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犬养成教程 by 韩辰舫

时间: 2019-09-25 03:21:48

【忠犬养成教程 by 韩辰舫】

忠犬养成教程 by 韩辰舫

【简介】:【忠犬养成教程 by 韩辰舫】小说完整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马会三肖三码--《忠犬养成教程》作者:韩辰舫 文案 林寒止天生一张温柔的脸,一双技艺可以巧夺天工的手。 慕容风怎么也想不到,那么轻狂做出的轻率决定,竟然得到这样一块宝。 那个人的温柔和包容,水一样融进他的心,他的生命 可是人在最温暖时,哪能想到,水如果结成了冰,扎在心里......小编在本文下方整理了一些好看的小说,希望您看完本文之后阅读下。以下小说《[阴阳师同人]式神养成指南 by 祝子松下》----文案: 网易爸爸阴阳师同人,沉迷酒茨无法自拔。我要开车,开车,开车!据说开车出SSR。啊我要酒吞! * 嗯这篇文很可爱的~是阴阳师所有有爱CP与邪教CP的集合文,你可以看到酒吞和茨木小天使一对儿,邪教CP晴明X黑晴明,脸狐和妖琴师之间的欢脱日常,鬼使黑和鬼使白。。。。 《[综影视]民国穿越记+马会三肖三码 十景》----文案: 一句话文案: 穿越腹黑忠犬攻和温柔儒雅民国受的爱情故事 食用指南: (1)cp:卡莱尔vs柳春江 (2)金粉+京华+半生缘,不喜勿入 (3)时间线改动,请勿考据 (4)作者亲妈,基本无虐 (5)第一次写文,多多包涵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穿越时空 民国旧影 重生 搜。。。。 。

  《忠犬养成教程》作者:韩辰舫

  文案

  林寒止天生一张温柔的脸,一双技艺可以巧夺天工的手。

  慕容风怎么也想不到,那么轻狂做出的轻率决定,竟然得到这样一块宝。

  那个人的温柔和包容,水一样融进他的心,他的生命

  可是人在最温暖时,哪能想到,水如果结成了冰,扎在心里,那也是噬骨的冷、噬骨的疼。

  我想说,这里其实有个温柔又没脾气但绝不软弱的受

  我还想说,还里还有个暴躁却渣得很有水准的年下攻

  最后还想说,当一个人想拥另一个人入怀时,当金钱和理想都不能束缚住一个人时,除了爱情,你还能给他什么承诺?

  清水文!!!!!!

  指南:这其实就是一个有点种田的小甜文,生活一点一点积累在一起,也就慢慢为对方改变了,所以不会有大虐,但考验是一定的……结局一定是HE的……

  阿风不会改变个性,不过给寒止的都是最好的,他不会委屈!请相信俺……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寒止慕容风┃配角:雅凯

  第1章

  慕容风其实一直都记得,他是怎样遇到林寒止的。

  很多年前那个下午,当他因为被爽约一肚子火正要找个人发出来时,林寒止慢悠悠的走过来,脸上带着温和的笑,不惊不惧的站在他面前。

  没有高攀他似的要和他握手,从从容容的微微点头道:“慕容先生,您好,我叫林寒止。”

  于是林寒止这个名字,就在那一刻,化作一个生动的人,慢悠悠,懒洋洋的在他心里慢慢发酵,涨大,变重,终于占据了所有他认为重要的一切,占据了他之后的整个人生。

  门被急迫的敲响时,林寒止正躺在自己的化妆室眯午觉。

  两点多的阳光懒洋洋的照在身上,他舒服的躺在沙发上,慵懒的微微皱下眉,小幅度把自己蜷成一团,使劲抻懒腰的样子,像只软乎乎的大猫咪。

  这人有略微的低血压,所以被这样叫醒是会有点起床气的,不过他天生一张温柔的脸,只要他不大吼,基本上没人能看出来而已。

  “进来。”

  “老板,”敲门进来的是前台的员工小卡,这小孩才十八,鬼精灵似的,他跑上来应该是有重要的事。

  林寒止把心里的火压一压,听小卡继续,“慕容先生约了过来整理头发,晚上参加典礼,可是昨天值班的前台给预约错了,杰米刚刚跟妆走了,现在……”

  ……

  这样的事在优雅还真是不多见!

  林寒止站起来,顺手理了下头发和衣服,“走吧,下去看看。”

  他没有责备谁的意思,这几天忙,店里最闲的就是他自己,而且还是先想着怎么解决问题才是正经。

  慕容风,这麻烦真是可大可小哦!

  林寒止慢悠悠的往楼下走,脑子里想着关于慕容风的信息。

  有黑道背景的优视传媒总裁。

  一直在优雅做造型,因为对化妆品莫名其妙的执着的讨厌,所有不干不净的妆容都看不到他眼里,包括头发的染色。

  所以一直只由全优雅唯一一个黑头发的造型师杰米接待。

  呃,好像脾气不太好。

  唉,其实是差不多所有富家子都有的非常傲视一切的破烂性格……

  算了,人家也是有这个资格的。

  不过他生气可不好哦!

  倒不是怕一个头发做不成自己的窝就被对方拿炸药给端了,小题大做不说,主要是因为优雅的地理优势——它占了优视大楼一二楼北侧的四分之一。

  所以说,没人会拿炸药炸自己家房子,对吧!

  不过他生气依然不好,因为,优视有一大半艺人都是优雅的固定客户。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你好,慕容先生。”林寒止慢吞吞外加天马行空的想完,正好走到慕容风面前。

  那人从二楼一下来,身边正在道歉的工作人员好像就松了口气,语气依然谦卑的客气,却好像有了主心骨一样。

  慕容风没带眼镜,三百度的近视看不清两米外来人的面孔,不过只是看动作他就不屑的撇撇嘴。

  他们这主心骨好像是个慢性子,那一步一步走过来,不急不徐的样子,让本来就不高兴的慕容风基本上已经火冒三丈了。

  多数人见到他都是一溜小跑过来的,一个造型师而已,他怎么就敢这么怠慢。

  可是当那个人站在他面前问好时,慕容风抬起眼这一打量,瞳孔就猛的一缩。

  这是一只豹子看到猎物的表情。

  “……您好,慕容先生,我是林寒止,今天您的造型由我来为您做好吗?”林寒止问过一次好,发现对方看起来好像更生气了,把他盯的死死的。

  嘴上客气的再次问好,心里叹口气。

  额,下午觉继续看来是不太可能了。

  “你是林寒止?”

  慕容风听过林寒止,而且见过林寒止的照片。

  林寒止这个人是近年来时尚界一个传奇。

  十八岁入行,二十岁全国大赛金奖,出国进修两年,巴黎又得了次奖。

  奖其实无所谓,哪个大师没得过奖,可这人还真是很厉害,竟然得到了被誉为时尚界中的贵族,每年手工定制出的几件新装,全都被贵族及富豪抢个一干二净的“暖”这个品牌的当家人兼主设计师的青睐,每年的新装发布都是由林寒止来负责造型。

  以他的职业来讲,法国其实是最合适发展的,可不知为什么,他竟然又回来了。

  这个人的实力还真不是噱头,慕容风不是化妆造型的行家,但他见过自己公司的艺人经这人化妆前后的对比照。

  艺人化妆造型可不是为了给内行看,他们是要面对大众的。

  听说林寒止化妆前会询问需要什么感觉。

  如果对方回答说:嫩,那妆容出来后四十岁的大姐也能玲珑剔透的像是个水蜜桃。

  如果对方说酷,那只要那妆容还在脸上,估计别人就只能远观。

  关键是那妆容不论是谁都只有薄薄一层,明明眉眼还是那个眉眼,皱纹也还在,一点都不失真,可就是能让气质改变……

  不是演艺圈的也不要紧,要他做造型,永远只说一个你心中最理想的感觉就好,其它的,只要闭上眼睛,然后再睁开就好了。

  这样的技术,怎么能不出名。

  造型一次数万还需要提前很久预约,简直是顶尖的价格顶尖的骄傲了,但他就是有办法让这些人都和他成为朋友。

  慕容风公司有专门的化妆部门,当年想挖林寒止所以找人查过资料,但也只在大型活动时画集体妆,算不得主要,也没仔细了解,所以只见过林寒止档案上那个青涩的大头照。

  二十岁还留学生头的一个人,流海过眉,一副大眼镜挡了大半张脸,只露出个尖下巴,站在人堆里都是土的掉渣的那种。

  慕容风阅美无数,一眼就看出来,这人相貌其实不错,但也就在不错而已。

  他以貌取人惯了,所以他不来,就算了。

  优视大楼建起来快十年了,上一任的管事卖出去的一二楼,开过茶餐厅,咖啡厅,这个厅那个厅的,莫名其妙都不太景气,空出来很久,慕容风都想着再空下去不好看要不就找人买回来吧,正想着,竟然又有人搬了进来。

  慢腾腾的装修了小半年,慕容风脾气急,生活节奏也快,有时走过路过看到了都会觉得急,终于有一天,他出差了半个月,回来一看,这里开了间叫“优雅”的造型室。

  慕容风当时摇摇头,不介意,这样慢性子的人,在这么快节奏的街道上,又能挺多久呢?

  知道是做什么的了,不好奇了自然也就不关注,然后就又过去了小半年。

  偶然间听到公司里两个艺人商量着去优雅做造型,这才又关注起来。

  艺人都挑剔,又怕妆容或风格和别人撞上,都选了一间还真是奇怪,第一次进了门,发现这里不光是优视的艺人,一些商界和政界的熟脸,也在这里。

  于是就决定试一试……再于是,以后就在这里做造型了。

  “慕容先生,呃,”林寒止见对方还是没反应,终于决定再说一遍。

  “……”慕容风看林寒止,不说话。

  他有点后悔怎么以前没再挑剔点随便选了个造型师,没兴起见见这个林寒止的念头,于是确实没听到林寒止刚才说了什么。

  “这次是我们的失误,杰米已经派出去了,不过,偶尔换一换感觉也不错,不是么?”林寒止客气的笑着。

  见慕容风虽然不置可否但终于缓和了脸色的样子,也知道他差不多同意了。

  “慕容先生,请跟我来。”说着带着慕容风向二楼走。

  还好他是黑头发的……

  走过正在做造型的客人,有熟客见林寒止出现就问:“怎么好久都约不到他来做造型了?”

  林寒止停下脚步,好脾气的笑笑,举起一双漂亮的手。

  “我受伤了。”果然,两只手除了左右拇指食指和中指外,另外七个手指指尖全缠了创可贴。

  “天啊,你怎么弄的。”大家都知道林寒止这双手,可不单单是漂亮而已,那价值何止百万千万。

  “褒汤时睡着了,等发现时锅底都烧红了,一急就用手去拿……”

  这人怎么回事!

  看这样子像是要长聊了。慕容风不耐烦了,在旁边咳了一声。

  林寒止在心里汗了一下,和客人道了再见,带着慕容风上楼。

  第2章

  二楼的一半几乎都是林寒止个人的工作室,暖白的色调,阳光从大大的落地窗透进来,特别明亮,他将慕容风引到镜子前面的椅子上,再到窗边把薄帘打开,整个地方立刻专业起来。

  林寒止端祥了一下,笑着说:“时间来得及,我先找人给您洗头吧。”说着就要叫门口的助理进来。

  “你来洗。”

  慕容风打断林寒止,“你不是说你来吗?那就全部都由你来。”

  “……好啊。”林寒止好脾气的笑着,知道对方不顺心了肯定要找茬,于是轻易就妥协了,他和这人没交情,好不容易压下去的事,总不能再把火引起来。

  自己把手上的创可贴一个一个撕下来,又洗了手。

  他并不回避指腹暗红的血泡,走到一边的躺椅处,调好水温后请慕容风躺下,将毛巾细心的围好后才开始洗。

  林寒止没让人直接躺在瓷枕上,而是用一只手托着对方的后脑,他也没太仔细手上的伤,揉按的力道合适,对头上各个穴位都按到了,简直和专业按摩的师傅一样。

  慕容风慕容风还闭着眼睛,后脑的手温暖柔软,换手并不明显,按得也到位,他觉得这可真算是一个享受了,这种说冷不冷说热不热的下午,有个舒服的按摩,再想像着给自己按摩的人那双漂亮的手……

  反正舒服得让人想睡觉。

  林寒止不偷懒,一个头洗了小半个小时,才将头发冲洗干净了。

  “慕容先生?您先别睡,再三个小时您要参加颁奖。”林寒止轻声提醒,他估计慕容风也不会真的睡着。

  慕容风迷迷糊糊的正在想着林寒止那双漂亮的手,他在楼下就注意到这人手长的漂亮,当时就忍不住想找个什么借口摸上两把,不过林寒止没像他想的那样套近乎的打算和他握手,所以也就没握到,没想到这会是歪打正着了。

  这回被林寒止一叫,又清醒过来,但他并不觉得被打扰了,林寒止声音低低柔柔的,含着一点笑意,平常说话里,竟然也有种温柔缱绻的味道。

  睁开眼,林寒止的脸就在正上方。

  林寒止不算是个特别漂亮的人,可即使是以从下向上这种最苛刻的角度来看,他脖子、下巴以及皮肤都挑不出一丁点儿的毛病来。

  他想做点什么!

  慕容风从来不是委屈自己的人,有了想法,他也就真会有动作。

  伸出手来一下就捏住林寒止的下巴,往自己这边带。

  这一把差点把毫无防备的林寒止给拽趴下。

  还没等对方反应过来,慕容风空出的一只手掬了把水就泼在林寒止脸上。

  ……

  林寒止挣开了一步,拿起一条毛巾把脸擦干。

  再睁开眼,看到慕容风得意洋洋的笑脸,终于皱了皱眉头。

  “慕容先生,您这是什么意思?”他前额的头发湿了,这倒不打紧,随意拽条毛巾擦一擦,可上身穿的浅米色的薄毛衫胸前也湿了一块,现在是擦也不是,换衣裳又不像那么回事。

  “不是都说你的技术能化腐朽为神奇吗?我就是想看看你卸妆了什么样子。”慕容风看着林寒止不高兴又不好发作的样子,觉得高兴了,抱着肩膀站在一边看。

  “……”听到这个原因林寒止囧了一下,想了想决定算了,这样的人能不得罪还是别得罪的好。

  于是解释道:“请您放心,优雅的化妆品,都是防水的……”

  “于是你的意思是你没脱妆?”慕容风挑眉。

  “……慕容先生,您为什么坚持认为我化妆了?”而且这和他慕容风有什么关系哦!

  林寒止顶着一张清水脸,他想板出一副扑克脸看起来严肃点,可是他就长了那副样子,也没办法,于是郁闷的放弃了,怎么也想不出来自己脸上到底有什么让对方认为他化了妆,还顺势的泼他一脸水。

  他当然不明白,慕容风只是想验验货而己……呃,这种奇怪的心思他才第一次和这个人面对面怎么会明白。

  “你不是很厉害么?”这张脸刚一看到就让慕容风心里一惊,林寒止长的,也不算是特别打眼,但明显的特别有气质,而且,温柔。

  脾气特别好的那种温柔。

  让人看了,觉得那就是个好脾气的面团,很想上去戳一下……

  所以他得确认这是不是化妆化出来的。

  “虽然这是我的饭碗,但我仍然乐意提醒,再好的化妆品,长时间堆积在脸上对皮肤也没好处。”林寒止尽量表现的不太介意,然而他介不介意其实都那个样,看着没什么脾气。

  慕容风伸出手去捏了捏林寒止的脸颊,质感挺满意。

  “所以,这是你护肤的密诀?”

  “……”林寒止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其实想强调一下,他做为一个男人,是不化妆的,想了想还是算了,瘟神要送走才算成功,逞口舌之快那根本就是浪费口水。

  “是的,慕容先生,请您过来坐吧。”

  慕容风不致可否,长腿一迈坐在椅子里。

  林寒止心里松了口气,决定用最快的速度把这尊大神送走。

  慕容风的头发很短,在外人看来其实修不修也都看不太出来,但是像他们这种非常注重仪表的行业,就不同了。

  反正洗都洗了,如果现在叫助理来吹头发,估计人家又会生气,索性现在全优雅最闲的就是他了,时间来得及,于是林寒止拿起吹风机调到最缓的风速给慕容风吹头发。

  慕容风看着镜子里站在他身后的人,细细的手指随着风在自己发间穿梭,显得极致的白,偶尔抬手换方向时,隐隐露出指腹方才被水泡过的暗红色水泡。

  头发吹到八分干时就能看出和刚才有点不一样了,林寒止伸平手轻轻在头顶硬硬的发梢抚了一下。

  “这做什么呢?”慕容风好奇。

  “……需要看一下头发的硬度和密度啊!”林寒止回答。

  “很重要?”

  “嗯,如果想不用定型就做出一些发型,就要跟据头发的硬度和密度以及生长方向来吹。”

  生长方向?这人讲究还不少!

  “行啊你,还知道我不喜欢往头上弄东西。”

  慕容风喜欢干干净净的东西,那些粘乎乎乱七八糟的东西还真是从来不用。

  不管是不是想把人尽快打发走,进入了工作状态的林寒止脾气又好了,“了解客户的需求是我们生存的必要条件啊!”他笑着说,顺口背了一句员工守则。

  “什么需求都能了解?还能解决?”慕容风嗤笑一声,心说还一套儿一套儿的。

  林寒止拿起剪刀来,稍微修了下慕容风的鬓角。

  “优雅有的都可以解决,今天的事确实是优雅的失误,您不要见怪才好。”说着然后又拿起吹风机,离得很远吹了几下,往手心喷了点水,轻轻在慕容风后脑碰了两下。

【忠犬养成教程 by 韩辰舫】(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不提供【忠犬养成教程 by 韩辰舫】txt下载,请自行百度云网盘搜索,本站小说涵盖bl文库,52书库,福书网,腐书,甜梦文库,甜梦书库,鲤鱼乡,耽美书网,书包bookbao,书本网。无弹窗,记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