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狼附身的羊 by 枫擒雨

时间: 2019-09-25 10:22:07

【被狼附身的羊 by 枫擒雨】

被狼附身的羊 by 枫擒雨

【简介】:【被狼附身的羊 by 枫擒雨】小说完整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马会三肖三码--简介: 他和她是双胞胎,因为出生的时候他踩着她脑袋先钻了出去,所以她就成了妹妹,也许是全世界最衰的妹妹 那年,他们6岁,他带着她爬上了小区里最高的那颗梧桐树抓知了。后来树枝断了,她摔了下来,摔在了地上,摔断了她的右手:他也摔了下来,摔在她身上,压断了她......小编在本文下方整理了一些好看的小说,希望您看完本文之后阅读下。以下小说《开荤+马会三肖三码 by 司马缸砸光》----内容简介: 穷书生打算包个小倌给自己开荤,结果 1 书生恢复些许意识的时候,发觉自个儿已经躺在了一张陌生的大床上。身下是大红大绿的锦被,屋内弥漫着似有似无的淡香。 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书生揉了揉胀痛的额角,在模糊的记忆片段里,他隐约想起先前是从陈进宅子里。。。。 《[HP]无限轮回 by 忘却的悠》----《(HP同人)无限轮回》作者:忘却的悠 【内容简介】 原着的教授在Look at me后,被拉到了一个叫穿越世界准备司的地方,据说这里是为了广大穿越者准备好他们要穿的平行世界先遣机构。 但是由于技术失误,他们所制造的平行世界都太不稳定了。所以请求教授去那些世界,扮。。。。 。

?  简介:

  他和她是双胞胎,因为出生的时候他踩着她脑袋先钻了出去,所以她就成了妹妹,也许是全世界最衰的妹妹——

  那年,他们6岁,他带着她爬上了小区里最高的那颗梧桐树抓知了。后来树枝断了,她摔了下来,摔在了地上,摔断了她的右手:他也摔了下来,摔在她身上,压断了她的左手。

  小学三年级,他得罪了个五年级的大块头。一天放学后,那个大块头把她叫到了学校后门,狠狠地揍了一顿。揍完后还得意地嘿嘿一笑:“别以为你小子带个假发,我就不认识你了!”

  上了中学,人们不再认错他们,也没人知道他们是兄妹。因为他耀眼得像太阳,而她平庸得像野草。可因为有次填资料时在家庭成员这栏里,她把他的名字填了进去,于是,天下第一NB王这个称号就伴随了她数年……

  而突然有一天,本是不起眼的她,却似变成了另一个人……

  像恶魔般的狼,如天使般的羊,当狼附身于羊,她周围的一切开始发生怎样的转变?

  原创-一般-近代现代-爱情 全文字数:303594字 595K

  第1章 附身

  黎星瞳打开房门回到家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的骨头都快散架了。在公车上被架了将近一个小时的她,即使现在双脚终于接触到了地面,也总觉得是踩在了棉花上。

  她像只猫似地蜷缩在沙发里。

  “看你,懒得像只猪似的!出去别说是我妹妹!”

  猛得抬起头,却并没有如所想的那般看见那个人。 以

  她自嘲地笑了笑,是啊,他又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呢?差点忘了,他已经去了美国……

  “星瞳,吃饭了!”

  “唉——”她叹了口气,不情愿地爬起,洗完手,走向了餐桌。

  这就是她的大学生活吗?

  好像跟以前也没什么区别。

  怪不得罗菲菲老说要带她去看看什么叫做大学生活。

  又想起昨晚还放了她鸽子,真不知道她要怎么对付自己。

  “以下是国际新闻:美国M州当地时间21日下午,发生了一起枪击事件……”

  客厅的电视机正在播着晚间新闻,黎爸盯着电视机,像是突然想起什么要紧事似的对黎妈道:“老婆,你有没有帮儿子买保险啊?”

  “你不是说买保险就像买彩票,输多赢少。赔本的钱不乱花么?”

  “……你这就不懂了,在某些地方中彩率会特别大……”

  黎星瞳扒了口饭,漫不经心道:“就老哥这样的人跑到外面,就算爆发生化危机,他也没事……”

  黎爸拿起一份报纸白了她一眼:“叫你好好读书,你不听。看看你哥,拿到全额奖学金去美国读书,给你老爸我省了多少钱。明明是双胞胎,怎么差别就这么大呢?就拿小学时候来说吧……”

  黎星瞳立刻打断了他接下去的长篇大论:“啊,这盘肉丸真好吃,不愧是老妈的手艺啊。爸,你怎么不吃呢?”

  黎爸没好气地看了看她,再看了看那盆菜,咽了咽口水:“嗯……我吃过了。”

  “那我就不客气咯。”黎星瞳庆幸他没有再说下去。

  黎祺敞,她的双胞胎哥哥,从小就是她的克星。

  也许在所有人的眼里,他是个百年难得一见的优等生,而在她的眼里,只要他在她身边一天,她倒霉的日子就不会结束。

  那年,他们6岁,他带着她爬上了小区里最高的那棵梧桐树抓知了。后来树枝断了,她摔了下来,摔在了地上,摔断了她的右手:他也摔了下来,摔在她身上,压断了她的左手。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小学三年级,他得罪了个五年级的大块头。一天放学后,那个大块头把她叫到了学校后门,狠狠地揍了一顿。揍完后还得意地嘿嘿一笑:“别以为你小子带个假发,我就不认识你了!”

  后来上了初中,人们不再因为外貌而认错他们。因为他越来越耀眼,不仅成绩优异、体育全能、人也长得越来越美型;而她成绩一般,发育得似乎也不怎么好,还架了一副高度近视的眼镜,走在人群里实在是不起眼。可是有一次,她因为填资料时在家庭成员这栏里,她把他的名字填了进去,于是,天下第一NB王这个称号就伴随了她整个初中。

  到了高中,他们终于念了不同的学校。当她以为自己安全了的时候,却因为有一次他突发奇想到她的学校来接她放学。于是她在高中生涯里,被全校女生孤立了三年……

  唉……往事不堪回首啊。

  有时候她一直在想,也许他离开这里对她来说是一件好事,会是她倒霉人生转折的标志。

  可是……

  她一边想着,一边把盘里最后一个肉丸夹到了嘴里。嚼了嚼,咽下了肚。

  “咦,你都吃光啦!太好了,都放了一个星期了,我正愁吃不掉呢!”黎妈喜不自禁地收了桌上的盘子。

  黎星瞳拿着筷子的手颤抖着,瞪了她老爸一眼。黎爸则把头深深地埋进了报纸里。

  “TOTO——!!”

  楼下,洪亮的女高音响起。

  “糟了!”黎星瞳连忙放下了碗筷,披上外套,“我要出去了,不吃了……”

  “早点回来啊!”厨房里的黎妈往外探了探。

  “黎星瞳——你给我下来!”

  哔——

  楼下几部私家车响起了警报。

  黎爸看着她急匆匆的背影,揉了揉耳朵:“叫你朋友下次不要这么叫你行不行?”

  她苦笑笑,飞速地冲出门口,把黎爸的抱怨声关在了屋内。

  *******

  墙上挂钟的分针刚刚定格在晚上八点,顿时房里四个闹钟开始运作起来。季晨昊不耐地皱皱眉,翻了个身,又昏昏睡去。又过了五分钟,两部手机的铃声也开始折腾起了他的听觉,半晌,他终于勉强地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看到的却是这样一个场景——

  一个穿着睡衣的男人半靠在他的枕边,霸占了他一半的被子,纤长干净的手指捧着一本厚厚的法律书,正笑眯眯地看着他。

  季晨昊再次闭上眼:“你怎么在这里?”

  时年淞翻了一页书,漫不经心道:“我房里的暖气坏了。”

  “我是说,你为什么在我被窝里?”

  “因为你的被窝比较暖和。”

  季晨昊叹了口气,终于从床上爬了起来。

  “过会儿打电话叫人来修一下。”

  时年淞抱歉地笑笑:“你要去酒吧了?”

  “嗯。”

  他看着季晨昊手腕上厚厚的绷带:“你的伤还没好吧?不跟老板请个假吗?”

  “今天是第一天上班。”

  季晨昊迅速地穿整完毕,看了眼墙上的钟,很好,才八点十分,他还有二十分钟的时间可以让他从公寓赶到酒吧,绰绰有余。看样子明天可以把闹钟再往后调十分钟。

  “我会看好家的,你去吧。”

  季晨昊斜了他一眼,冷冷道:“不许带奇怪的男人回来。”

  时年淞摊了摊手,一脸无辜的表情。

  叮铃——

  就在季晨昊走到门口的同时,门铃响了。他无奈地打开门。

  “嗨,阿昊。”门外,是带着大包小包,一脸谄媚笑的花启申。

  砰——

  门再次被关上。

  于是,外面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捶门声和哀嚎声。

  “阿昊,兄弟一场,你不会这么绝情吧!难道你要看我流落街头吗?这么冷的天,你忍心看我冻死在路边吗?你连那个变态都收留了,你怎么可以把我拒之门外呢?这太没天理了!太没人性了!太没……”

  季晨昊揉了揉脑袋开了门:“我这里只有两间房。”

  “我不介意和那变态睡一间的。”花启申说着就拿起大包小包往里冲。

  “我介意。”时年淞不知什么时候拖着拖鞋从房里踱了出来,挡住了他的去路,“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那……我睡客厅总行了吧!”花启申跺了跺脚,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季晨昊想了一会儿:“房租一分也不能少。”

  花启申咬了咬牙,看看正看好戏的时年淞,终于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妥协道:“知道了!知道了!”

  时年淞懒洋洋地坐在沙发上,将手里的书合起:“好了,说吧。怎么了?放着好好的花氏集团的大少爷不做,来这里跟我们挤破公寓?”

  “还不是妃悦她……”花启申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你别说我,你也比我好不到哪里去,大医院院长的儿子,为了不念医科,还搞到跟家里决裂。”

  “别拿我跟你比。”时年淞看向季晨昊,“要我说,你真不应该留下这个花花公子,到时候把这里搞得乌烟瘴气。”

  “你好意思说我,我总比你好,至少我的性取向是正常的……”

  季晨昊关上门,屋里两个人还在争论不休。他不禁觉得有点头疼,想必他以后的日子将不再安宁了。

  看了看手表,被那花启申这么一搅和,离八点半只剩十分钟了。看样子再不快点就要迟到了。

  *******

  “TOTO,你没事吧。”罗菲菲担心地看着一脸痛苦状的黎星瞳。

  “一定是……那盆肉丸子……”黎星瞳捂着咕噜咕噜的肚子,哀怨地想着。

  “唉,本来以为可以逛街的,没想到搞到后面是陪你到处找厕所。”

  “我也……没想到……厕所竟然这么难找。早知道这么倒霉就乖乖地呆在家里了。”

  “你真是没趣。你现在已经不是一到放学时间就准时回家、两点一线的中学生了好不好。我们应该要有不一样的生活。夜晚,是一天的开始。”罗菲菲一脸陶醉地望着五光十色的霓虹灯。

  “可是你以前不是一放学就到我家来复习功课的吗?每天也是两点一线,一点是学校,一点是我家。”

  “因为那时候你哥在嘛。”罗菲菲撇撇嘴。

  “就知道……”

  “唉……可惜他现在远在大洋彼岸。”

  “一想到这个我心情就好,好得肚子都不痛了。”

  “你真是冷血。”

  “是你太热情了吧。我哥登机的那天,你哭得比我家任何一个人都伤心,外人还以为他是你哥,而不是我哥……”黎星瞳笑道。

  “要是我有这样的哥哥那真是幸福死了。”罗菲菲一边说着一边上下打量起黎星瞳来,“话说回来,任何一个不知情的人都不会以为你们两个是亲兄妹的。”

  黎星瞳推了推她的“啤酒瓶底”,理了理额前乱糟糟的刘海,不满地嘟囔着:“反正啊,有他在,我倒霉的日子就不会结束……”

  罗菲菲看着她:“一说起你哥你精神就好了,肚子也不疼了。”

  “你为什么还要提。”黎星瞳又恢复了一脸痛苦。

  罗菲菲四下张望着:“有了!”

  “厕所?”

  “不,是药店。我先去帮你买些药。这叫从根本入手。”

  “知道了,你快去吧。我就在这里等你。快去快回啊!”

  然而等待,永远是一件漫长的事情,除非在等待的时候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

  “阿少,那个女的我见过。”

  “哪个?”

  “戴眼镜的那个女的。”

  “那又怎么样。”

  “她是黎祺敞的妹妹。”

  “黎祺敞的妹妹?不可能吧。”

  “我发誓。”

  “怎么看也……”

  “真的。”

  “真的?”

  “反正我们最近找不到黎祺敞那小子,不如……”

  “嗯,那去问问吧。”

  一行人大摇大摆地向黎星瞳走去。

  最近这些小流氓真是越来越嚣张了啊,非法聚集不说,还非法聚集闯红灯。

  黎星瞳摇摇头,又看向其它的地方。

  “喂,你。”

  咦?是不是有人要倒霉了?

  “就是你!”

  谁啊?这么倒霉?黎星瞳四下看看。没人。

  “不用看了,就是你。”

  “我??”黎星瞳很无辜地指着自己。

  那个喊话的人很不耐烦地点了点头,站到了她的面前。

  于是,黎星瞳终于认出了站在自己眼前的这个人。其实,是认出了那人染了金黄色的刘海。

  那是她老哥的死对头之一,“黄金金刘海”邵翼。

  天啊,真是冤家路窄。还是先溜为妙。

  “你是黎祺敞的妹妹?”“黄金刘海”拦住了她的去路。

  黎星瞳连忙摇头。

  “看着也不像,你走吧。”

  不等他说第二遍,黎星瞳立刻转身就溜。

  “黎星瞳——”

  谁叫我?黎星瞳莫名地转过头,却看到黄金刘海身边一人对她露出幸灾乐祸的笑。

  “看吧,阿少,我就说是她吧。”

  “你敢骗我!”黄金刘海一个跨步拽住她的胳膊,“我最讨厌别人骗我。快说,黎祺敞躲到哪里去了?!”

  “他……他去美国了!”

  “什么!他打不过我,所以躲到美国去了吗?!”黄金刘海更加气愤了!

  “怎么可能。”黎星瞳想到平时黄金刘海被她老哥踩在脚下的滑稽样子,“好像是你每次都输给……他……吧……”

  话到一半,黎星瞳猛然发现自己真的很不会说话……

  *******

  季晨昊看了看手表。很好,还有三分钟,应该赶得上。

  他已经可以看到酒吧门口高高的招牌。

  而与此同时,一群吵杂的身影也映入他的眼帘。

  几个小混混指手画脚地似乎是围着什么人,季晨昊皱了皱眉,继续往酒吧走去。

  “救、救命啊!”

  季晨昊停住脚步,没想到竟然是个女人。

  人群里的黎星瞳实在是狼狈极了,灰不拉叽的外套被一双大手粗暴地紧紧揪住,头发乱糟糟的,架着的一副啤酒瓶般厚的眼镜也歪了,而那镜片下,隐约可见她惊恐不安的眼神,那眼神,却让季晨昊无法视而不见。

  他叹了口气,为什么他今天尽碰上一些麻烦的人物。

  转身,走到其中一个人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喂,你们难道连女人都要打么?”

  黎星瞳看着黄金刘海定格住了挥向自己的拳头,一脸不可置信地转过身去。

  “季……晨昊?!”

  季晨昊冷冷地看着他。

  “真的是你!”黄金刘海将黎星瞳撇在一边。

  “阿少,真的是他。”

  “我终于找到你了!不对,应该说你终于被我逮到了!”

  “你又是谁。”季晨昊的声音不带一点温度。

  “你!你这混蛋!”他激动地泪流满面,“你竟然不记得我了!”

  黎星瞳看得傻了眼。

  他……哭了。

  “当年你竟然敢骗我!我最讨厌别人骗我!”黄金刘海激动地向他挥舞着拳头。

  “白痴。”

  “你知不知道,那时候我为了你、为了你……”

  黎星瞳好奇地探上前去,拍拍一人的肩,问道:“老兄,这是什么情况啊?”

【被狼附身的羊 by 枫擒雨】(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不提供【被狼附身的羊 by 枫擒雨】txt下载,请自行百度云网盘搜索,本站小说涵盖bl文库,52书库,福书网,腐书,甜梦文库,甜梦书库,鲤鱼乡,耽美书网,书包bookbao,书本网。无弹窗,记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