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无戏言 by 盏茶

时间: 2019-09-25 15:22:12

【军无戏言 by 盏茶】

军无戏言 by 盏茶

【简介】:【军无戏言 by 盏茶】小说完整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马会三肖三码--《军无戏言》作者:盏茶【完结】 ☆、Chapter 1. 当他沉入她身体的那一刻,她于极致的痛苦与快乐之间不可抑制地颤抖。 难以形容的巨大快感近乎歇斯底里地将交缠在一起的两个人紧紧包围。 不甚清晰的头脑顿时更显混沌。 疯了。她想,这一刻,他们都疯了。 铺天盖地而来......小编在本文下方整理了一些好看的小说,希望您看完本文之后阅读下。以下小说《网游戏言+马会三肖三码 by 白菜仔》----网游戏言+马会三肖三码 by 白菜仔 马会三肖三码1 第一章 陈泽跟唐心榆基本可以算是青梅竹马,非常多年的邻居,一样都是大四的学生,目前准备毕业论文中,加上经济不景气,说白了就是社会待业青年,闲赋在家。 偶有一日,陈泽突然想玩网游,就拉上唐心榆一起了。 他们选择是目前正在公测。。。。 《无尽之烬[黑执事塞夏同人] by 枭枭戏言(上)》----文案 本文承接黑执事TV第三季马戏团篇。 夏尔凡多姆海伍继续着女王交代的棘手任务,塞巴斯蒂安一直恪守契约和美学扮演完美执事的角色。污浊的社会,贪婪的人类,阴暗的交易,一步一步走向黑暗深处的夏尔知道了更多的真相,仇人?契约?女王?灵魂?如果已经用未来做了。。。。 。

《军无戏言》作者:盏茶【完结】

  ☆、Chapter 1.

  当他沉入她身体的那一刻,她于极致的痛苦与快乐之间不可抑制地颤抖。

  难以形容的巨大快感近乎歇斯底里地将交缠在一起的两个人紧紧包围。

  不甚清晰的头脑顿时更显混沌。

  疯了。她想,这一刻,他们都疯了。

  铺天盖地而来的,除了那人周身散发出的海洋气息还有他霸道强势的唇舌。

  唇齿纠葛,这个过于激烈的吻使得二人的气息都急促起来。

  他的唇凉薄而锋利,辗转厮磨间,竟是要将她的骨血都一并狠狠啃噬掉一般。

  他修长的手指是最有力的武器,分分寸寸,微凉的指尖带着欲*望的色彩好似摩挲着一般轻轻掠过她的肌肤,那么轻易的就撇下了致命的毒,食指微弯,缓缓一带便引来她喉底传来的低抑的喘息。

  她的长腿盘在他精瘦却劲修的腰间,此刻正因为那人毫不留情地冲撞顶弄而抑制不住地无力颤抖。

  激烈而带着狠绝意味的性*爱,如同潮水一般的快感汹涌而至,几乎要将那二人湮没。

  然而他们却无暇思考,仅剩的理智也因为彼此带来的致命欢愉而烟消云散。

  “不够……”他的嗓音微微有些喑哑,黑暗之中,他靠近身下那人的面庞,尾音里勾着一抹低沉动听的强迫意味:“远远不够……”

  说着,律动的节奏再度失控。

  她的声音因为他骤然加快的攻势而被撞击得支离破碎,从来没有过的巨大快感让她纤长的十指早已控制不住地抓紧了身下的床单。

  眼前蓦地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温凉的液体自眼角滑落,她已分不清那是自他额角滴落的晶亮的汗抑或是她自己因为没能抑制住而落下的薄凉的泪。

  她已经听不到自己那破口而出的愈渐高亢的夹杂着痛苦与愉悦的喘息与呻吟。依旧能够真切体会到的只剩遍布周身的热潮与身下依旧激烈的涌动。

  在双双攀升到最高点的那一瞬间,早已忘了现实的她的脑海中只剩下一个最直观也是最贴切的词语——

  过瘾。

  那是她从未体会过的,近乎灭顶的极致欢愉。

  ……

  疯狂而混乱的一夜。

  晨曦微现,她于一阵分筋错骨般的酸痛倦乏中缓缓抬眼。

  身旁是他俊美无暇的睡颜。

  深邃的眼窝,让你在与之对视的时候止不住地为它黑曜石一样的色泽而心惊。

  削直的鼻梁,叫你在跟他接吻的同时阻抑不了的被那样的挺拔硌得生疼。

  锋利而笔直的俊眉,连带着每一根长睫都那么分明。

  望着这样的面容,她的心底蓦然升腾起一种纷乱而复杂的情感。

  最熟悉也最陌生。

  而自己终究是与他突破了那最后一道防线。

  她几欲抬腿就走,从此与之再无往来。

  然而脑海中瞬间涌起的是浮光掠影一般数也数不清的记忆片段。

  到底还是,舍不得。

  她忍着浑身的酸痛不适将自己散落满地的衣服一件一件拾起然后穿好。

  每每系好一个扣子,她就将昨夜的记忆抹去一些。

  待到衣容完全整齐后,她静静迈开步子推门而出。

  自始至终,没有再回首看他一眼。

  驱车去了海边,她环抱着双臂坐下。

  吹冷风。

  微卷的墨色长发随风扬起,发丝缭绕,耳际眉眼间都有轻微的痒意。

  不出所料,身旁的手机在一片静谧之中发出略显刺耳的声响。

  望着那熟悉的号码,她深吸一口气,抬手摁下通话键。

  “听好”她微微一咬下唇率先开了口,素来明媚的嗓音此刻带着十足的清冷:“昨晚什么都没发生。什么都没有发生。”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他不语,只静静地持着听筒等待她继续开口。

  她知道,沉默,是他不予认同的标志。

  就如同之前的无数次一样,每每她说了或是做了什么他不赞同的事情,那边都会缄默不语。

  “那是一个意外。”她狠狠阖了一下眼眸,停了几秒又再度睁开。“我们,还是从前的我们。”

  她怕他会开口反驳,也因着他从小到大说得话都会被证实是对的,所以,她断然挂了电话。

  哪怕是自欺欺人也好……

  因为一时之间,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接受两人之间那近乎颠覆的转变。

  ……

  她叫周沐,25岁,以耀眼的成绩从谢菲尔德大学毕业后,这位年轻的女博士于两个月前做出回国的决定。

  傍晚,在自己租住的那间小公寓里,周沐开始为归国做最后的准备。

  “衣服、书、相册、化妆品……”周沐掰着指头盘算清点着,眼睛里同时也在扫视着自己手上拿着的那张提前列举好的清单。

  正检查着呢,衣兜里的电话就“铃铃——”地响了起来。

  瞄了眼屏幕上的图片,周沐弯唇一笑,整个人就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在身后的单人小沙发上一屁股坐了下来。

  “怎么着”秀气的眉毛微扬,在对方看不见的地方,周沐笑得一脸的春花灿烂:“解放军同志的消息还是很灵通的嘛!听说了本小姐要归国的消息之后,是不是高兴得找不着北了?”

  “你想多了。”听筒那端传来一个好听的男声:“我深深觉得这件事情对我而言实在称不上是什么好消息。怎么,西餐牛排吃多了,又想起故乡的好来了?”

  “听听,什么话啊那是!”周沐一撇嘴,清亮的嗓音微微扬了扬:“本小姐那是学成归来!吸取完国外的养分,最终还是要回去报效祖国滴!”

  “哟,那我还真是得替祖国和人民谢谢您。”对方明显不买她的账:“三思过了?那边儿的工作不是做得好好的吗?你就舍得这么回来了?”

  “对呗。”窝在沙发上的周沐漫不经心地摆弄着自己的指甲:“三思四思该思的都思过了!甭扯别的了,姑奶奶归意已决,丫就说欢不欢迎吧?!”

  “欢迎。”男子轻笑。“回头我给你找几个兵哥哥,成群招呼着去机场门口那儿列队欢迎你去。”

  “列队就算了。”周沐一本正经道:“你得学我,低调,低调知道不?!你一人来就成。就不要麻烦广大人民群众了。”

  “我这尊大佛怎么就这么好请啊我?”对方哀叹一声。

  “必须的嘛。”周沐斩钉截铁道:“铁瓷就得有铁瓷的自觉!你不来谁给我运行李?”

  “最近事儿太多,我不去,但我派个人去接你成不?”

  “不成。”周沐断然道:“要是不亲自来,丫就等着姐们天天去丫门口作吧!”

  “得,看出来了,混不吝这是。”那人无奈道:“成了,你早点儿睡吧,就你先前说那点儿,到时我接你去。”

  “妥了。那我撂了啊,明儿我要是瞅不见你,等着姐抽你小丫挺的吧!”说着周沐便要挂电话。

  “嗯。”对方轻笑一声,临挂电话前淡淡嘱咐了一句:“睡觉的时候记得注意点儿姿势啊。”

  “啊?”周沐疑惑:“什么姿势?”

  “别趴着睡”低笑的声音:“不利于发育。”

  “……”

  挥手作别了西天的云彩,周沐终于踏上了久别重逢的祖国的土地。

  人逢喜事精神爽,在呼吸到家乡空气的那个时刻,尽管不那么清新周沐这会儿也无暇顾及了。

  为求利落,今天的周沐扎了个高高的马尾,风衣长靴背包围巾,尽管打扮并不夸张,但与以往无异,出现在人群中的周沐还是不大不小地引起了一阵瞩目。

  见怪不怪地将自己数量壮观的行李堆放在一旁,拒绝了“有劲人士”与“有车人士”的热心邀请,略显倦乏的周沐从随身携带的背包里抽出一本画册然后轻靠在一旁翻阅起书页来。

  一本画册翻了差不多有三分之一的时候,那个熟悉的身影还没有出现,周沐咂咂嘴,打算在那人到来以后狠狠地宰他一顿全聚德烤鸭。

  看了大半了,该来的人还没有来,周沐恶狠狠地磨牙,心想自己到店里填饱肚子后一定要嘱咐服务员格外打包两只外带回去当夜宵。

  整本画册都翻了个底儿朝天,直把晴天等成了阴天,阴天等成了雪天,那人也连面儿都没有露一个,周沐恨恨地看表,终于不耐烦地从口袋里开始翻找手机。

  刚要拨号,一个欠揍的声音却从不远处传来。

  “娘子久等,小生这厢有礼了。”

  作者有话要说:开新文了嗷~~~自己嚎一嗓子先~~~

  《军无戏言》(即本文)是某茶滴第二篇军文,也是《男军女嫁》滴姊妹篇。在故事的进行过程中偶尔会有许尉与安禾童鞋滴乱入↖(^ω^)↗不过如果是第一次读盏茶文滴新童鞋,某茶在这里补充一句,单看本文的话不会影响大家对剧情的理解与判断。所以亲们可以自主选择阅读与否。(PS.《男军女嫁》一文已完结,没有看过的而且是有兴趣滴亲可以戳文案上滴摁钮前去观看。)

  老生常谈,依旧素军文,并非专业人士滴某茶在未来的某些方面依旧有可能会存在疏漏与错误,届时欢迎亲们以各种形式提醒并建议某茶。

  呐,看文撒花滴菇凉都素好菇凉,我很乐意看到大家对这个故事的想法与建议,所以,请妹纸们表大意滴粗来冒泡吧~某茶是很好勾搭滴软妹子,欢迎各种形式滴勾搭哟亲~

  ☆、Chapter 2.

  宽肩窄臀长腿细腰的……瞅瞅周身那挺拔利落的劲儿,不是他林修林副团又会是哪个?!

  周沐将画册放到一边儿,施施然起身,在林修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眼一眯脚一蹬就朝对方扑了过去。

  “哟呵,泰山压顶啊这是……”猛地那么一扑,小妮子硬邦邦的脑袋直接就撞到了林修的下巴,于是向来从容笃定的林中校也免不了倒吸了口冷气。

  “这脑壳硬得……跟小钢炮似的。”林修一只手揽着周沐的背,另一只手腾出空来揉了揉自己被撞得不轻的下巴:“我说周沐,敢情您老人人家留英是钻研洋鬼子的自由搏击去了?”

  “甭跟姐这儿贫!”周沐半挂在林修身上不肯下来:“我刚回国你就给我来个下马威,这北风呼呼大雪飘飘的,非得让我像白毛女一样跟这儿等你半天!不待见我您别来啊,不想我您倒是直说啊……”

  “人家是铁齿铜牙纪晓岚,你得叫伶牙俐齿周小沐。”林修也不恼,牵了牵唇角扯了扯挂在自己身上那个“任你气喘吁吁,我自岿然不动”的小妞。“不待见你我千里迢迢地来这给您大小姐做苦力?不想念你我家都不回直接开车奔这儿来给你当小工?我说姐姐您能下来说话吗?真以为自己个儿多轻呢?”

  周沐“嗷呜”一声,扯开领子对着林修的颈侧就是一口,那动作别提有多娴熟了。

  一个小年轻刚好从旁路过,瞧见这一幕眼睛顿时有点儿发直。

  “家有恶犬生人勿近”林修对着那人轻笑道:“内部纷争。哥们儿您甭上心。”

  周沐:“……”

  闹得差不多了,周沐才环着发小儿的脖子让自己那双玉足落了地。

  “瞅瞅你那行李……”林修瞄了眼不远处颇为壮观的箱包阵仗:“整得跟收废品似的,这是要逃难还是要私奔啊?”

  “你丫一阵儿不跟我抬杠就闲得难受是不?”周沐白了林修一眼道:“都说人民解放军为人民服务,哪儿来那么多消极抵抗情绪啊你?!”

  “得,你有理,我算是看明白了,你个周有理这辈子就算跟爷死磕到底了,哪儿都有你!”说着林修走过去跟拎棒槌一样把一地的大包小卷都扛上肩头,回头还不忘嘱咐身后的人一句:“跟紧了啊,丢了给人拐去山里当媳妇我可不管。”

  “说得我跟四六不分似的……”周沐撇撇嘴道:“知道了知道了。麻溜儿开路吧您呐!”

  “你当你健全呢……”林修轻飘飘地瞥了她一眼。

  其实林修的叮嘱并不是没有缘由。周沐这小妞打小儿就是个路痴,还是不折不扣如假包换的那种。给林修印象最深的是他们小时候发生的一件事儿。

  那时周沐还是个扎着羊角辫的小丫头,天天绑着俩红头绳一副软乎乎肉嘟嘟的样子。那小脸儿水嫩得谁瞅见了都忍不住伸出手捏两下。那时候他们两家住得很近,一群丫头小子有事没事儿总聚在一块儿玩耍。林修的父母工作很忙,偏偏周沐的爸妈也都是披星戴月日理万机的主儿,加上林周两家素来交好,于是照顾周沐的任务便落到了比她大两岁的林小朋友的肩上。林修小朋友打小儿就是个人精,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然而骨子里却是副大人们都不了解的懒散厌世的个性。对他而言,照顾邻居家的小妹妹什么的实在是麻烦透顶。可以的话,他是真的不想接触女生这种动不动就哭天抹泪的生物。然而父母大人发了话,为了维持自己在爹妈眼前的乖儿子形象,也为了树立自己在一干小兄弟心目中的威信,年仅七岁的林修硬着头皮把周沐纳入了自己的“势力范围”,从此,他多了一条“小尾巴”,整个人也肩负起了照顾周沐的责任,并且这一顾,就顾了二十年。

  要说的是那次一群小伙伴在一起玩藏猫猫的事儿。彼时小家伙们都喜欢当藏的一方而不是找的一方。周沐小朋友向来黏人,一口一句“小修哥哥”不放松,林修小盆友被她闹得受不了,干脆跟其他的参与者一起在暗地里对了口号,这直接导致了“手心手背”环节时周沐小姑娘的“独立成派” ,于是,小尾巴变成了找人的角色,在她背着身子蒙着眼睛倒数的时候,其他的小伙伴们一哄而散,都藏了个严严实实。

  周沐小时候很是实心眼(用那时林修小霸王的话说那叫“缺心眼”),当她老老实实地掰着小胖指头数了一百个数后,她喊了好几声,确认没有人回复她是大家都藏好了后才迈着小短腿儿一处一处地找起人来。

  一起玩得的小孩子们都是些猴精八怪的高干子弟,眼瞅着周家的小笨丫头找了这么久也找不见自己,小娃娃们等得不耐烦了便纷纷从藏身的地方跑出来然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了。

  林修也不例外。

  当他吃完了晚饭跟隔壁的许家小子打了会儿玻璃球后,晃晃悠悠迈着八字步路过周家门口的林小朋友被那家的文阿姨拉住了小手。

  “小修,见到你沐沐妹妹了吗?”阿姨的神色有点儿急切。

  小林修这才意识到那个傻丫头这会儿怕是还在锲而不舍地继续着她的“找人”大业。

  林小哥哥气喘吁吁地跑到一群孩子藏猫猫开始的地点,依旧没有见到小周沐。

  林修年纪虽小,但却已经拥有了领兵作战的头脑,于是,林小将军开始了“地毯式”的搜索,不消一会儿便将这片儿周围的胡同街巷寻了个七七八八。

  在一个有些偏僻的巷子里,林修终于发现了角落里的周沐。

  此刻的小丫头整个人都缩成了一团,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那个小小的身子是在不停地发抖的。

  巷子的出口附近,站着一只长相凶神恶煞皮毛乌黑锃亮的他叫不出名字的大狗。

  林修从小胆子就大,这会儿也顾不上那狗是个什么品种,小家伙迈开步子就那样大摇大摆地从那大黑狗的身边儿踱步到周沐跟前。

  “嘛呢你!”小林修毫不客气地用胖短的指头戳戳对方的额头:“在这猫着生蛋呢?”

  救星驾到,年仅五岁的周沐也顾不得形象不形象了,扑到林修怀里就哇哇大哭起来。期间涕泗横流,鼻涕眼泪尽数涂抹到了林修的衣襟领口上。

  “我迷路了呜呜……”周沐小朋友哭得那叫一个昏天暗地惨绝人寰。

  望着小丫头片子的大鼻涕泡儿林修愕然,从此以后对其身为路盲的事实深信不疑。

  开车到了周沐家楼下,大小姐丝毫没有想要搭把手的意思只蹦蹦跳跳欢欢喜喜地上了楼,徒留身后的林修跟个农民工一样地抱着扛着拖着拽着一堆东西上了电梯。

【军无戏言 by 盏茶】(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不提供【军无戏言 by 盏茶】txt下载,请自行百度云网盘搜索,本站小说涵盖bl文库,52书库,福书网,腐书,甜梦文库,甜梦书库,鲤鱼乡,耽美书网,书包bookbao,书本网。无弹窗,记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