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怕,总裁! by 烙胤

时间: 2019-09-24 23:21:44

【别怕,总裁! by 烙胤】

别怕,总裁! by 烙胤

【简介】:【别怕,总裁! by 烙胤】小说完整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马会三肖三码--《别怕,总裁......小编在本文下方整理了一些好看的小说,希望您看完本文之后阅读下。以下小说《主角光环加载中[综英美] by 水夜子缘》----文案 #求助!霸道总裁把我家的房顶砸漏了!我该怎么办!# #0楼甜心秀秀# 楼主坐标腐国,性别女,颜值无关不打分了,职业学生兼职同人文写手,今天带着宠物出去聚会,结果回家后发现房子竟然被从天而降的某位着名大铁罐砸了个大洞!!! 我的天呐,总裁难道不是漫画和电。。。。 《(守护甜心同人)总裁中二病 by 依韵黎》----================= 书名:总裁中二病[守护甜心] 作者:依韵黎 文案 家中遭变,刚上小学的神宫司秀摇身一变成了总裁,转学来到表叔的圣夜学园,对学校里会出现的皮蛋满天飞的景象,他表示:因缺思厅。 直到有一天他自己也下了颗鸡蛋 神宫司秀: 本总裁的梦想一定是用钱。。。。 。

  《别怕,总裁!》作者:烙胤【完结+马会三肖三码】

  【内容概要】

  冷漠的小攻X华丽的小受~强攻强受~虐心~刚完结~强推~)

  堂堂骆氏总裁被一个莫名其妙的男人绑架了?!

  他强暴了同样身为男人的他,做出一系列令他耻辱的事!

  他疯狂的折磨他的身体,践踏他的尊严!

  咬着牙,他承受着他的给的所有侮辱——混蛋,你等着,如果我不报复你我就不叫骆以濡!

  冷漠的小攻,强 暴了自己思慕多年的男人,他觉得爱情或许不需要天长地久,只需要片刻的温存……

  华丽的小受,不幸的被那个冷酷的男人恋上,被关了起来每天被迫和那混蛋男人做爱做的事…

  两个一样强悍的男人会谱写怎样的爱情呢? 一点点的欺负,一点点的胁迫,

  楔子

  浅仓拓开着车在乡间的小路上狂飙着,他的心情烦躁到了级点。

  明明努力的是他,为什么到后来功劳却全归到那个坐享其成的哥哥身上?

  他不懂,更不想接受,得知这个答案后,胸中的怒火就未消退过。

  不知不觉,他的车子已从喧嚣的城市来到了田园山村,可无论走到哪,心都是一样烦闷,本想开车出来散心的愿望更是无法实现。

  猛的一脚刹车,火大的浅仓拓从那个机械壳子里跳了出来,逃开方便却也是负担的高科技,或许乡间的空气会缓解心里的压抑吧……

  没有束缚也没有负担,这里代表着自由,象征着无拘无束,甚至连空气中都隐隐透着一丝甜味。

  争抢后的身体是疲累的,如果有可能,他更想过这种卸掉枷锁,惬意的生活。

  男人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俊俏的脸上阴霾未扫,信步在乡间小路,可无形的压力却并没有随之褪去,依然压的他呼吸困难。

  摸摸口袋,翻出烟和火,男人正想将其点燃,眼角的余光却瞄到粼粼水光,阳光下,如此刺眼。

  叼在嘴里的烟啪的一声掉到了下去,落在脚边,沾上了泥土。

  男人忘却呼吸,失去思考的能力,所有精力都集中在湖中那一叶扁舟上……

  如画的风景,如诗的地方,他却没有陶醉其中,而是被船上那抹身影深深吸引。

  鲜红色布料将那人包裹其中,将他完美的身形淋漓尽致的诠释出来。

  他们的距离不算近,可浅仓拓却看的那样清晰,那人及腰的长发,简单的束成辫子……

  清风徐来,调皮的发丝伴着微风在那人的脸上如抚-摸般舞动着……

  虽然衣服的款式类似旗袍,但浅仓拓知道,那是一个男人。

  那抹红在青山绿水间非旦不显得突兀,到让人觉得那是一幅和谐的画卷,船上的男人,仿若不属尘嚣……

  那一刻,浅仓拓忘记了呼吸……

  脚步随着视线而移动,浅仓拓没有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湖边,再向前踏上两步就该到湖里和鱼儿们打招呼了。

  就这样,阳光和煦的午后,一个男人盯着另一个男人失神,久久……

  后来,男人上了岸,无视他的失态,笑着请他喝了杯茶。

  浅仓拓第一次喝到那个味道的茶,苦中,有甜……

  再后来,男人要走,他知道不该说,但还是厚颜无耻的问了——可不可以去他家里做客。

  男人笑着摇头,他说他的家里只招待一个人,那人便是他弟弟。

  得到如此明显的拒绝,浅仓拓也不好再多说什么,难免失望的垂下头颅。

  此时,男人已起身,收好茶具离开了。

  “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吗?”惊觉他的离去,对着背影,浅仓拓大声喊着。

  远处的人停住了脚步,逆光中他看不到他脸,却依稀的感觉到男人微扬的嘴角,他说:“Raphael。”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Raphael?

  反复咀嚼着这个陌生的词汇,浅仓拓再抬头,已不见了那人的影子……

  后来他知道,拉斐尔,是那治愈人心的风之天使……

  =======================================================================================

  第一章

  阳光和煦,洒向富饶的土地,夏末,植物拼命的展示着最后的绿,昆虫及喜夏的动物也在享受这最后时光,只有那湖似与这些无关,静静的等待季节变换。

  安静的湖水中,一叶扁舟,没有浆的左右,也没有人的牵引,随心飘荡着,在平静的水面上留下一条长长的波纹,渐渐扩成扇形,与这份宁静成了鲜明的对比,唯一的不和谐。

  而船上的人所做的事,更是与这如画的风景极其不协调。

  靠在船头,男人的手死死抓住船舷,美目紧闭,长长的眼睫不安的抖动着,像是害怕什么,可脸颊上的红晕却将主人出卖,他紧抿双唇不是惧怕,而是怕从中传出什么让他羞耻的声音……

  男人的头紧贴在木板上,要么仰面向天,要么微微侧过,动作间,黑色长发有几绺顺着船沿点入水中,激起圈圈涟漪。

  男人的头发很长,也很美,若黑色的绸缎在阳光下泛着光芒,除了不小心落到水中的,大部分被他压在身下,还有一些凌乱的绕在脸庞,黑丝中透的面容带着别样的美,是暧昧,也是淫-靡,看的人血脉喷张。

  鲜红色的服饰,那是中国传统的唐装。

  像是度身定制,衬出男人独特的气质,没有做作虚伪,完美的契合,挑不出任何瑕疵。严肃的衣料此时此刻,更多的却是增添几分淫-乱。

  绳扣已被人解开,衣裾大敞,露出大片撩人的肌-肤,从锁骨到小腹,没有任何遮挡暴-露在空气中。不仅如此,他的裤子也褪了一半,一颗黑色的头颅在胯间上下动作着,不用细看也知那人在做什么。

  侧耳倾听,你会听到吞咽口水的声音,还有没有掌握好角度,放入空气所发出的沉闷的响声,以及享受的男人不经意逸出的呻-吟……

  突然,船舷上的手一把扯住了男人的头发,腰配合的向上挺了几下后,男人吁了一口长气,瘫软着身体,满意的躺回船中。

  “舒服吗?”埋头苦干的男人终于抬起头,晶莹的液体挂在唇边,在阳光下闪闪发亮,说话间,卷在小臂上的袖子胡乱的抹了一把嘴,男人露出一抹邪恶的笑。

  重重的喘息着,长发男人调整着紊乱的气息,同时还不忘瞪上一眼,只是这眼神里不带埋怨,更多的是几分娇嗔。

  “还想要吗?”男人若优雅的豹子,慢慢爬向躺在船上的人身上,尽管动作十分小心,船体还是不受控制的摆了几下,几个大大的水纹顿时从船下向湖面散开。

  “少废话。”又一次狠狠的瞪过去,可他的手做了背道而驰的事,主动拉下男人的头,呼吸还没平稳的人献上了自己的唇。也不管男人口中是否带着残留的液体,也不管他的动作是否会重新点起‘战火’。

  灵巧的舌主动探进男人的口腔,热切的寻找着他的,大胆且放纵的吻,没有羞赧更不见怯懦,主控一切,似在宣示他主人的身份。

  纠-缠的舌,混在一起的气息,雄性特殊的麝香味萦绕口鼻,为这把火添一把柴。

  直到他与自己的气息一样紊乱,男人才笑着松开勾着他脖子的手,修-长的指穿梭在自己长长的发中,懒懒的拨弄几下,衣襟随着这不算大的动作又敞几分。

  “想要吗?”反将一军,男人问身上的人。

  “妖精。”无奈的咒骂,发-情中的男人双目猩红,这时已顾不得许多,满门心事都是想将他压倒,狠狠的贯穿他的身体,用身体惩罚他不饶人的小嘴。

  一把扯掉半褪的裤子,男人大力的动作使得那薄薄的布料直接落到水中,黑色长裤垂死挣扎着,很快就要被水吞没了。

  “该死的,我的裤子。”扑向船沿,男人赶紧去救溺水的裤子,可他没有注意到身后那双深邃的眸中散发出的危险的光芒。

  他一门心思去捞裤子,后面的人则撩开他衣服后摆,火热的欲-望抵在臀-间,不给他准备的时间,猛的插了进去……

  “啊……”

  男人满是情-欲的声音传至天际,小船随着他们的动作晃动的更加剧烈了,两个人都在船的一侧,倾斜的船体好象在下一瞬便会翻入湖中,以此来惩罚那两个不知羞耻的男人。

  “爽吗?”咬着他的耳朵,坏笑着问。

  回答他的,是代表满意的呻-吟……

  ===============================================================================

  第二章

  “你是谁的?”大力的挺动腰身,船下的涟漪越来越大,无辜被抛到湖中的裤子也终于没了影踪。

  “……啊啊……我……是你的……”

  水中倒影,在船体的摇晃下变的模糊不清,他看不到自己的脸,只能感觉身后那既粗暴又热情的掠夺,迷离的双眸,轻启的薄唇,还有满是情-欲的脸……

  “我是谁,叫我的名字?”听到他的回答,即使血是冷的,在此时亦沸腾起来,握着他没有一丝赘肉的腰身,贪心的男人继续询问着。

  “……拓……你是拓……我是你的……我只属于拓……我是拓的……”

  顺应本能的回应着,漂亮的眸中升起一层薄薄的水雾,不是痛苦也不是难过,而是莫大的欢愉……

  “你只能是我的,这一辈子都是我的,不许离开我。”听到他的回答,男人突然向前一倾抱住了身下的人,惯性使然,本就歪斜的船顺着他的力度直挺挺的向湖里倒去……

  水离自己越来越近,眼看着船就要翻了,长发男人立即向后靠去,船舷擦过水面,舀着清澈的湖水,随着扑通一声巨响,剧烈摇晃的船坚强的挺住了这次磨难,幸免连人带船一同翻到水里的悲剧发生。

  船底盛着浅浅的水,光-裸的腿浸在其中,还有一直紧密相连的部位……

  为找平衡,他只是快速向后坐去,将那巨物吞的更深,从后背变成了主动的骑乘,经历了这些,那东西非但没有变软,反因这个举动而更坚-硬了……

  “该死的你……”窘困的男人也顾不上船体的摇晃,连忙从他身上爬了下来,滚烫的东西一点点撤出身体,当它完全退出后,被充满的地方突然感觉到一丝冰凉,随之而来的,还有空虚……

  “我怕失去你,我惧怕失去你,答应我不要离开我,答应我你这辈子都是我的好不好……”跪在带着湖水的船底,男人卑微的恳求着,他的手死死抓住那人的衣摆,生怕下一瞬,他就像童话故事里的人鱼公主般,化成气泡,湮灭于空气中。

  “笨蛋,”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本想不予理会,可看到他那么可怜的样子,他无法视而不见,轻轻一叹,把他拉到自己身边坐好,“不管问多少次,我都是你的,不要再担心了,这个谁都无法改变,我是你的。”

  “谢谢。”听到他的回答,本该满足的心却还是空荡荡的,总觉得缺了什么,少了什么。可他却想不起来,只能默默的抱着让他爱到欲-罢不能的身体。

  “如果你想抱的话,我们去岸上抱个痛快好不好,这个季节,穿成这样在湖里,还弄了一身湿,用不了多久就会感冒吧。”指指他们光-裸的下-身,美丽的眸子眯成一线,既是提醒,又带着挑-逗,“还是说,你要做完你没做完的事情。”

  “不做完,你会不高兴的。”刚刚的失落在看到他的表情后荡然无存,把旁边的人放到腿上,男人邪恶的笑着,“偶尔尝试下你在上面的感觉也不错,要知道,刚才那一坐,我差点射出来呢。”

  “色-坯。”对着天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可他却没有反抗,任由男人将那烫人的东西送进身体,驱赶点点凉意。

  “进去了。”扶着的手慢慢松开,享受对方将分-身紧密包裹,不留间隙的感觉。

  “废话。”没好气的回了句,他当然知道进去了,才熄灭的欲-火随着他的进入又一次变成焚天烈火,主动攀住他的脖子,在开始新一轮的激战前,毫不客气的提醒一句,“你要是敢这么快射出来,看我不掐断你那没用的东西。”

  可爱的威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环住他的腰,男人用行动告诉他答案。

  “喂……”压住呻-吟,漆黑的长发着住他的脸庞,搭在对方的肩上,在最后的理智消失前,沙哑着声音又一次安抚起没有安全感的人,“我是你的,永远都是,不要再担心了……”

  没有回答,他只是紧抱着他,一次又一次将自己送进他的身体。

  战火重燃,比之前还要热烈,揪住夏天的尾巴,他们尽情享受着这最后的热。

  “……拓……好舒服……拓……”

  喊着他的名字,他陷入癫狂。

  “……拓……叫我的名字……我要到了……喊我的名字……”

  热情的动作突然停止,男人的身体变的僵硬,棕色的眸中写满了恐惧,紧抱着他,他发现自己的声音都在颤抖,“你,你叫什么?”

  “……拓……叫我的名字……叫我的名字……”

  长发男人径自动作着,好象陷入了自己的一片天地,没有回答,只是一味的重复,让他喊他的名字。

  “你的名字,我该叫你什么,你叫什么,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焦躁的摇晃着那人的身体,情急的男人双目赤红,他迫不及待的询问着,却发现那人的声音越来越远……

  “叫我的名字,叫我的名字……”

  怀里的人突然不见了,天空回响的仍是这句话。

  温暖的身体不见了,船上只剩他一个人了,莫大的恐惧席卷着他,与其而来的,还有空虚寂-寞,以及不明原因的痛苦……

  “你叫什么!告诉我你叫什么!”揪着自己的头发,无助的男人对着湛蓝的天咆哮起来。

  突然,他感觉到一丝冰凉,猛一低头,赫然发现船底的木板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不给他挣扎的机会,连人带船便被无底的湖水吸了进去……

  无论他怎么舞动手臂,还是不住的下沉,下沉。

  冰冷的湖水填满口鼻,气管,肺子,他无法呼吸了……

  ===========================================================================================

  第三章

  睡梦中的男人一个激灵坐了起来,空洞的眸,没有焦距的瞳,唇齿大张,拼命的呼吸着。他的额上脸上都是汗水,棉质睡衣也被汗水打湿,紧紧的贴在身上,勾画出他完美的身形。

  还是那个梦。

  剧烈的呼吸逐渐变的平稳,浅仓拓胡乱的抹了一把快要滴到眼中的汗,疲累的身体扑通一声重新栽到床上,棕色的眸子直勾勾的看着天棚,这是他居住的地方,所有的景色都是那么熟悉,他还生活在现实中,之前的一切,都是黄粱美梦……

  这个梦,纠缠了他五年,困扰他五年,从那次湖边的邂逅直到现在,每个夜里他都会梦到五年前的男人,湖中泛舟,请他品茗的男人。

  梦的内容不曾变过,他不止一次进入他的身体,不止一次侵-犯着他,让他为自己唤出声声呻-吟,不止一次让他喊自己的名字,也不止一次宣示所有权,更不止一次在对方希望他喊出他的名字的瞬间,跌入湖中,回归现实。

  在梦里,与同为男人的人缠-绵,浅仓拓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是的,他承认,只是短暂的相识,只是那惊鸿一瞥,让他再也无法忘怀,让他,爱上了他……

  隐埋在冰下的心,为那男人悄然复苏。

  他没爱过人,也没被人爱过,那人是他的唯一,也许可笑,但浅仓拓真的把全部的爱,以及自己才破冰而出的心,送给了他。

  送给一个只见过一次,没有后续的人。

  自嘲的扬起嘴角,浅仓拓慢慢的坐了起来,被汗水打湿的衣服,在空调的吹拂下透出丝丝凉意,穿在身上很不舒服。

【别怕,总裁! by 烙胤】(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不提供【别怕,总裁! by 烙胤】txt下载,请自行百度云网盘搜索,本站小说涵盖bl文库,52书库,福书网,腐书,甜梦文库,甜梦书库,鲤鱼乡,耽美书网,书包bookbao,书本网。无弹窗,记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