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的调教 by 少爷我心很烦

时间: 2019-09-25 12:22:09

【青年的调教 by 少爷我心很烦】

青年的调教 by 少爷我心很烦

【简介】:【青年的调教 by 少爷我心很烦】小说完整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马会三肖三码--青年的调教_少爷我心很烦【完结】 第1章 充盈 早上,他又来了。 对于你昨天的逃跑,我也不想计较太多。毕竟,每天都是一个好的开始,以前的事就算了,今天我们玩些新花样怎么样? 他注意到了我听到这句话之后细微的一次抖动,很满意他自己达到的威慑效果,嘴角露出一丝......小编在本文下方整理了一些好看的小说,希望您看完本文之后阅读下。以下小说《调教救世主爹[HP同人] by 雾矢翊》----《(HP同人)调教救世主爹》作者:雾矢翊【完结】 文案 阿利安娜?格林德沃!麦格教授拿着羊皮纸喊。 彭的一声,霍格沃茨礼堂中所有的人吃惊的看到他们的校长邓不利多教授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看着那个拥有阿利安娜的名字,偏偏要冠上格林德沃姓氏,安静沉稳得不像孩子。。。。 《[综武侠]少爷和盗帅 by 顾青词》----[综武侠]少爷和盗帅 作者:顾青词 文案 出身于京城第一叶的叶家,贵族中的贵族,豪门中的豪门的小少爷叶长笙,为了躲避即将到来的夺嫡争储之战而流落江湖。一只身娇体软易推倒的金凤凰蛋子就吧唧一声掉进了江湖的泥潭里,开始了他神奇的江湖生活。 楚留香是个浪子,他。。。。 。

  青年的调教_少爷我心很烦【完结】

  第1章 充盈

  早上,他又来了。

  “对于你昨天的逃跑,我也不想计较太多。毕竟,每天都是一个好的开始,以前的事就算了,今天我们玩些新花样怎么样?”

  他注意到了我听到这句话之后细微的一次抖动,很满意他自己达到的威慑效果,嘴角露出一丝邪恶的微笑。谁都知道新花样意味着更加残酷的折磨。

  他打开房间角落的一个大箱子,里面全是他调教用的道具,这个箱子给我的感觉就和他的人一样恐怖。他先选出了一个输液的袋子,里面装满了透明的液体,袋子的底部连接有一个细长的塑料导管。他拿这那东西走到我面前,用一只手扶起我的阳物,另一只手拿起塑料导管的前端开始往铃口里插。疼痛使我不安地扭动起来,但是全身被固定地结结实实,再怎么扭动,身体也摆脱不了他的控制。

  管子一点一点地沿着尿道往前延伸,过程很慢,随着管子的深入,摩擦也带给我越来越大的痛苦。身体开始轻微地颤抖。

  “好,到了尿道扩约肌了。”他预测了一下进入的管子长度。

  “唔——”痛,但是口枷使我根本说不出话来。

  “接下来要穿过尿道括约肌了,你应该放松放松,做出排尿的动作,将括约肌处的出口打开。否则,我硬穿过去,你的括约肌受伤我可不管。给你五秒钟时间,快放松!”

  当然我不愿意合作,但我也不想我的身体受到实质性的伤害,虽然膀胱里此时没有尿液,此时也不得不找到排尿的感觉。

  他同时也感觉到了塑料管前进阻力的减小,“很好。”他微笑着将小管继续往前插,之后的过程更加痛苦,体内的异物感越来越强烈,当我疼痛得就要晕过去时,一阵剧痛将我的意识拉了回来。

  “好了,到底了,已经进入膀胱了。”他又往里深入了一段,直到膀胱壁。

  痛!

  “接下来,该给你的小弟弟喝点饮料了。”他嘴角往上翘。

  喝饮料?什么意识思?难道……天哪!停止。求你不要。惊恐的我开始不断的扭动着。但反抗是无力的。

  他开始用力挤压袋子,液体开始进入我的体内。液体冰凉的感觉十分不好受。但随着液体进入得越来越多,不好受的就不仅是冰凉而已了。体内越来越胀,越来越难受,感觉就要爆裂开来,可是他仍然速度不改地继续着。

  “唔——”要爆了,膀胱要坏掉了,快停下来。我已经无法顾及其它,奋力地挣扎着。

  “这些都是进口的甘油,调教品中的上等,你知道有多少人预约半年才能拿到几毫升么?而且价值连城,现在喂你喝你还不乐意?”他终于挤压完了那一袋,他从塑料管那头将袋子拆下,又重新连接上一满袋。

  什么!还要灌!我睁大了惊恐的眼睛。

  “作为刚才你挣扎的惩罚,再给你灌上一袋,如果你这次乖乖的,那就不会再有第三袋了。”他又开始挤压。

  天哪,第二袋进去我会死的,现在我哪敢再乱动,他简直是恶魔。

  刚才就已经到达极限了,现在我的膀胱早已超出极限,不知何时,身上早已满布汗珠。

  “恩,好孩子,就好了。”终于停了下来,“膀胱的正常蓄尿量是两百到三百毫升,刚才的甘油袋,一袋就有六百毫升,你的膀胱现在装有一千二百毫升的甘油还毫发未损,看来你膀胱壁的弹性很好嘛。”说着他拍拍我腹部的肌肉,又带给我无尽的痛苦。

  他拆掉甘油袋,用剪子剪去塑料管露在铃口外多余的部分,只露出一个小头,然后套上了一个金属装置,上面还有一些电子零件。“从今天起,你的膀胱受我控制,我什么时候高兴了,就会赏你一次排尿的机会,但是流速是多少,排出多少毫升得完全由我决定,你应该也注意到了,你的括约肌现在由于被小管穿过,一直处于舒张状态,所以你自己是控制不了排尿的,你以后的排尿完全由小管的出口开合来决定,流速我可以通过调节这个金属孔径大小来控制。”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但我此时根本听不进去他的话,我所有的注意力都被我饱胀的腹部吸引了过去,如此急迫的排泄欲望确得不到满足,高高鼓起的腹部传来的憋胀感带给我强烈的折磨,膀胱已经完全超负荷了,从现在开始的每一秒钟,对我来说都是比死还可怕的刑罚。

  他走进我,用手温柔地抚摩着我的腹部,本来就十分成型的肌肉,此时显得更加有质感。“你知道吗?丰满的你,似乎更加可爱呢。”

  他又用手擦拭我额上的汗珠,“看你这么痛苦,其实这也不是我的本意。你为什么就不能老老实实地听话呢?”他叹了口气,随即温柔的眼神马上被严厉所代替,“接下来的节目里,如果你表现好的话,我就让你撒尿十毫升。”

  天哪,还有接下来的“节目”,我怀疑我今天能否活着度过他的责罚。

  他拿出一个体积巨大的注射器,注射口和健壮男人的手臂差不多粗,之后的针筒简直是两倍手臂的粗度。

  “你身上的洞,应该全部由我来控制,现在控制了身前的一个,那么接下来是身后的。”他让我将肛门放松,然后将粗大的注射器插了进去,开始慢慢地推入。

  “……”我痛苦极了,但不敢支声。

  “现在听话多了嘛。”他拍打着我的屁股,不一会,一针筒的甘油就全下去了。

  “憋住了,你漏出多少,我就会再分别注入十倍体积的甘油到你的膀胱和肠道。”说完他抽出针筒,我马上使劲憋住。他又抽了一筒甘油。难道还要?果然不出所料。当第三筒全部下肚了之后,我实在受不了了。

  “呜——”我哼出了声。

  “怎么?这就受不了了?看来以前的调教还真是白费了。”他露出了气急败坏的表情。我心底一沈,完了。他果然开始继续注射,当注射到第七针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肠道已经扩充到就要暴烈了,他退出针筒的一刹那,我肯定会喷出来。虽说现在肠道内已经没有一点污物了,他是个很爱干净的人,刚开始灌肠时他每次都很生气,后来只提供流质食物,现在已经不排便了。但甘油令我有急切地拉肚子的感觉。如果这下喷出来,膀胱又要受更大的罪了。

  他在抽出针筒时,迅速用一个金蛋给堵上了。“看你肛门内的直肠壁上已充满了血丝,想必到最大限度了。怎么样?对自己的容量感到吃惊么?足足灌下去三升了呢?不过,我对你有信心,你一定还未发挥出你最大的能力,所以,我还有一些礼物要送给你。”

  什么?还有?他还没玩够?

  他又掏出三个金蛋,一个比一个大,开始往我肛门里塞,我感觉肠道里的甘油都有一部分被挤进胃里去了,有种想呕吐的感觉。天哪,不要再塞了,呕吐的感觉还能忍受,关键是肚子里翻江倒海的感觉和肛门直肠处被强烈扩张的感觉比什么都难受。他将三个金蛋全部都塞进去之后,看看表,“已经七点了啊,不知不觉磨蹭了快一个小时了。”

  但在我看来,这次折磨比一辈子还长久。

  “好了,再套上这个贞操带就完事了。”他套出了一个金属制的类似于内裤的东西。“为了防止你将那些金蛋和甘油排泄出来,穿上这个。”他打开那个金属内裤,天哪,后面内部是一个巨大的金属阳巨,和金属内裤连为一体。他使劲的将阳巨塞进我早已饱和的直肠,然后将我铃口的金属管头插入内裤前内部的一个小插口,然后将内裤在腰侧合上。“如果我允许你尿尿,那么尿液就可以通过金属头进入内裤里面的通路,从你身后的阳巨口里喷出,进入你的直肠,帮你缓解一下膀胱压力。怎么样?这样的设计挺好吧?”

  我顿时吓傻了,那肠道怎么办?岂不是永远得不到排泄?

  “还有我忘了说了,这个金属内裤由我的手机控制,必须输入密码才能打开。还有,你体内的塑料管以及金属头,金蛋和假阳巨都含有震动动能,都由我的手机控制,金属头的开关与闭和以及开口大小也全部由它控制。”说完他拿出手机按了几个纽。我感觉身体中的金蛋开始疯狂地震动,强烈地刺激着我的G点。不知不觉,口水顺着脸胛流到了胸部,巨大的口枷使我连口水都无法吞咽。

  他忽然解开我全身的束缚,拿开了口枷。

  “现在我给你身体一定的自由,反正你如果再逃跑,只有死路一条。”他晃了晃手机,“你也别想来偷这手机,控制程序需要密码才能打开,至于控制装置,我还有好几十个手机和计算机里有备份呢。”

  我的心思完全被他看穿了。再说我现在虚弱得动弹不了,哪有能力抢他的手机。

  膀胱,肠道,肛门,全都像火烧一样。意识渐渐离我而去。

  忽然,一件体恤扔到我脸上。“快穿上,马上要带你去见一个人。”

  第2章 束缚

  司机

  董事长在七点半的时候准时出来了,身后跟着那个昨天被抓回来的那家伙。我在他走到车门旁时,替他打开车门,必恭必敬地做了个请上车的姿势。身为NT跨国集团董事长的专职司机,已经五年了,报酬说是丰厚一点都不夸张。但是丰厚的报酬一定会同时伴随着风险,这一点通过我这几年的工作经验,体会深刻。例如现在这座岛屿,作为董事长的私人别墅,暗地里监禁着董事长的很多性奴,用以满足他那同性的性取向。这点我们下人是绝对无法多嘴的,否则不但工作做不长,恐怕性命也难保。

  那家伙,董事长居然连手铐都没给他带上就带他外出?简直太危险了。对方可是专业的间谍啊。此时我才有机会清晰地看到那家伙的长相。飘逸的黑发,冷酷的视线,坚毅的脸庞,无论哪一样都足以吸引住众人的目光,更何况这些优点都集中在同一个人身上。难怪董事长得知他逃跑之后那么生气,几乎出动了岛上的所有人力去搜索。

  但此时那家伙的走路姿势实在奇怪,一手扶着路边的护栏,一手捂着自己的腹部,半屈着身子,两腿哆嗦不已。走路时大腿一直幷幷拢着,只靠小腿迈步。一定是被董事长给打伤了,还可能是严重的内伤。他额头上布满汗珠,其实身上也早已大汗淋漓了,将他身上唯一的一件体恤完全弄湿了,呈现出透明状。透过衣服,可以清晰地看到他那结实的胸肌。由于体恤过长,盖过了他的短裤。但透过半透明的体恤看,隐隐约约觉得那又不像短裤,比较类似于丁字裤,还带有金属的质感。他每走一步,都要停下来大口大口地喘气,双眉紧锁着,嘴边还残留着未吞尽的唾液。我发现自己的下体有些微热了,情不自禁地吞了几口唾沫。

  “魏恩,怎么了?对着我的宠物发什么呆?”董事长看出了我的失态,但他的语气幷不是责备,而是一种调侃,“那家伙走得也太慢了,你去把他弄上车来。”如果是责备,表情应该会比此时可怕得多,可能自己的宠物得到别人的欣赏,主人也会快乐吧。

  “遵命,仲迪。”董事长喜欢任何人直呼他的名字。他总是说,不直呼对方姓名,反而是对对方的不尊重。NT跨国集团位于上海的总部,董事长每个月才去四五天,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岛上办公,但是他仍然将集团中每个员工的名字记得清清楚楚,他每次向属下员工打招呼的时候,总会令对方惊讶,感觉到自己受到企业的重视。当然,那个总部的门面是董事长事业光明的一面,那里的人,大部分都会认为董事长是个事业成功且关注于公益事业的人吧。至于在黑道上的走动,交易完全在这座岛上进行。有时,董事长也直接去外地解决一些棘手的事情,一般来说,总免不了枪战和火并,有时也会有暗杀。无论白道黑道,盯着董事长的人决不在少数。那个时候我就得为我的性命担忧了,不过丰厚的报酬使我一直坚持着这份工作,到了对NT集团的内幕有了基本了解的现在,反正想脱身肯定也只是个幻想了。

  我向那家伙走去,将他拉上车后座,他的手是冰凉的,可能太突然了,他来不及保持平衡,倒在了董事长的肩上。我帮忙关上车门,坐到驾驶座上,向着昨天预定好的目的地——岛上的一座仿欧式教堂的宏伟建筑,如今被董事长当作接待大厅——出发。

  一边开车,一边通过后视镜看着车后的那家伙。那家伙好象是叫做伽韦吧,是不是真名不清楚。看他的外貌,大概二十七八了吧,和我们董事长的年龄差不多。一周之前被抓到的,一直被关在地下室。之前他一直作为S国的间谍隐藏在NT内部,主要目的是窃取NT暗黑交易的有关情报,本来他是无屑可击的,但是S国的间谍不止他一个,另外一个露出了马脚,跟着将他给出卖了。

  “肚子越来越鼓了呢。”董事长开始抚摸伽韦的腹部。

  “呃——”幷没有太多的反抗,伽韦的身体看来极度的虚弱,一上车来就保持一动不动的姿势,看他的样子好似大气都不敢出。小汽车的每一次晃动,他都会露出痛苦的表情。我也大概推测出董事长给他的宠物采取的惩罚了。想到这里,下体更加地悸动,我舔舔干燥的嘴唇,看着车前的路分散了一下注意力,但马上又被后视镜给吸引了。

  “你体内东西的分量,差不多与一个婴儿相当呢。怀胎九月的幸福与痛苦,你现在应该是深有体会了吧。如果我们有了孩子,会不会也是这么大呢?”说着爱抚的话语,但董事长的眼神露出的完全是戏弄的眼神,“韦,为了你的主人我,你就好好忍耐和享受吧。”

  董事长在车后与他的宠物开始了调情。伽韦虽身体上不做任何反抗,但他的眼睛,明显是愤怒和苛责的目光,也许还有几分被人戏弄的羞辱。要此人从内心屈服,还早着呢。当然,董事长也不是好惹的,之前经他调教的青年可不少,待他玩腻了,再转手卖到各个夜总会,可听话着呢。

  “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是我按摩得不够用力吗?”董事长蔑视着身边那一具奄奄一息却又宁死不从的躯体,“那么,给你体内来一点震动怎么样?刚才在屋里的那次最低挡的震动你一定很不过瘾吧。”董事长掏出了手机,按了几个键。

  “啊——呜——”伽韦的呻吟声马上变大了,“不要,啊——,快停止。”

  “注意你说话的用词,想停,求我吧。如果你求我,说不定我会停止。”

  伽韦听到这句话之后,又沉默了,他在咬紧牙关反抗,但收效甚微。我隐隐约约听到电动机的声音。伽韦大口地喘息着,身体又开始不住地颤抖。我感觉自己好像勃起了,裤裆处有一点点湿润。

  “你这个样子很银荡呢。瞧,我的司机都受不了你的挑逗了。”董事长又一次发觉了我的失态,头转向我,“魏恩,开你的车!”这次我不敢再走神了,专心开起车来,半小时后,到达了目的地。董事长这才停下震荡器,下了车,怒视着伽韦,“好好跟上了,如果你不想再受折磨的话,反正在我的岛上,你别想逃得出去。”

  董事长又转身对我说:“魏恩,你也知道,今天是和黑道上最大的钻石经营商谈谈帮他们洗黑钱的这比交易的,顺便看看帮我的宠物订做的那些首饰是否做好了,带宠物来,是为了给他测测尺寸。虽说我的地盘相对安全,但你也帮我注意着点,也许他们带来的人有内线也说不定,另外,周围我也安插了四拨人埋伏。”

  “遵命,仲迪。”我鞠躬。

  之后的时间就很无聊了,我一直在车里等待。不禁又想起伽韦,也难怪董事长如此生气,抓住他之后,用尽了办法,也无法得知他究竟将那份他整理的关于NT企业的内务资料转移到哪去了。于是董事长决定亲自严刑拷问,但自从看到他第一眼,董事长就将他带回了这座岛屿,决定将他作为宠物来驯养。可能他的长相和气质,对于董事长是一种难以抗拒的吸引吧,导致董事长产生了极度的控制欲。其实,董事长的外貌也是那种帅气的,走在大街上,不知吸引多少女生的眼光。但董事长和伽韦的帅气不同,董事长更加冷酷,更加显示出控制力。

  谈判持续了将近两个小时。众人出来了。一切顺利,我又开车将董事长和他的宠物送回别墅。

  宠物

  早上的那次出行,对于我简直是一次地狱般的折磨。现在我的每一步,每一次呼吸,都使我的膀胱和肠道产生难以名状的苦痛。其它的严刑拷打我都不在乎,可这种痛苦我连一秒种都不想再忍受,肠道里的液体在翻江蹈海,想拉肚子却被直肠中那个巨大的震动器堵住通道,膀胱里的液体也超过了极限,可撒尿的通道也被那个恶魔完全控制了。早上那个谈判,在去的路上他居然又用起了振荡器,之后的谈判我几乎是在半昏迷之下度过的。醒来之后就又回到了别墅,连自己是怎么回来的都不知道。身上的体恤又被脱掉了。

【青年的调教 by 少爷我心很烦】(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不提供【青年的调教 by 少爷我心很烦】txt下载,请自行百度云网盘搜索,本站小说涵盖bl文库,52书库,福书网,腐书,甜梦文库,甜梦书库,鲤鱼乡,耽美书网,书包bookbao,书本网。无弹窗,记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