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林家谨玉 by 石头与水(上)

时间: 2013-01-08 20:13:39

【红楼之林家谨玉 by 石头与水(上)】

红楼之林家谨玉 by 石头与水(上)

【简介】:【红楼之林家谨玉 by 石头与水(上)】小说完整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如果林妹妹不再是孤女 如果林家有个很不错的儿子 如果 结局肯定会不一样。 偶认为红楼梦的耽美文儿不是很好写,关键就是里头男人太少。 不过耽美是偶的最爱。 此文儿以红楼梦为背景,但不是以拯救大观园为目地,只能是各人自扫门前雪罢了。 红楼梦偶也看过,惨是惨了点......小编在本文下方整理了一些好看的小说,希望您看完本文之后阅读下。以下小说《瑞德罗特 by 多木木多》----《瑞德罗特》 - 多木木多 悬疑版文案: 这是史上最没有穿越人士意识的穿越者的故事。 她花了比她的原住民朋友还要长一倍的时间才离开那个老鼠一样的人生。 身为一个信奉自由的人, 她成为女仆、佣人,底下的,悲惨的,廉价的,卑微的活着。 直到它遇到了一场凶杀案,。。。。 《[红楼]宠后之路 by 水心清湄》----《[红楼]宠后之路.》作者:水心清湄 废太子徒元徽再次睁开眼, 他的父皇还很毫无理由地偏向他, 要背叛他的太子妃还没嫁过来, 怀里还搂着给他生下可卿,并为了他名声而自尽的美人, 不管未来怎么样,他要任性一次才好。 冯玉儿呆呆地看着搂住她说肉麻情话的太子, 她。。。。 。


如果林妹妹不再是孤女……
如果林家有个很不错的儿子……
如果……
结局肯定会不一样。

偶认为红楼梦的耽美文儿不是很好写,关键就是里头男人太少。
不过耽美是偶的最爱。

此文儿以红楼梦为背景,但不是以拯救大观园为目地,只能是各人自扫门前雪罢了。

红楼梦偶也看过,惨是惨了点儿,不过谁能说贾家的结局不是他们自作孽呢。


1

1、看闲书,挨板子 ...


  林谨玉趴在床上,唉唉哟哟的**个没完。
  床侧坐着个细眉长眼身材纤细的妇人,那妇人拿帕子抹着泪,哽咽的问,“我的儿,可好些了没?”
  别说,这药不赖,清清凉凉的减了许多疼痛。可是,真的很痛啊。古人真毒啊,他一个五岁的小孩子,纵是有错,稍稍打几下屁股也就是了,竟然祭出红木板子来,纵然那些小厮不敢用力,也差点打掉他半条命去。
  林谨玉幽幽叹口气,好不容易多活了一辈子,他可还没活够呢。
  院内传来一声轻咳,小丫头禀道,“太太,老爷来看大爷了。”
  那妇人只坐着垂泪,也未起身相迎,屋里的丫环都蹲身一福,进来的是位四十多岁留着美髯的男子,五官清俊,身着天青色长衫,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书卷儒雅之气,这男子摆摆手,示意丫环们退下。
  屋内只余夫妻二人和在床上趴着装死的林谨玉,这男子才开口道,“这不是气急了么?也没打多重,大夫都看了说是皮外伤,养个三头五晌的便好了。”
  妇人泣道,“瞧都打成什么模样了,谨玉才五岁,纵有错处,你也应该好好教导于他。老爷是读书人,也当知道不教而诛的意思。便真要打要罚,也要有分寸才是。你这哪里是要教导他,你分明是想要我的命。”说着又是一阵唾泣。
  男子无奈,道,“我是将五十的人了,只有这一子一女,黛玉是女儿,我只有怜惜宠爱的。就剩下谨玉,将来是要顶门壮户的男儿,不免要求严厉些。夫人别伤心了,身子才好些,别再伤神了。”
  林谨玉听着父亲的叹息,忍不住劝慰母亲,“娘亲,儿子不疼了。刚刚叫的声音大,是想母亲心疼儿子呢。爹爹没打几下。”
  父子二人又是一番劝导,妇人才收了泪,转身去厢房看望女儿。
  林谨玉的脸压在柔软的枕头里,眼泪流出来洇湿了一片,抬手擦了。想着自己这叫什么命,一场车祸把自己撞到了红楼梦里。还好巧不巧的成了林黛玉的弟弟,林谨玉。
  唉,好歹是个富家公子,总比穿成乞丐强。林谨玉自我安慰。
  说起来他也是倒霉,他自三岁开始由老探花爹启蒙,念些《三字经》《千字文》的启蒙读物,进展极快。这也是废话,内里有个二十多岁大学毕业的灵魂,要这些还搞不定,真当一头撞死了。
  林如海见儿子资质极佳,自然喜出望外,教完了启蒙课程,请了先生给谨玉讲授四书五经,说实话,这东西不是一般的枯燥无味。林谨玉便趁着跟先生外出游玩儿买书的时候买了几本《牡丹亭》啥的,在现代,这也是文学素养的读物。而且林谨玉藏得很好,贴身小厮都不知道。
  他把自己买的休闲读物放在日常装四书用的匣子里,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
  这事儿做得挺隐密,有时念累了,林谨玉便拿出戏本子看会儿,有趣且解乏。谁承想,林如海有个习惯,七八月份天高风燥阳光好时便要把书房的书拿出来晒晒,免得生虫子。
  对一个文化人,这也是个雅事,看着满院子书本墨香,心里肯定有种特别的满足感。
  林如海是好心,把儿子外书房的书也取了出来,这一看便露了馅儿。当下书也不晒了,直接把人拎到祠堂一顿屁股板。
  林谨玉想着书中说自己三岁便会夭折,不过到现在他身体一直很好,倒是他那风吹吹就倒的黛玉姐姐,三餐不离药味儿,十分令人担心。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林谨玉胡思乱想着,迷迷糊糊的便睡着了。
  大丫环玛瑙守在床边做针线,待见谨玉醒了忙放下,起身倒了一盏温水,送到谨玉的唇边,“大爷先润润嗓子。”
  温水下肚,林谨玉瞧着屋里光线有些暗,说,“可是外头天气不好?”
  玛瑙放下茶盏,笑道,“是大爷一觉睡到下晌午了。太太跟大姑娘都过来看过了,见大爷睡得好,午饭便没喊大爷起来用。大爷可觉得饿了?”
  “嗯,是饿了呢。”
  玛瑙浅笑,“大爷稍等一下,外头小厨房一直给大爷温着饭菜呢。奴婢这就取来。”
  玛瑙今年十八岁,原来是贾敏的大丫头,后来林谨玉从主卧的套间儿单独搬到自己的院里,贾敏便将玛瑙给了儿子。
  林谨玉年纪虽小,屋里却有两个大丫头四个小丫头伺候,这还不算外头粗使的婆子小厮之类。
  贾敏已闻声过来看望儿子,还带着容貌飘逸过人的女儿,林黛玉。
  床上摆了个小方桌,一共五道菜,蚝油杏鲍菇片、银鱼炒蛋、荸荠炒木耳、鲞鱼蒸咸蛋,翡翠豆腐、一盅杂菌汤,一碗香米饭。
  林谨玉同母亲姐姐打了招呼才跪坐着用餐,他觉得真是上辈子积德,才有这种排场,而且大半天没进食,林谨玉是真饿了,不过他礼仪学得很好,即使速度快些,也不显粗鄙毛燥。
  填饱肚子,林谨玉很有些尴尬的趴在床上跟母亲姐姐聊天,贾敏又要看林谨玉的伤,林谨玉忙捂住屁股,喊道,“好了好了,娘亲不要看了,多丢人哪。”
  贾敏嗔道,“现在知道丢人了,看那些书时怎么不觉得。过来,给娘亲看看,你才几岁,倒害羞了。”
  “不要。我给爹爹看,娘亲是女人,不能看。”林谨玉满床爬,躲到最里面。
  贾敏林黛玉都给他逗乐了,林黛玉笑着刮刮脸,“被爹爹扒了裤子打屁股时怎么不知道羞了。”
  “切,男子汉大丈夫,挨几下也不算什么。”林谨玉吐舌头做了个鬼脸,笑嘻嘻的说,“姐姐来看望我这病人,也不带点礼物来?我可挑理了。”
  黛玉见弟弟精神好,料想是无大碍的,也有心说笑了,“谁说我是来看病人的,我是来看你被打的惨样的。娘亲可是说屁股都打肿了,你还说自己是男子汉大丈夫呢,我都替你羞死了。”
  “娘亲,姐姐欺负我。”林谨玉小脸儿红了,竟然给林姐姐笑话了。
  母女二人见林谨玉真的害羞了,俱捂嘴笑了。
  林谨玉拍拍床榻,央求道,“姐姐,我今日还没读书呢,求姐姐上来给我接着讲书吧。”
  他只是偶然看着杂书罢了,想着林黛玉日后的凄凉,林谨玉断不敢有一日放松,拼了小命的读书。以后做不做官,有个功名也能让人高看一等。
  “偏这会儿又用上功了。”林黛玉道,“先把身子养好,哪儿差这一日半日的。我念书只是消遣罢了,许先生学识渊博,强闻博识,你要好好跟他念书。你成天介看些杂文,能有什么长进,咱家还指着你再出个探花呢。”
  咦,林姐姐,原来你脑筋挺清楚啊,知道功名立身之道。想想也是,林黛玉出身书香世家,父亲林如海便是当朝探花,怎会鄙视科举呢。
  林谨玉垂着小脑袋应了,说,“在屋里可闷了,要不我给姐姐酿胭脂吧。”这也是贾宝玉喜欢做的事儿。
  林姐姐那两道笼烟眉着点没倒竖起来,拉着贾敏的袖子道,“母亲,我再去叫父亲来好好教训他一顿才是,小小年纪就想着这些淘气的玩意儿。”
  贾敏对着林谨玉也是一场炮轰,林谨玉又是认错又是作揖才算是罢了。心里暗笑,林姐姐,俺先给你打好底子,你以后可别着了贾宝玉的道儿啊。
  
  

作者有话要说:这是同人文,不是另一个版本的《红楼梦》哦!纵有出入,实属正常~~

2

2、黛玉,学些理家本事吧! ...


  过了五六天,林谨玉已经活蹦乱跳了,林如海便让他到幕僚许子文许先生那里念书去。
  许子文的学问那是连林如海都佩服的,不知道为什么许子文只是考了个举人,就没往上考,一直在林家为幕友。现在林如海公务繁忙,便让林谨玉拜了许子文为师。
  许子文年纪比林如海小上十来岁,举止爽朗洒脱,为人行事颇有古风。对这个小弟子,许子文还挺喜欢。
  当时,还是林谨玉同许子文出去时买的闲书。林谨玉挨打事件,许子文自是清楚,笑悠悠的看了小弟子一眼,未提此事,一指座椅,“坐吧,接着讲书。”
  林谨玉行了个礼,才去坐了。他这人有个好处,玩儿就是玩儿,念书就是念书,绝不会一心二用。这也是许子文一心教导的结果,许子文同一般的师傅不一样,每念半个时辰,便允林谨玉休息一刻钟,很有些现在教育的模式。
  一直到中午,林谨玉会留在许先生这里陪先生用膳,休息半个时辰后便开始做许先生留的功课。
  今日用了午膳,许先生喝了口茶道,“你喜欢读杂书,也不一定非要看那些戏词艳曲。我这里有些书,地理图志,各地风俗,珠宝赏鉴,唐诗宋词,一应有的,你若喜欢便挑些去看。林大人见了也不会恼怒。”
  林谨玉喜道,“那真是谢谢先生了。我父亲书房也有,只是他担心我年纪小,会移了性情,都不允我看。”
  许先生一笑,并不以为意,道,“性情是天生的,又不是院子里的假山叠石,今天在东西面,明天移西南上头去了。你性子坚毅,是个心里有数的人,尽管去看,有事我跟你父亲讲。”
  “有劳先生。”林谨玉喜上眉梢,“弟子现在能去挑么?”
  许先生做了个请的姿势,自己拿了本书坐在红木躺椅中,看得津津有味。
  林谨玉是头一遭进许先生的书房,贴墙一架红漆描金山水图书格,临窗一张紫檀雕子孙万代美人榻,榻旁是花梨木镶云石圆台,上面散落着几本书册。其他诸如琴案棋枰一应俱全,收拾得极雅致。
  走近书格,竟是分门别类摆放得极清楚,林谨玉也不贪多,先拿了一本便出了许先生的书房,准备一会儿带回去看。
  许先生不管不问,春困秋乏,倦上心头,阖眼睡了。
  林谨玉悄悄进去拿了条毯子轻手轻脚的给许先生盖上,许先生极警觉,一点儿动静马上睁开眼睛,见是自己的小弟子,随手摸了摸林谨玉的小头,往上拽了拽毯子,继续睡了。
  做好功课,林谨玉将功课放在许先生的桌上,见这人睡得极香,平日里懒懒散散的模样,竟显出几分无辜来。
  林谨玉偷笑,从许先生花梨百宝嵌笔筒里拿出一枝干净的毛笔出来,对着光掐下一根细毛,笑眯眯的戳到许先生的鼻孔里,动来动去的挠痒痒。
  许先生一个大喷嚏喷出三米远,转手要抓这捣乱的小鬼,林谨玉拎着书包蹿到门口,笑道,“弟子放学了,先生还是醒醒吧,现在睡多了,晚上会失眠的。”转身蹬蹬跑了。
  “臭小子,明天定打你屁股。”许先生抬袖子掩住嘴巴打了个哈欠,伸个懒腰,笑着拈起林谨玉的功课,取了笔画了几个圈,心中即怜又爱。
  
  八月十五中秋节,贾敏要应付来访的亲友,又要安排府内宴席,忙得不可开交。而且随着女儿渐渐长大,贾敏有意识的让女儿接触些家事管理,时时将黛玉带在身边,加以指导。
  这一劳累,便有些发虚。贾敏强撑着过了中秋节,第二天便病倒了,又是一番请医问药。
  林如海同贾敏是真心恩爱,结缡十几年,林如海无一妾室,骨血也只有林黛玉林谨玉姐弟。
  贾敏秉性虚弱,生林谨玉时又伤了身子,这几年多加调养仍未见起色。只是贾敏这一倒,许多内务也无人处理了。
  贾敏早料到此节,倚在床头,道,“黛玉渐大了,也要学着打理家务,如今我身子不好,便让她学着接手吧。紫鸢是我用惯的丫头,对府里的事也熟,有什么不懂得,尽管问紫鸢。”
  林谨玉已经跟许先生请了假照看母亲,听到此话,便说,“娘亲,让儿子也跟着姐姐学些本事吧。”
  “你每天要念书,再说内宅的事物本应由女子打理,你一个爷们儿不用理会这些。”贾敏轻咳了几声,林黛玉忙从紫鸢手里接过茶水送到母亲唇边。贾敏就着黛玉的手喝了几口,对林谨玉道,“我知道你的孝心,你只管念你的书去吧。”
  “娘亲身子不好,孩儿念不下去,心里乱糟糟的。”林谨玉抓着贾敏的手撒娇,“反正都是家里的事,我念书,书上都说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呢。姐姐刚开始管家,我还能帮着姐姐呢。姐姐也有个商量的人。”
  贾敏苍白的脸上露出抹欣慰的笑,“随你吧。”
  
  林府相对于别的官宦之家已简单也许多,首先没什么姨娘侍妾的拈酸吃醋撒泼儿拔尖儿,便是奴才也都是贾敏惯使的心腹之人。
  姐弟二人都是依例办事,只是每次早晚都要坐轿巡视一番,免得有人偷懒。
  便是如此,两人也都长了不少见识,尤其是人情往来,打点礼物。比如一家子妾室生辰,送礼便有许多讲究,绝不能让妾室挑出毛病,更不能贵重的打了正室的脸。相当难搞定。
  还有奴才瞧着小主子年纪小便偷懒蹭滑的,林谨玉恶狠狠的处置了两个,才算压住了这股邪风。
  林黛玉见弟弟将自己的奶兄都撵了,看了一眼前来请罪的马嬷嬷,道,“这事儿虽是马大哥不好,却与嬷嬷无干。”
  马嬷嬷深觉丢人,胀红了脸道,“那下作东西竟然昧主子的银钱,奴才哪里还有脸伺候主子。”
  林谨玉笑道,“姐姐说得很是。玛瑙姐姐,扶嬷嬷坐下。马大哥这事儿也办得太不讲究了,我虽不喜欢出门,可也不是凡事不理的贵公子。俗话说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既然查出来,我虽与马大哥有情谊,如今也顾不得了。玛瑙姐姐,拿二十两银子给嬷嬷压惊。先停了马福贵的差事,以观后效。”
  瞧马嬷嬷老泪纵横的样子,林谨玉也有些不忍,这老太太不管怎么说,对自己十分上心,叹道,“嬷嬷也别伤心了,待奶兄改好了,嬷嬷跟我说一声,再领差事就是。只是咱们一码归一码,有错便罚,有功便赏,偌大一个府第,断不能失了分寸二字。”
  “大爷说的是,老奴是伤心那下作东西竟然辜负了大爷的一片心。”马嬷嬷擦了擦泪,觉得林谨玉并未远了自己,起身道,“老奴这就回去好好教导那个混帐!”
  姐弟二人又安慰了马嬷嬷几句,才让玛瑙紫鸢二人扶着马嬷嬷送到二门。屋里没人,林谨玉对着姐姐挑挑眉,黛玉斜飞了弟弟一眼,端起茶盏喝茶,忍不住勾起唇角。
  
  

3

3、蠢材,说谎都说不好,真是欠抽! ...


  贾敏听着黛玉回禀,觉得诸事还算妥当,遂安心养病。
  便是林府医药周全,也将将养了一个月才好俐落。
  时已入深秋,贾敏接过府内大权,却又遇到一件愁事,原本教林黛玉的先生因家中父母年迈,辞了馆回家去了。一时间,竟难以为女儿找个合适的师傅来。
  听父母说起,林谨玉笑道,“这有什么难的,让姐姐与我一同听许先生讲课便是。许先生学问极好,姐姐向来比我念得快,也不怕跟不上。而且先生只是上午讲课,下午姐姐就可以回来跟娘亲学着理家了,两不耽误。”
  “这如何可以,许先生在外院儿呢,你姐姐如何能出去?”这个年代男女大防十分严格,贾敏断然拒绝。
  “请许先生到姐姐惯常听课的花厅就是,以前给姐姐讲课的也是个先生呢。我也挪个地方,花厅又暖和,外头临湖,景致也好,况且姐姐悟性极好,我跟先生说,先生定会愿意的。”以林谨玉之“高龄”,也要对小才女说声佩服,并不是说黛玉的学问有多高深,就在于一个悟字。人家天生的心较比干多一窍,凡事一点就通,比他强多了。
  贾敏仍觉得有几分不妥,林如海十分宠爱女儿,笑道,“就这样吧,黛玉也别耽误了,我在外面留意,有好先生就请回来。先让黛玉跟谨玉一同念书,我看黛玉也比谨玉灵敏几分呢。”
  
  林谨玉亲自去跟许先生讲,许先生却是勾唇轻笑,笑着坐在老榆木圈椅中不说话,不点头也不摇头。
  “先生,您不会像外头那些酸生儒士一般,觉得女子无才便是德吧。”林谨玉先激将。
  “臭小子,你觉得先生是重男轻女之人?”许先生反问,将问题扔回给林谨玉,这点儿小道行,还敢在他面前显摆。
  他教林谨玉这几年,着实有几分感情,他生性旷达,不是迂腐之人,只是想难为一个这小子罢了。都敢拿狼毫戳他鼻子眼儿,太淘气了。
  “哪儿能呢。先生教了弟子好几年,弟子若连这都看不出来,岂不是白长了一双眼睛。”林谨玉笑眯眯的给先生捧茶,道,“我是替先生可惜呢。不是弟子吹牛,我姐姐的资质才是百年难得一见呢,便是李清照再生,也不过如此了。我跟姐姐相比,就好像麻雀之于凤凰,地摊上的碎布头儿之于内务府的极品锦丝缎,难道先生不想收一个钟灵毓秀的弟子?”

【红楼之林家谨玉 by 石头与水(上)】(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不提供【红楼之林家谨玉 by 石头与水(上)】txt下载,请自行百度云网盘搜索,本站小说涵盖bl文库,52书库,福书网,腐书,甜梦文库,甜梦书库,鲤鱼乡,耽美书网,书包bookbao,书本网。无弹窗,记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