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挡箭牌 by 缘明轻

时间: 2013-07-20 08:13:18

【重生之挡箭牌 by 缘明轻】

重生之挡箭牌 by 缘明轻

【简介】:【重生之挡箭牌 by 缘明轻】小说完整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孤儿出身的凌天上大学前夕被父亲找到,结果半年的时间就死在了一艘无人的爆炸游轮之上,重新回到半年前,知晓了自己身为挡箭牌的身份,已经来不及躲避的凌天,该如何走出自己的生路? 本文1v1,HE 第一章 爆炸前夕 耳边传来轻微的推门的声音,随之而来的脚步声,......小编在本文下方整理了一些好看的小说,希望您看完本文之后阅读下。以下小说《[萧十一郎]饮断前尘 by 叶耶耶耶》----文案: 重生后的连城璧,回到了一切的起点。 原着同人,跟电视剧无关。 cp:连城璧x萧十一郎。 内容标签:重生 强强 古典名着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连城璧,萧十一郎 ┃ 配角:风四娘,沈璧君 ┃ 其它:重生,萧连同人,萧十一郎 ☆、割鹿刀(已修) 萧十一郎走。。。。 《吕雉重生 by 蓝若轩》----吕雉没想到自己在项羽那里饮下鸩酒之后还有睁开眼睛的那一天项羽那厮妄称自己是真男儿,居然相信了刘季那一番话杀了自己。刘季更是可恨,为了同戚氏在一起,居然承诺项羽自己会安分守己来要我们母子三条命。想起自己一双儿女死之前被鸩酒折磨的样子,吕雉握紧了双拳:刘。。。。 。


全文:孤儿出身的凌天上大学前夕被父亲找到,结果半年的时间就死在了一艘无人的爆炸游轮之上,重新回到半年前,知晓了自己身为挡箭牌的身份,已经来不及躲避的凌天,该如何走出自己的生路?
本文1v1,HE

第一章 爆炸前夕

  耳边传来轻微的推门的声音,随之而来的脚步声,显得焦躁不已。被蒙着的眼睛,感到微微的一丝亮光一闪而逝,却是门又关上了。
  凌天浑身疼痛,已然麻木,口干舌燥,嘴唇干裂,肚子已经从开始的饥饿,到现在一点都没感觉了。
  被绑在靠椅后的双手,手腕火辣辣的疼,却不敢乱动,否则那粗糙的麻绳,仿佛凌迟一样的折磨着早就已经破皮甚至已经血肉外翻的伤口。
  彭!
  一阵大力袭来,伴随着带起的风声,凌天连带椅子一起翻到在地,滚了一圈,硬木的靠椅,咯的他身上钝钝的疼,骨头磕在棱角上,尖锐的如同要散了架。
  凌天被堵住的嘴里,只发出了一阵闷哼,头疼欲裂,一片空白。
  “你居然不是凌云天!你居然不是凌云天!!”那人语气简直是气急败坏,几欲疯狂。
  凌天头昏脑胀,浑身难受,只听他发泄般的怒骂,却一点都提不起精力来思考其中有什么问题。
  头皮一阵疼痛,却是被人抓着头发拎了起来:“我放弃一切,居然只抓住了一个挡箭牌!啊!!!”
  彭!彭!
  凌天的头被砰砰的撞在地板上,他已经完全不知道该想些什么了,脑袋嗡嗡的疼,耳朵里突突的感觉十分明显,鼻子,耳朵,明显湿润的感觉,该是流血了。
  感觉被一脚踢到了肚子,连带着背后的椅子都滑到了墙边才停了下来,肚子里翻江倒海,绞痛非常。
  凌天想蜷缩起身子,却都做不到,被固定在椅背上的手,以及被绑在椅子腿上的脚,让他疼的冷汗直冒也无法动作一二。
  拨电话的声音隐约的想起,那个人烦躁的走走停停,直到电话打通:“凌峰!这次算我棋差一招!这个就算是挡箭牌,也是你儿子,我就不信你一点都不在意!只要你给我三千万美元,我就放了他。你也知道,我本来要报复的是凌云天!”
  说话间,还将凌天嘴上的胶布撕了下来,踩着他的身体,让凌天不由自主的发出痛苦的**。
  电话那头的声音好整以暇的传过来:“呵呵,你以为我会给你三千万让你东山再起吗?留着你这个后顾之忧,云天会很危险,至于那个儿子,我给了他生命,现在他还给我就两清了罢了,随你。”
  凌天将那些话听得清清楚楚,却像是从很远的地方飘过来的一样,带着很不真实的感觉。
  那个人牙齿咬得咯咯响,最后反而像是放弃了一样,转了个话题,问起了凌云天的事情:“我只想知道,当时我明明让人给了凌云天一枪,他为什么没死?”
“哦,这个啊,只能说你找的人太不专业了,下次不要瞄准心脏了,直接打头才万无一失啊!”电话那头的人声音轻松惬意,一如以往跟凌天说话的语气,平常的就像在说今天天气真好。
  “……父…亲……。”凌天听到电话里的声音,已经迟钝麻木的脑袋,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声音轻轻的,如同呢喃,他不是在叫救命,也不是渴望呼唤那个人的怜悯,只是轻轻的一声,给自己听罢了。
  然后他听到了那边电话挂断的声音,滴滴的声音,如同他正在流逝的生命。
  身上踩着的脚,也已经放了下去,耳边传来那个人暗哑的笑声,撕心裂肺,最后变成了嚎啕大哭,喃喃自语的说道:“对不起,姐,对不起,我什么都做不好,呵呵,哈哈,我什么都做不好,我来陪你好了,我不放心你一个人,我来陪你好了。对,我本来就是要去陪你的,可惜,我没有拉着凌云天一起,姐,你要原谅我,你一定要原谅我。”
  听着那个人的哭声,凌天感觉浑身轻飘飘的,所有的伤痛,仿佛在这种语无伦次的哭声中,渐渐的感觉不到了,头脑也轻飘飘的,他已经感觉到了他指尖的蔓延上来的冰凉,渐渐被冷意侵占的身体,让他却意外的感觉很平静。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椅子背后突然想起了滴滴的声音,眼前被用来蒙眼睛的布也被摘了下来,可是凌天却没多大力气来睁开眼睛了,他只是从眼睛缝里,看到了一个模糊的狼狈落魄消瘦的身形。
  他后来再说了什么话,凌天已经听不清了,唯一能听得清的反而很诡异的就是那个滴滴的声音。
  然后,一瞬间的热浪爆发,凌天就完全失去了意识。
  所以他不知道,那一夜,靠海的一艘游轮爆炸,火光冲天而起,燃烧一晚不灭,映红了整片海面。
  第二天,能看到的仅仅只剩下少许的残骸和飞灰,游轮上据说,没有人。
  
第二章 重生

  冲天的火光,炙热的气浪,耳边的轰鸣声以及最后那一瞬撕裂般的痛意,凌天闭着眼睛眉头紧皱,呼吸急促,鼻尖有些微的冷汗渗出来,睡着的身形却僵硬的一动不动,仿佛还被束缚在那张并不舒服的靠椅上一样。
  猛然睁开眼,凌天一个激灵坐了起来,愣愣的呆了一会儿,眼神渐渐清明起来,然后长叹了一口气,揉了揉眉心。
  光着脚走下床,走到桌子边,用热水壶倒了一杯水,隔着双层水杯的杯壁传来热热的触感,才让他的真实感多了起来。
  屋子很小,光线很差,家具也非常的简单,与他后来住的大宅完全无法相比,但是在这里,却让他有了一种很安心的感觉,以前从来没有过的。
  他记得他当初从这里搬出去的时候,根本是没有半点留恋的。因为这里也不过是他租的地方,一个人晚上回来住一下罢了,而他从搬来到搬出去,甚至没有一个星期,有什么可留恋的。
  可是现在,却对这里多了些莫名其妙的感觉,毕竟这里起码对他来说是真实的吧。
  一只手拉开窗子的窗帘,迎来的是各种各样的楼顶或者楼层,然后被挡去了视线,天空也只有那么一小块地方看得见。
  他住的地方是六楼,所以环境还算不错,起码比较安静。对着那小片的天空出了一会儿神,凌天手中的水,温度已经降了下来。
  拿起手中的水杯,喝了一口,还带着温热的水,顺着他的喉咙流下去,仿佛冲散了胸口凝滞的沉闷。
  伸出手,窗子外面阳光正好,却只有一小片落在了窗子上面。
  指尖跳动着的光,衬得凌天的那只手白皙通透,可被指甲反射到凌天眼里的光,却荡漾着也触动不了他那双漆黑的眼眸里迷茫的神色。
  好一会儿,凌天才竟窗帘拉了起来,将光明阻隔在外,慢慢走到桌子旁边,将水杯放好,有坐到了床上。
  他昨天回来的时候就知道迟了,他那位同父异母的大哥这时应该已经受伤了,他的父亲应该也已经查到他了,但是他却不是以前那个对前途一无所知的人了。
  难道还要再一次跳进那个作为替身,作为挡箭牌的坑里去吗?
  如果,他从半年后那场爆炸回到以前的时间在长一点,或许他就可以不报考这所大学,不会来到这里,也不会走入自己的死劫,不会引起那个人的注意了。
  想着想着,凌天有些怅然,上一世的时候,他还没来的及去学校,就已经被带到了那个所谓的家里,然后半年的时间而已,他就已经死了,他的命就已经结束了。
  如果他上了大学的话,连一个学年都没有上完呢,大一也没有毕业呢,可是他都没来得及去。
  闭上眼睛,凌天微微平复自己有些失重的心跳。
  可
  是他是走不掉的,昨天他看了日历就知道了,已经迟了,甚至有可能当初带他回凌家的那些人,已经在外面等着了,就等着他下楼,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让他从人间蒸发。
  坐到床上,手指插/入头发里,凌天闭上眼睛沉默良久,直到他肚子又饿了起来,才回过神来。
  他昨天从重新回来之后,就没有出房门一步,屋子里还有他准备的几包泡面,他用开水泡了充饥,如今还有一包,虽然不够他吃的,但是也聊胜于无了。
  一边吃着泡的不是很开的泡面,凌天重新恢复了平静的心态。
  既然他完全没有把握从已经知道了他存在的凌峰手中逃脱,那么还不如不要打草惊蛇了。这一次,他不妨走入凌峰给他安排的命运,用他的先知先觉,来为自己谋一个出路也未为不可。
  状似悠闲的走在街上,仿佛完全没有发现有一辆小轿车无声无息的跟着他,他只是如往常一样,进了超市,买了一些吃的东西和一些日用品,便往租的房子那里走去。
  从向明的街道,到他住的那个地方的楼梯口,有一段很幽静的小路,平常偶尔还会有一些老人零零散散的在这里锻炼。
  而上一世,他就是在这里附近失去意识的。
  就在他要拐弯进那个小路的时候,身后跟着的小轿车突然加快了速度停在了他的身边,然后他后脑袋一痛,就失去了意识。
  失去意识之前,他最后的意识就是,果然是在这里。
  手中拎着的东西散落了一地,一罐啤酒轱辘轱辘的滚着,只是随着小轿车的消失,同时消失的,还有那些东西的主人。
  路上散落的这些东西,或许会被碰见了的人好奇,但是也不过是过眼即忘罢了,最多捡起几个没人要的物品,反正这里住的人也大多不是什么富贵人家的清高之人。
  也或许校方的负责老师,会在他没有去报到打电话联系不到他的时候,亲自来跑一趟,只可惜他什么线索都没留下,因为他可也是‘完全不知情’的啊。
  房东或许会在他下个月租金没交的情况下,发现他失踪的很久,好心的情况下报个警,然后不了了之,怕麻烦了,把他的东西往外一扔,不了了之。
  他只是个孤儿,从小长在孤儿院的孤儿,性格内向不常与人交往的孤儿。
  瞧!多么适合的一个人选,对于凌天的父亲——凌峰来说。
  与以前所有事情的开端完全没有差别的开端,不,或许有点差别,因为他想不起来那个时候,他到底都买了哪些东西了。还有最重要的差别,那就是这一次凌天他什么都知道了。


第三章 再相见

  被打昏的凌天难得的睡了一个好觉,梦中没有被那场爆炸折腾的他,醒来的时候显得神清气爽,除了后颈处的疼痛之外。
  很眼熟的房间,真的太眼熟了。凌天有些偏长的头发,在他微微低头的时候,完全的遮住了他的眼睛,这个时候,他的头发还没有剪短,没有剪成那个人一贯的发型。
  窗明几净,大大的落地窗,有明亮的阳光从外面照射进来,为整个房间铺上一层暖意。房间里是黑白双色的简洁大方的家具,如茶几沙发床衣柜,大都是黑白双色的,很少有别的色彩。而杯子和床单,虽然不是黑白的,但却也是偏黑色的暗紫色,整个房间,显得严肃而清冷。
  唯有窗子的一角的木架上,放着一盆绿色的仙人球,为整个房间,添上了唯一的绿意。
  身下的大床,很软,他曾经睡的并不习惯,早上醒来甚至会腰酸背疼,直到几天之后才习惯了过来,但是他跟谁都没有说过,到如今,却也完全没感觉了。
  这里的装饰如此乏味又简单,但是凌天却在这里住了半年之久,里面的东西就算他搞乱了,也总有人按照以往的样子放好,久而久之,他也知道了,哦,原来这个东西得放到这里啊。
  完全是另一个人的习惯,他被迫慢慢接受,并连自己都差点开始顺其自然的改变,如果不是时间太短的话。
  关着的房门,咔嚓一声,从外面被人打开了。走进来一个年过五十的老人,是凌家的管家。
  “少爷,我知道您有不少疑问,如果已经醒了的话,老爷吩咐您去见见他,自然就会清楚了。”老管家很诚恳的问道。
  凌天意味不明的笑了笑,没有回答,反而问道:“有吃的吗?”
  管家一愣,仿佛没有想到凌天这么平静的样子,回答道:“自然是有的,不知道少爷想吃什么?”
  “随便吧,被抓过来之前我就饿得不行了。”摸摸肚子,凌天笑意盈盈的说道,稍狭长的眼睛因为笑意微眯,带出一种温和的气质。
  “好的,请少爷稍等。”管家便出了房门,去吩咐了。
  凌天一下子又倒在了床上,胳膊遮上眼睛,他的确是饿了,但是他也是想能平静一下心情再去见他的‘父亲’。
  上一世的时候,他也是一听到叫他少爷的时候,他就猜测着,是不是他的亲人找到他了?是不是他要有父母亲人了?同时也因为这个地方的奢华而心下担心,会不会被卷入什么他完全无法应付的家族争斗里面去,战战兢兢的就饿着肚子去见了他的父亲。
  知道了并没有他要担心的那些事情,也知道了他其实
  只是个私生子,连他妈妈也只是生下他然后就抛弃了他,不过随后又知道了他是他唯一剩下的儿子了,各种复杂的心情,却难以掩盖,他希望有个父亲的心情。
  所以,他就成了凌云天。
  吃过东西,凌天暗自深吸一口气,平复一下心情,将发凉的感觉强行压一下去之后,才挂起一个微微的笑意,跟在管家的身后往书房走去。
  宽敞的走廊里,管家的脚步声很轻,应该是已经习惯了。但凌天的脚步声却因心绪的紊乱,而显得杂乱无章,声音不轻。
  看着到了书房门口,管家推开门的时候,凌天却反而不紧张了,已经经历过了,他甚至不用看,就知道这个书房的所有布置,也知道那个男人,是什么样的姿势什么样的神情坐在哪里。
  进门之后,果然如此。那个男人的习惯他记得真清楚,毕竟是他的父亲呢,毕竟,有将近半年的时间他们亲密无间。
  他看着那个男人的脸再次出现在眼前,不由的想起了当初他第一次看见那张俊美的脸的时候,心中的复杂之感。
  有紧张,有期待,有濡慕,也有怨愤,但是现在再次看见的时候,脑子中居然是一片空白的,什么感觉都想不起来。他们本来应该毫无任何交集的,如果他的那个哥哥没有出意外的话,即使知道了有他这个儿子,他也不会觉得他需要承认这个儿子的。
  可是,他唯一的儿子,唯一的继承人出了意外,却把他圈在了这场命运里,不得解脱,最终身死。
  他头脑有一阵轰鸣的感觉,身边的声音也像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的一样,有种不真实的感觉。究竟曾经经历过的是不真实的,还是现在重新经历这种事情只是他的臆想?
  管家带上门出去了,凌天没有先开口说话,上一世的他,一点儿都沉不住气。但是现在,虽然只是时隔半年,但是对他来说,却已经隔了一个轮回了。
  他从来都不笨,孤儿院长大的人,难道还能单纯愚笨的如同涉世未深的人吗?当然不会,他只是被他的渴望遮住了双眼。他只是想在父亲面前,当一个乖孩子,单纯的讨人喜欢的孩子罢了。
  但是事实证明,他父亲并不需要,所以这一世就来看看,这一场碰撞,他究竟能不能从他的父亲手下,翻出一条从此互不相干的路来吧。
  对于低着头不说话的凌天,凌峰也不着急,只是将手中的调查资料以及DNA检测递给了他。
  凌天接了过来,随手翻看着,其实这里面的事情,他已经知道的清清楚楚了。
  比如他曾经奢望的,他
  只是不小心和父母走丢了,而且总有一天他能找到他父母的美梦,没有成真。他只是他父亲偶然间不小心的产物,而他的母亲,也在用他拿了钱之后,就将他丢掉了。
  或许他能被人送到孤儿院,他已经应该感激不尽了才对。
  他只是一个私生子,还是被双方都遗弃的私生子,实在和当初他梦中设想的总有一天会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完全是两回事。
  这个事实,当初对他的冲击很大,但是却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毕竟孤儿嘛,总有各种各样的来源,他这个只不过是很平常的一个罢了。
  那个贴着他母亲照片的地方,凌天用手摸了摸,那个女人眉目清秀,照片上的她笑意盈盈,有点活泼的感觉,他实在有些想不出来,她当初丢掉他的时候,究竟是怎样的心理呢?明明看起来因该是心肠软的人才对啊
  这是他第二次看见这个照片,第一次的时候,他看了他的身世之后,对这个应该算是他母亲的女人心理很是排斥,到死都再没提过她一句,也没想着再看她一眼,但是那张脸,却清清楚楚的印在了他的心底。
  
第四章 谁欠了谁

  书房里有种很奇特的香气,能让人提神醒脑,曾经他好奇过,但是却一直都忍住没有问过,现在想来,当初他真的乖的过分了,连存在感都薄弱的如同空气,还真是有些遗憾呢。
  或许是他的涵养依旧比不上他的父亲吧,凌天实在不想和那个人在这种环境下静默的相处,会让他不由自主的总是想起以前的事情。
  所以最终,还是他先开口了。
  微微的抬起头,凌天的嘴唇轻轻的动了动,对着凌峰问道:“您找我来,是想做什么呢?”
  声音微弱,如同他第一次被打击的时候一样,只是其中却少了当初的那股企盼。
  他当初从一个很平凡的环境,突然换了这个处处都透着大气和奢华的地方,甚至他身上还穿着他廉价的衣服,处在这个与他本身格格不入的地方,有自卑感,也有对以后生活的小小企盼。

【重生之挡箭牌 by 缘明轻】(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不提供【重生之挡箭牌 by 缘明轻】txt下载,请自行百度云网盘搜索,本站小说涵盖bl文库,52书库,福书网,腐书,甜梦文库,甜梦书库,鲤鱼乡,耽美书网,书包bookbao,书本网。无弹窗,记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