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暖床!求包 养!+会暖床!求真爱! 万小迷

时间: 2019-09-25 08:22:05

【会暖床!求包 养!+会暖床!求真爱! 万小迷】

会暖床!求包 养!+会暖床!求真爱! 万小迷

【简介】:【会暖床!求包 养!+会暖床!求真爱! 万小迷】小说完整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马会三肖三码--《会暖床!求包养!(出书版)》 作者:万小迷 文案 风流富少查清乐打算找个固定床伴暖床,三流小明星江云韶自荐枕席。 虽然对江云韶的外在条件不甚满意,但本着花椰菜也可果腹的心理,查清乐勉勉强强接受。 谁知道花椰菜并不甘心做配菜,耍手段、装无辜、玩心机、扮可......小编在本文下方整理了一些好看的小说,希望您看完本文之后阅读下。以下小说《在世界中寻找柏拉图真爱能成功吗 by 屿秋》----备注: 一方雅的混乱本丸生活。 一方雅:来自18X一样的世界中谜一般阳痿人士。 本丸:差点被前任审神者开后宫的混乱本丸。 内容标签: 甜文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一方雅 ┃ 配角:刀剑乱舞 ┃ 其它: ================== ☆、全文与书名无关 一方雅,如今24岁,在。。。。 《真爱在异世 by 梦菲漾》----书名:真爱在异世 作者:梦菲漾 文案 一个中医世家出身的人误入异兽世界,种种田,找到真爱的故事。 虎烈原想先带着百里轩去自己的山洞,让对方放下他身后那个怪异的东西,但如今情况不允许,就走到百里轩身前,说了句:跟我来。就抱着百里轩飞了起来。 百里轩听懂了这。。。。 。

  《会暖床!求包养!(出书版)》 作者:万小迷

  文案

  风流富少查清乐打算找个固定床伴暖床,三流小明星江云韶自荐枕席。

  虽然对江云韶的外在条件不甚满意,但本着花椰菜也可果腹的心理,查清乐勉勉强强接受。

  谁知道花椰菜并不甘心做配菜,耍手段、装无辜、玩心机、扮可怜……花样百出,

  想方设法的占据了查清乐正牌情人的位置。

  为了防止查清乐偷吃,江云韶在床上需索无度,从肉体到心灵都把金主榨得筋疲力尽。 

  纵横花坛多年,翻船在一颗花椰菜上的查清乐越来越觉得,他不是花钱包了个小情人,

  而是江云韶找了个倒贴的**棒!

  第一章

  B市国际机场的接机口因为一位出关的旅客起了些小骚动。

  拖着两个超大行李箱,大步流星往外走的男子二十出头的年纪,身高一八五左右,一头略长的金发,不是染发剂染出来的枯燥干涩的金色,而是阳光从玻璃幕墙洒进来,会产生一圈光晕的金色。男子很白,阳光穿过发丝投射在他的肌肤上,整个质感好像是透明的,又翘又长的金色睫毛下,是好似天空般通透,好似海水般神秘的湛蓝色眼眸,鼻梁高挑,鼻尖微微翘起,使得这张混血的脸庞有种纯真的性感,而那紧抿着的淡粉色嘴唇,多了几分禁欲的味道。男子穿着一件宽松的套头T恤,非常典型的北美街头青年人的打扮,但相貌气质一点也不街头,尤其是他骨干纤细的手腕上,还佩戴着一款与穿衣风格完全不符的梵克雅宝钻表,不得不让人怀疑,这是个微服出游的小王子。男子出色的外貌引得一同出关的旅客频频侧目,不少女孩子都拿手机偷拍他,却没人敢上去搭讪,因为这位美男子的脸色实在是太臭了。「清乐,这里!」

  在大厅等候多时的郑子瑜扬起手臂招呼了一声,大步迎了上去,一手接过他的行李,一手揽住他的肩膀。

  「可怜的孩子,你这脸色发白脚步发虚的样子,几乎让我怀疑,飞机上是不是举行了群交Party?可是美国航空公司的空姐都是祖母级的人物,难道你被困了二十个小时,已经饥不择食到这样的地步了?」查清乐翻了个白眼,坐了那么久的飞机,他已经筋疲力尽,实在提不起精神和郑子瑜贫嘴。

  他搭乘的航班原定昨天早上在纽约起飞,昨天傍晚抵达B市,结果纽约大雾,他在机场等了六个小时才上飞机。经过十三个小时的漫长飞行,都入境了,B市及周边地区居然突降暴雨,飞机不得已暂停在S市,又在机舱里傻坐了四个多小时。出了机场,查清乐狠狠的吸了几口雨后的新鲜空气,才恢复了一点精神,有些担心的问:「爷爷他没生气吧?」今天是他老人家的八十寿宴,当孙子的最后一刻才赶到,怎么都显得诚意不足。

  「放心,这见鬼的天气,飞机延误的不止你一个,你可是舅公的心头宝,他一直担心你呢!」郑子瑜一边开车,一边从后照镜里看躺在后座伸懒腰的查清乐,叮嘱道:「你别睡着了,我现在带你去换衣服,然后咱们直接去酒店,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我在飞机上都快睡吐了,我现在不想睡觉,就想睡人!」到底是年轻,这会儿工夫查清乐已经缓过劲来,兴致勃勃道:「你要怎么给我接风?你在美国时,我对你可不薄,现在我回来了,该是你尽地主之谊的时候了!」「放心,俊男美女包君满意!」

  到了某品牌店,查清乐拎着按照他的尺码淮备好的白色的燕尾服,漂亮的眉毛皱了起来:「这是谁选的衣服?你?」郑子瑜赶紧撇清:「我的品味没这么纯洁高雅,是表舅妈选的,遵照的是舅公的意见。」

  「我都二十一了,爷爷是不是以为我十一岁啊,还穿这种小天使装!」尽管都囔着,查清乐还是认命进了更衣间。郑子瑜靠在门口问:「我听表舅的意思,你这次回来就不走了?」

  「嗯,爷爷希望我回国发展。」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你舍得你的爱伦、贝琳达、乔伊丝、戴安娜?」四年前郑子瑜在美国留学的时候,还未成年的查清乐身边就莺莺燕燕环绕,约会的日程表比课程表还密集。更衣室里传来笑声:「你也太落伍了,我早转性了你不知道吗?」

  「略有耳闻。」

  查清乐虽然从小就生活在国外,但查家对他的关注一点也不少,私生活的消息也会传回国内,据说这位小少爷前两年突然对女人失了兴趣,把罪恶的魔爪伸向同性了。「外国钮就还不错,丰乳肥臀热情似火,但外国佬……」查清乐从更衣窜走了出来,他有四分之一的俄罗斯血统,脸部的轮廓既有西方人的深邃,又有东方人的柔和,穿上一身洁白的燕尾服,配上那双神秘的深蓝色眼眸,整个人圣洁得像是从教堂的壁画里走出来的。可偏偏这天使下凡一般的人物,吐出来的却是乱七八糟的污言秽语:「野蛮粗壮,一身的毛,叫床的声音也难听,我实在是消受不起。华人圈的话,选择范围又实在太窄,真是很难挑出一个顺眼的,为了我下半身的幸福,我只好回国了。」郑子瑜早就习惯了查清乐外貌和品性的巨大差异,但品牌店的店员们都被震住了,虽说他们见过不少风流富少,但能把床上的事情说得如此坦然,好像只是吃不惯西餐一样,这还真是世间罕见。

  查家以报业起家,目前涉足的行业很广,不仅包括报刊、杂志、书籍这样的传统媒体,更经营多家电视台、影视制作公司和唱片公司,近些年大力发展新传媒,拥有国内最大的文学网站和娱乐视频网站,在广告、游戏、电子商务等等行业也有投资,更是国内第一家传媒类上市企业。因此,查氏传媒集团创始人查玉州老先生的八十寿诞,不仅官商两界齐聚光临,娱乐圈明星更是倾巢而出。查清乐和郑子瑜来到宴会厅门口,正巧遇到一拨人盛装出席,女俏男靓,查清乐惊诧的感叹:「哇,国内的水淮都这么高?美人都跟放羊似的,一群一群赶着走的吗?不过怎么都长一样,难道全是兄弟姐妹?」郑子瑜笑道:「这些人都是模特,脸上多少动过些手脚,一个公司的模特估计是在同一家医院做的,你这种脸盲症患者分不清楚很正常。」「什么脸盲症,我只是看习惯了白人的高鼻子深轮廓,看亚洲人的脸孔有点不适应而已!」

  「是这样吗?那你高中时参加小学同学会,把暗恋你的女同学当成应召女郎给睡了的事情,是怎么发生的?!」「我都忘记了的事,你倒是记得清楚,让你在影业这边工作真是屈才了,应该调去八卦周刊当狗仔,才能发挥你的才干!」查清乐面子上挂不住,拿手肘撞了郑子瑜一下。他就这么点小辫子,被郑子瑜抓住了,隔三差五就拿出来揶俞一番。

  他的确有点不太认人,远不到脸盲症的程度,只是太长时间没见的话,人和名字偶尔会对不上号而已——当然这个时间也是很长的,中学同学他都记得,小学的就差不多全部忘光光了。郑子瑜揉了揉肚子,识时务的转移话题:「会场里面还有不少演员歌手,水淮都不差,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包养一个?」「包养明星?」查清乐摆了摆歪掉的领结,「我还真没试过,听起来好像挺有趣的!」

  郑子瑜只是调侃,没想到他竟然有当真的意思,惊诧道:「哎,你不是这么堕落吧?干嘛不好好找一个人——」「好好找一个?你是说谈恋爱吗?」查清乐挑了挑眉,口气揶俞中有些无奈:「我选择床伴的标淮你也清楚,你人脉广资源丰富,不然你给我介绍个合适的?我肯定给你包一份媒人大礼!」郑子瑜一愣,细细想想,适合查清乐的,还真的很难找。

  在美国,查清乐只是个普通的华侨,他再怎么花心风流都是自己的私事,但是在国内,他是查氏的继承人之一,也算是个公众人物了。他要是想找个女朋友,那么上流社会的名媛淑女们任他挑选,可是现在查小少爷专攻男色,对象就特别难寻了。和他同样出身的富少们肯定不行,两个男的搞在一起,可不是喜闻乐见的家族联姻,而是绝对要引起商战的断子绝孙之仇!毫无身份背景的平民也不是合适的人选,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越是平民越豁得出去,万一录个性爱录影带来勒索,那才真是得不偿失。再来还有个问题是,这位查少爷是个花心大萝卜,又是绝对的颜控,所以他的对象还要加上两条要求——玩得起,长得漂亮。于是把所有的条件综合在一起,还真是娱乐圈的男明星最合适。

  想通之后,郑子瑜不由得感叹,就凭查清乐这张脸,竟然只能用包养这种方式找床伴,简直是凤凰花钱嫖乌鸦,有够亏的!进了宴会厅,查清乐直奔主桌而去,跪在查玉州座位前,脸贴着老人的膝盖撒娇:「爷爷,孙儿来得晚了,您别生气。」查玉州虽然已经耄耋之年,但气色很好,他赶紧将孙子拉起来,揉着他的手,眼里都是怜爱:「安全回来了就好,你母亲还好吧?」「妈妈很好,她实在脱不开身,叮嘱我向您问好。」

  查清乐的母亲是中俄混血,以前在俄罗斯驻华使馆工作,现在则为俄罗斯驻纽约领事馆的副领事,办理出入境的手续特别麻烦,再加上工作也忙,实在不太方便回来。「没关系,有这份心就好,你母亲一向要强,你父亲去了以后,她就把精力全部放在事业上了,但毕竟年纪也不小了,要多注意身体才行啊!」提到早逝的幺子,查玉州的神情不由得黯然下来。在查清乐还是腹中胎儿的时候,他的父亲就意外身亡了,十岁那年他跟着母亲去了美国,在这之前,他是查玉州亲手带大的,祖孙间的感情特别深厚。眼看着一老一小都眼圈泛红,查玉州的大儿子查天阙开口劝道:「爸爸,清乐刚下飞机,一定饿了,这回他留下不走了,话可以慢慢说嘛!」查天阙的妻子曾玫也说:「孩子快坐下,吃点东西吧!」

  「好的,大伯、伯母。」

  查清乐又向陪在查玉州身边的查家人一一问好,查家家业虽大,人口却不多,全算上不过七口,此时围坐一团,和乐融融。郑子瑜是查玉州妹妹的孙子,也算是近亲,坐在一边看着查家人,内心感叹,这一家人真是个顶个的相貌堂堂气度不凡。查玉州本人年轻时就是出名的美男子,已逝的查夫人也是名门闺秀,膝下共两子,大儿子查天阙的妻子曾玫是中华选美小姐出身,二儿子查天歌的太太,也就是查清乐的母亲叶卡琳娜更是典型的俄罗斯美人,到了孙子辈,美貌的基因完全被继承,相比之下,那些明星宾客都黯然失色了。晚上八点,寿宴正式开始,进行了一些传统的祝寿仪式后,宴会采取了自助餐和舞会的形式,气氛慢慢热烈起来。这样的宴会,本来就有很多附加含义,中老年一辈的忙着联络商机,年轻人则开始了联谊大会。

  查玉州虽然身体硬朗,但毕竟是八十岁的人了,应酬了一会儿重要客人后提前离席,查清乐本来要陪着回去,但查玉州拦住了几个小辈,还特地拍了拍查清乐的肩膀。「你刚回国,借着这样的机会多认识些人,以后查家,还要交到你们手上。」

  「是,爷爷。」

  送走了查玉州,查清乐跟着二表哥查客醒又见了些商业上的伙伴,等溜回到郑子瑜身边,夜已经深了,政商界的实权人物都走得差不多了,留下一些富二代权二代,而那些明星艺人,也大部分留了下来。查清乐端着酒杯,一脸的海归精英相,蓝宝石般璀璨的眸子在到场的年轻男性身上扫射,很快就锁定了一个目标。「那个,靠着左边第三根柱子的那个,什么来头?」

  郑子瑜撇撇嘴:「你的审美真俗……那是个正当红的偶像小生,非常不新鲜,不知被包了几手了,在场的就有不少是他曾经的金主,你要是不嫌脏,我可以帮你安排。」查清乐丢给郑子瑜一个鄙视的眼神:「喂,你好歹也是留过学见过世面的人,怎么能说出这么封建迂腐的话呢?」「OK,你既然不在意,我这就去给你介绍——」

  「不急,我再看看……」查清乐拦住他,眼神继续在人群中穿梭,很快又发现了新的对象:「那个,穿墨绿色西装那个,看起来很气质嘛!」郑子瑜淡然道:「直的,富婆专供。不过你想玩也不是不行,后面的生意他也接,但是评价不高。」

  查清乐挑眉:「你试过?」

  郑子瑜理直气壮道:「我和你不一样,我只喜欢女人!」

  查清乐低笑起来,正想揶俞他几句,眼角瞄到不远处几个人走过,其中一个让他眼前一亮:「哎哎,那个漂亮!」不用具体描述身形衣着,实在是在那个小团体里,那个人太过显眼,不管是样貌还是气质,都明显高过其他人一头。郑子瑜自然知道查清乐看上的是谁,低声介绍道:「那人叫纪岚,天河影视新捧出来的,最近有个什么片子在上映,迷倒了不少小女生,虽然只是小公司的艺人,但为人冷傲得很,据我所知,不少人打他的主意却碰了钉子。」「高岭之花,我喜欢,就他了!」查清乐端起酒杯,率先走了过去。

  郑子瑜赶忙跟上,内心腹诽,还说不在意,结果还不是选了个看起来最干净的?

  见查清乐和郑子瑜走近,天河影视的经纪人立刻迎了上来,热情的寒暄:「郑先生你好,这位就是查三少爷吧,久仰久仰啊!」查清乐心不在焉的应付了两句,视线基本黏在纪岚身上,经纪人心领神会,立刻把纪岚拉了过来。

  「小纪,快向查三少问好,你刚刚不是还称赞三少气宇非凡,很想结识的吗?」

  纪岚一如传闻中的那么清高,无视经纪人的挤眉弄眼,淡淡的点了一下头:「三少爷,你好。」

  查清乐也不介意,笑着伸出手:「少爷什么的,听起来像古代人,你就叫我清乐吧!」

  「三少的名字好有意境啊!」然而回握的,却是另一只手。

  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双手握住查清乐的手,又揉又捏好不亲热:「才见春光生绮陌,已闻清乐动云韶……三少真是人如其名,一见就让人如沐春光呢!」查清乐的笑容僵在了脸上,这位大哥,你谁啊?!

  这男人二十五到三十岁之间,头发很短,身姿挺拔,相貌也不错,笑起来眉眼弯弯的,单独看也是个青松一般的俊朗青年,但站在艳若玫瑰的纪岚身边,就被比得像颗花椰菜了。「小江……你怎么了?」经纪人愣了一下,用疑惑的眼神看着男人,竟忘了介绍。

  于是冒出来的男人便自我介绍:「你好,我也是天河影视旗下的艺人,我叫江云韶,『已闻清乐动云韶』的那个『云韶』,和三少的名字正有呼应之意,这真是上天注定的缘分啊!」「呵呵。」良好的家教让查清乐没把「你什么身份啊敢和我呼应」这样的话说出口。

  查家孙子辈这一代行「客」字,大哥查客承,二哥查客醒,小弟查客诺,意为承担、清醒、守诺。只有查清乐与兄弟们不同,不是坊间传言的他母亲是异族,为查玉州不喜,而是他出生之时,查玉州尚未从丧子之痛中走出,捧着襁褓中的他,泪如雨下。「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最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他的名字,正是来源于这首宋诃《清平乐?村居》,取清乐二字,与其说是「已闻清乐动云韶」,不如说是「盖天之靳惜清乐」,惜清乐,由此可见,查玉州待他,比其他孙儿更加珍惜贵重。心中虽有不悦,查清乐到底也不会因为这种「马屁拍到马腿上」的事情和一个小演员计较,冷漠的抽回手,注意力依然集中在纪岚身上。郑子瑜不失时机的开口:「我这位表弟今天刚从美国回来,来这儿的路上,看到了纪先生主演电影海报,当时就赞不绝口呢!」查清乐点点头:「纪先生丰神俊朗,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纪岚还没回应,那个莫名其妙的江云韶又在一边插话:「三少说的是《后宫之血色皇权》吧,我也有幸参演了,而且也在海报上,你有注意到吗?一定没注意吧?最边上那个看不清脸的人就是我!」「……」查清乐简直为这个人的不知趣感到无语。

  「咳咳……」负责人看出查清乐脸色不好,拽了拽江云韶的袖子,陪着笑脸道:「刚刚听查老先生的意思,查三少爷要接掌查氏影业了?这样的话,以后就是同行了,我们天河影视正在筹备《血色皇权》的续集,三少要多多关照哦。」说完,捅了纪岚的后腰一下。纪岚勉强的笑了笑:「查三少感兴趣,是这部电影的荣幸,希望能有合作的几会。」

  「不知道是个怎样有趣的故事,如果纪先生今晚有时间,我在酒店顶层开了房间,备了上好的红酒,期待与纪先生彻夜长谈……」话说到儿,查清乐的暗示已经相当明显。纪岚诧异的瞪大眼,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年纪比自己还小的富少,竟然如此直接的提出那种要求,简直比那些中年富翁还色急。查清乐丝毫不在意面前一众人的无措,微微一笑,举起酒杯轻啄,等着纪岚的答复。

  不仅是天河影视那帮人怔住了,就连郑子瑜心底也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真想一棒子把这个小少爷敲晕了带走。这里不是美国的脱衣舞娘俱乐部,这里是查老太爷的寿宴现场,来的都是有身份的人,不管私底下怎么肮脏,表面功夫还是要做一做的,而且小少爷您想包养的还是男明星,就当是给被包的对象留面子,也得做的含蓄一点高雅一点吧?!在顶层开了房间邀人家「彻夜长谈」……这跟直接说「老子想干你屁股」有区别吗?

【会暖床!求包 养!+会暖床!求真爱! 万小迷】(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不提供【会暖床!求包 养!+会暖床!求真爱! 万小迷】txt下载,请自行百度云网盘搜索,本站小说涵盖bl文库,52书库,福书网,腐书,甜梦文库,甜梦书库,鲤鱼乡,耽美书网,书包bookbao,书本网。无弹窗,记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