,这样也是一大突破,小云儿啊,想不想有个身体动动呢~」

「“想”与“不想”无法辨识,建议改成“能”与“不能”。」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竟涯你确定要写表情程式?我觉得有写等於没写,一堆无法辨识的情况……」柳靖卉轻叹下:「至少来写写运动的程式比较现实。」

那是我的主萤幕接成一颗人形头的时候,说话时,脸部的程式得同步执行,很容易当机及减缓处理速度,听起来像慢动作播放,这花了父亲很多时间修改,不过改良後的程式很顺利的就能套用在四肢动作上。


「骆竟涯,你怎麽可以…!」

那是多久後的事,当我外表换成像人类一样的主机,父亲花了比主程式多三倍的时间写完行动程式,而我也开始学习如何自我修复与模仿修正时,柳教授看到我的样子,发出前所未有的大吼。


「你怎麽可以这样亵渎他!」

之前为了某个研究案,柳教授出国担任顾问三年五个月,日数省略,这三年五个月就只有父亲和我在研究室内,尝试着如何让人型主机顺利启动。

「接续正常。」我动了动称为『双手』的零件:「反应略慢了零点三秒,尚於误差值内。」


无法辨识这台『主机』为何会让柳教授情绪激动,照种种数据看来,她正处於愤怒状态,可以说非常的生气。

「嗯,很不错呢,云儿。」父亲笑着问:「怎麽样,喜欢你的身体吗?」

「连接正常,同步率可达七成,活动性可以接受。」

「骆、竟、涯!」柳教授看着父亲,手向我一指:「你别以为我傻到连名字都不会写!你没给他号,只唤他纪云,为何?为了纪念他?那就算了,我以为你只是要个纪念,结果,你竟然做出这种东西!」

更正,柳教授十分愤怒,她的身体微微颤抖,尤其是指着我的手,抖得异常厉害。

「这种东西,已经不能仅仅算是纪念了!」

【这种东西】……是我的新称呼吗?

「……那是他留下来的研究…」父亲低下头:「我只是加以实践。」

「难道是…」柳教授的脸色迅速发白:「害死他的那一篇!」

「因为那是我们不了解的人,现在…是他的话,我想一定没问题…」父亲唠唠叨叨的低语:「你看,云儿不是好好的,一点干扰也没有,因为是他,一定是他……」

「疯了…疯了!骆竟涯,你疯了,你和我哥一起疯了!」柳教授边摇着头边後退,喃喃地念着:「竟涯竟涯,我和你,竟是天涯……」

「住口!」父亲突地起身,吼叫着:「住口!柳靖卉!住口!」

「怎麽?原来你没忘啊?」柳教授露出我无法辨识的表情,很像笑又很像哭:「我以为你忘了,忘得一乾二净才会做出这种东西!」

柳教授拿出一叠报告,用力的甩向父亲,我起身挡在他面前。


第一定律,不能见到人受伤害而袖手旁观。

父亲和柳教授都愣住了。

「……哥…这就是你的决定吗?」

柳教授神情哀伤的看了我们一眼,掉头就走,我转身望着父亲,他表情也很古怪,像是惊喜又是怕。

「云……」

他伸出手,颤抖着。

「靖云……」

透过声纹辨识,我确定父亲并不是在喊我。

若不是整间研究室都在视野内,我会做出房间内有第三人的假定。


「父亲,柳教授离开了。」

我透过门口监视器的同步连线,看到在大雨滂沱中,越走越远的女子身影。


「外面下着雨,需要拿把伞给她吗?」


父亲的手停在半空,一动也不动,眼睛瞪得老大。


「…………给她也不会要的……」


大概过了半分钟,他缓缓的垂下了手。

之後,父亲默默的敲着键盘,调整我的数据,没再开口说一句话。


第一章

「父亲,吃药时间到了。」

「云儿……」

「是。」

「你看我这病…好不好得了?」

「依照衰竭程度与扩散速度来看,机率不高。」

「呵呵,你何时也学会含蓄?」笑声中不时带着咳嗽,白发老人又道:「以前还到小数点後四呢。」

「我只是简化计算,省略步骤,应不算是含蓄。」

黑发青年拿起杯子。

「吃药。」

「就这一板一眼的性子没改。」老人叹了声,接过来:「情况如何?」

「………增加为十七个国家通缉,排行榜中上升至第五名。」青年眼睛闪了下奇异的蓝光:「一年内,找到我们的机率是五点七五,一个月内,是0.0004,还有地方开赌局,找到我们的赔率是最低的。」

「那还真是荣幸呢。」老人淡淡的笑了笑:「到最後,只剩我们两个了,云儿。」

黑发青年不发一语。

「我的世界很小,现在回想起来,真的很小…」老人往後一靠,青年马上迅速弄好枕头:「先是一个人,然後很多人,但都不记得,接着是靖云,靖卉,接着…」望着远处的目光一沉:「靖云走了,你来了,靖卉离开…那是多久以前的事?」

「五十二年又七个月前。」

「好久哪…真的很久,这麽说,靖云走的更早吗?」长长一叹,望着青年的眼神变得迷茫:「用尽一切,舍弃所有,欺骗夺取…我这一生只有你了……」

青年仍旧沉默。

「云儿,最近情况如何?从我到这养病就没看过你的程式。」

「系统正常运作,机体行动正常,连线读取速度正常。」

老人静静望着开始执行自我检测的青年…就算外表再怎麽像,声音调整到丝毫不差的地步,心里仍旧清楚的明白两者的不同。

柳靖云,那个一手把他拉进这领域、让他恨了爱了的人,嘴上永远挂着一抹兴味十足的微笑,大胆狂妄、豪放不羁。

纪云,以柳靖云的理论为基础,费尽他一生所学所知,构筑出来极端贴近人类的程式,他明白,再怎麽贴近人类,纪云的行为永远只照着程式走,绝对不会有出轨的一日,这很完美,也很让人绝望。

纪云绝不会像柳靖云那样的微笑。

不会像他那样、视世俗於无物的傲然与妄为。

其实骆竟涯是想这样做的,他曾经花了一年只想让纪云笑起来像柳靖云,但换来的只有自己深深的无奈与失落。

就算纪云的机体…是以柳靖云的身体为基础进行改造,那样的微笑,只能存在於自己的心中。


『你怎麽可以这样亵渎他!』

很久以前,柳靖卉离开时,怒不可遏的辱骂着骆竟涯。

我想让他活下去…骆竟涯苦笑着。

是完成他的遗志?或是赎罪?弄不清了,也许就像柳靖卉说的,从那天起自己就疯了,从柳靖云死於因程式与生体机器人发生错误,整个研究所一瞬间成了废墟的那场意外开始。


我希望他活着。

只是这样而已。

「云儿,没有东西会伤到你了吧?」

「伤…毁坏吗?」看到老人点头,青年淡淡说道:「…搜寻完毕,外部破坏的话,特罗拉斯的水刀…机率三成,内部破坏的话,可以启动自我修复机制。」

「水刀吗?的确,毕竟身体的材质也是靠它裁切的…」老人放心的握了握青年的手:「这样就好,没有人会伤到你。」

「人的话,破坏机率等同於零。」

「太自负可不是好事~」

老人戏谑的扯了下嘴角。


过了几天……

「云儿,你知道我的名字吗?」

老人气若游丝的问道。

「父亲的名字?知道。」

青年扶着老人的手。

「可以叫看看吗?」

「父亲,程式禁止我直呼你的名字。」

知道,他当然知道。

一开始他就设定纪云不能叫他名字,他怕、他想、他忧、他恼…很复杂的情绪,但最後仍是这麽了。

连机器人三大定律都没这条等级高。

还是害怕多了点吧…老人自嘲的想道,他怕像极柳靖云的人唤他的名字。

但为什麽明明那麽恐惧,却在临死前提出这样的要求?连他自己都不明白。

眼前一片模糊,老人眯起了眼,感到生命迅速的窜出消失。


「……竟………涯……」

耳边传了不清不楚的低喃,当老人知道那是什麽,泪流满面。

老人过世了。


「呼吸停止,心跳停止,脑部活动停止,判定死亡。」青年轻轻放妥老人的手。

程式不允许他说父亲的名字,他对此也从不怀疑,但当父亲提出那样的要求,自己不知为何记起柳教授离去前说的话。

『我和你,竟是天涯……』

名字不准的话,就这麽办吧,他低念着最後四字,把『竟』和『涯』的音量调大。

这样,就不是直呼父亲的名。

望见父亲最後的笑容,他忽然觉得自己能够早点想到就好了。


「哔哔……」

纪云抬起头,望着床前头突然出现的透明影像。

『云儿,当你看到这,我应该已经死了吧?把遗体烧了,洒在後院中。』

纪云盯着影像中的人影。

「父亲,判定无误。」

『云儿,我死後,这世界上已经没有你可以相信的人了,对,不要听此时此地任何人的话,他们全部都想要你,想要研究你,想要解剖你,想要你当成他们最强的武器…我绝不会…绝不会让他们那样做!』
人影顿了顿,又道:『那样的话,不如…不如我亲手毁了你。』


纪云仍旧面无表情,专心的读取讯息。

『云儿,人类很矛盾,是的,我一方面想毁了你,一方面又希望你能够平安的活下去,所以,我下了个赌,如果其他人永远找不到这里,那麽,你就这样活下去…』

快速在脑中计算,二年後的机率提高到百分之六十。

『如果,当他们接近我们之前的记号,那麽…你就带着我准备好的零件和它,按下时钟後面的按钮,我们…在那个世界见面。』


人影露出惨白一笑。

『这是,我的遗言,也是我的命令。』

「了解。」

纪云看着透明的人影,定定的说道。

※    ※    ※


把骆竟涯遗体火化後,纪云遵照嘱托,洒在後院中。

局势变化的很快,才一年半,敌人就找到这里。

那是炎炎夏日的午後,纪云照了好几天的太阳,把电充得满满的,察觉到有敌人接近,他马上起身走进屋内,提起一只金属箱子,把墙上的时钟拿开,一连串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

『云儿,我们…在那个世界见面。』


他手按下了纽。


在森林的深处,一瞬间的爆炸,火光照亮了整个天空。


第二章-(上)

「动力供给正常,连线开始,视觉恢复百分之七十五。」

倒在地上呈『大』字型的青年睁开眼,首先传进的影像是一整片的蓝,慢慢变得清晰起来。

「四肢连线…」手指动了动:「正常。视觉检测无损伤,通讯连线…」扶着头缓缓坐起,眼睛闪烁着异样的光芒:「重新连线,连线失败,重新连线,连线失败…连线不能,中止。」

眨了眨眼,青年望着自己的手。

「判定,因爆炸之冲击造成连线功能损害。」

※    ※    ※

「……修复不能。」

看了两次日出日落,重复检测程式及零件,再把资料备份重组四次,我仍旧无法与任何主机连线,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

要是父亲在的话,修复的可能性是…我以从前的资料计算了下,百分之九十是跑不了的,虽然从十年前开始,光靠自我修复程式就能重新连线成功。


『云儿,我们…在那个世界见面。』

将讯息读取完毕,我抬起头,开始观察身边的状况,之前忙着检测机体,都忽略附近的情形。

这是一个山坡地形,只有草,无树,判定是气候的关系而不利於树木生长,托此条件我晒了两日的太阳,加上没有运动行为,减少能源的损耗,以一般日常的行为所耗动力的平均值计算,保守估计可以撑个十天。


我转换视讯,用着检验模式仔细扫视,周围五公里以内没有任何人。


那场爆炸,毁掉周围的森林与敌人吗?

我开始进行假设,并且提出反驳。

否定,火不会只烧树不烧草。

若是因为爆炸的强力冲击,将我远远弹出因而进入暂时休眠?

否定,弹出的距离不符合,另外,把周边的景观与所有资料比对,没有相符的地点。

如果是被人趁暂时休眠带到这里?

……无法完全否定,虽然从五十二年前换到这个机体,还没发生过对外毫无所觉的情形,若处於休眠状态,也会维持一定程度的运转,不过,这假设机率纵然很小但仍非为零。

可是敌人有可能把我放在草地上不管吗?任我把电大充特充?

正常人的智力…不,光靠最基本的学习常识就绝不会这麽做。

【云深不知处 by 穗夜(上)】(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不提供【云深不知处 by 穗夜(上)】txt下载,请自行百度云网盘搜索,本站小说涵盖bl文库,52书库,福书网,腐书,甜梦文库,甜梦书库,鲤鱼乡,耽美书网,书包bookbao,书本网。无弹窗,记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