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沦(甥舅恋) by 木之音

时间: 2019-09-25 19:22:16

【沉沦(甥舅恋) by 木之音】

沉沦(甥舅恋) by 木之音

【简介】:【沉沦(甥舅恋) by 木之音】小说完整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沉沦(甥舅恋)_木之音【完结】 内容简介: 【这本书其实可以不推荐的,相信很多人是看过了的,很出名的禁忌文了。但是我想写点书评来表达一下我对这本书的喜欢之情!!!沉沦,我想用这样的一句话来说下我的感受:欲望使人沉沦再沉沦直到伱犯罪。不知道这话用在这书可......小编在本文下方整理了一些好看的小说,希望您看完本文之后阅读下。以下小说《嘉佑往事 by 靡靡之音/靡宝》----[叶昭]《(展昭同人)嘉佑往事》作者:靡靡之音/靡宝【完结】 第一回落花时节初逢君 报到那天,白玉堂第一次拒绝了兄长安排的老妈子和司机,自己一个人拎着包下了飞机,招了一辆出租车来到宋大。 结果到了学校一看,体育馆外方圆五百米内已经满是黑压压一片晃动着的人。。。。 《[网王]上明清和 by 紫依沉沦》----(网王)上明清和 作者:紫依沉沦 文案 其实我要求的不多, 只是多点关爱而已, 什么都好,请不要留下我一人, 可不可以不喜欢你,我讨厌离别,如果不曾相遇,也没有羁绊,离别的时候是不是不会痛? ps:其实就是一个男孩子穿越和小金青春成长故事,会有爱情,是happy end。。。。 。

?  沉沦(甥舅恋)_木之音【完结】

  内容简介:

马会三肖三码  【这本书其实可以不推荐的,相信很多人是看过了的,很出名的禁忌文了。但是我想写点书评来表达一下我对这本书的喜欢之情!!!沉沦,我想用这样的一句话来说下我的感受:欲望使人沉沦再沉沦直到伱犯罪。不知道这话用在这书可否!乱仑这是一个如此禁忌的话题我不知道亲人之间是不是真的会产生像这本书里那样使人欲罢不能的爱情。此书很虐真的很虐,暗黑文我也看过不少,但是这篇看的我最是痛苦万分,整本书很压抑,但是我还是坚持看完了的,我一直不看看甜文和搞笑文看完后总觉得缺了点什么,虐文看多了才发现原来是男主女主之间的爱情少了点毁天灭地的感觉。看来我也有被虐的BT倾向,鄙视之。女主对男主的依赖可能早已是爱,但是就是一直不肯承认偏要男主一味的去逼迫去伤害她才会后知后觉,男主很狠可以说是很变态我不能忍受他骂女主的那些话,我不知道如此伤人的话他怎么会骂的出口,那时候他也应该是很爱女主了吧,但是他可能就是有点爱而不得的感觉。他要女主爱上他不仅要爱上人前风光的他还要爱上黑夜里那个如野兽阴暗般的他,他是大人还是一个事业有成的人他知道乱仑这个事情被别人知道会带来这样的效果,他要承受的远比女主要多的多,但是女主还是一味的逃避反抗他,他有点受不了就不停的虐她虐身体虐心,哎,说了这么多我就对的最大感触就是这男人爱的忒狠了点,忒变态了点!!!好了打住就写这么多吧】

  01

  在日趋腐朽的都市中,有人沉沦于美食,有人沉沦于豪赌,也有人沉沦于权势。对于沉沦者来说,沉沦:就是一种快乐,一种幸福。可是,当一个人被一段己所不欲的情感所困并沉沦其中时,又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 …… ……

  我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望着面前摆在桌上的自己儿童时期的影集,整个人陷入了沉思,恍惚中仿佛自己又回到了过去的时光。

  那对我来说,没甚兴味且过于阴暗的童年……

  在我童年时,我的父母工作都很忙,他们在我幼年的记忆里仿佛就只是家中的客人,除了给我钱,就不再有别的。记忆中,只有那个年轻的舅舅偶尔照顾过我。他是我母亲唯一的兄弟,我的外祖父母早已去世,祖父母家的人因反对我父母的婚姻,也早就断绝了关系。所以他也是除父母外我唯一的亲人。

  在我5岁时,我和我的这位舅舅第一次相遇。其实在那之前,他是见过我的,只可惜,以我当时的年龄,还不能记住他。而当我对周围的一切都开始有所记忆时,却只记起了他,因为家中的客人一向很少,更因为,他是一个让人只见过一面就绝对无法忘记的男人。

  记忆中的他还相当年轻。古铜色的肌肤,穿着白色的运动上衣,牛仔裤。运动鞋。浑身洋溢着青春的活力。他那张棱角分明的面孔,无疑是英俊的,可是说不出为什么,那张脸却给人无形中带来压迫与严肃的感觉。他的年纪和他本身的沉默少语,不苟言笑并不相配。

  他靠在墙边,吸着烟。静静地望着我。烟雾缭绕中,他的眼睛犹如一只鹰。

  他是个可怕的人,我这样定义他。

  母亲拉过我:“晓书,叫舅舅啊!”

  我不敢看他,视线仍停留在他的膝盖以下。

  他走过来看着我,当高大的他站在我面前时,让我有了一种受到压迫的心悸感。让我觉得呼吸困难。我本能地向后退缩。而他却微笑了:“还是这样的怕我呢!”

  母亲笑道:“这孩子,小时候第一次见到你时居然哇哇大哭。那还是刚满周岁时的事吧。”

  他扬起了嘴角,笑容淡淡的。

  那时,23岁的他正在一所名牌大学就读。后来就读到了研究生,也就是从那时起,他成为了我学习上的榜样。母亲总是时时让我向他学习。他,那个有着淡淡的微笑,注视我时目光如鹰一般的男人。在我5岁的记忆中刻下了深深的烙印。而在我无法预料的此后的生命中,我的生活也将因此而生,因此而灭。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那之后的几年,和他见面都是断断续续的。次数并不多。因为他总是很忙。直到我10岁那年,才和他开始有了频繁的接触。

  可是我仍旧不了解他。

  11岁那年,父亲抛弃了母亲和我。和另一个女人扬长而去。

  ……

  灰暗的天色下,几棵枯树鬼使神叉般伸向那深不可测的似乎可吞灭一切的天空。一阵冷风吹来,黄叶纷纷飞起,在空中打着旋。狂飞乱舞着。狂风所过之处,便是七零八落,乱七八糟,风吹得门窗噼叭作响,似乎要把屋顶掀开,发着呜呜的悲鸣。

  记得父亲离开时,也是这样一个秋天。也是这样一个坏天气的日子。

  我呆呆地望着桌上的相框。

  灰色相框中的照片是彩色的。那是我10岁生日时照的全家福照片。此时父亲已经出轨,可是从照片上看去,全家人却是那么幸福。他的手还放在母亲的肩头。他的神色毫无异样。这实在突破了我能够理解的范围。

  在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有厌恶这种情绪呢?男人和女人为什么要结婚呢?为什么要相爱呢?然后又要分手。又要互相遗忘,互相憎恨。

  孩子应该是无辜的吧?可是又偏偏受到牵连,既然生下了孩子,又要抛弃。人为什么明知会有不好的结果却还要明知故犯,任性为之呢?

  我不明白……

  “晓书,你好了没有?要来不及了,快点!”

  门外传来母亲催促的声音。那声音中隐隐透着一丝无奈和破釜沉舟的意味。

  “就来。”

  我回答了一声,低头整了整身上的一袭新装。又抬头看了一眼那照片中虚幻的,永远也不会改变的幸福面孔。伸出一只手将相框拿过来,然后松手。

  破碎的声音中,我转身,出门。

  今天,是母亲再婚的日子。

  此时距父母离婚后,才刚刚一年。

  我和母亲如约来到餐厅,一位西装革履,精神弈弈的50多岁老者在等着我们。他就是母亲的第二任丈夫。

  他姓沈。母亲称他为沈老。

  我一直到现在都还在疑惑,母亲为什么不叫他老沈而定要反过来叫。

  难道这代表他德高望重?亦或是其它的什么?我不得而知。

  沈老笑呵呵地从口袋内拿出一个厚度颇丰的红包递给我。:“晓书啊,你要叫我一声爸爸喔,我才给你这个。”

  听到他的话,我突然就一阵无名火起。我抬头怒视着他:“我爸爸已经死了!”

  空气瞬间凝固。全然冷场。

  母亲轻轻道:“晓书。”

  我转过头不看她。觉得没话可说。今天连舅舅都没来。可见对这门婚事的不赞同。

  沈老微笑着将红包递过来:“没关系,不叫就不叫,那你也收下吧。”

  我摆摆手:“不必了。”

  他的手僵在半空。

  饭桌上的气氛也开始僵硬起来。

  母亲很是尴尬。为了打破僵局便顺手接过:“先放我这里吧。”然后笑道:“好了,我们吃饭。”

  那顿饭吃得很没劲。

  母亲一杯接一杯的喝酒。很快就醉了。沈老的司机送我们回家,我没有扶她。因为她有新丈夫照顾。

  那一夜,我没有睡觉的念头。

  辗转反侧,夜不成眠。

  我不明白母亲为什么要嫁给那样一个老头。显然她并不爱他。虽然他很有钱是没错。

  其实,女人在感情生活空虚的时候,是很容易投入另一个关心她的人的怀抱的。即使她并不爱那个人。

  可是以我当时的年纪,还无法意识到这一层原因。所以我无法接受这一现实。我认为即使父亲抛弃了我们。母亲也决不该再嫁。

  不可原谅!我无法原谅母亲。也无法原谅抛弃母亲和我的父亲。更从心底憎恨着沈老和涉足我父母之间的那个女人!

  ……

  “晓书啊,来来来。看我给你买什么了?”

  放学回到家,就看到沈老坐在那里,身边摆着一堆花花绿绿的盒子。母亲则在一边欢天喜地的挑挑捡捡。

  是各种名牌时装。是沈老按他自己所喜欢的样式买回来的。

  在花钱这方面,沈老的出手一向大方。因为他是沈老。

  我皱眉:“我不缺衣服。”

  他笑:“想要什么尽管说,要什么我都会给你。”

  我冷笑:“要你的命也给我吗?”

  母亲瞪了我一眼:“晓书,你这孩子真是的。”

  沈老起身笑:“没关系,我去拿饮料。”经过我身边时,他握了握我的手,他的手指从我的手背上摩挲而过,那一刻,我的整个手背顿时出现了一片鸡皮疙瘩。看了看毫无所觉的母亲,我尽力忍住了反胃的感觉。向浴室走去。

  从浴室出来,就看到沈老正坐在客厅喝茶。看到我,他啧啧叹了两声:“真是女大十八变啊。我和你母亲刚结婚时你才12岁吧?那时你还只是个孩子,可现在14岁的你真是像朵带着露水的花一样。”

  我冷冷道:“真他妈恶心。”

  “唉,我是在夸你呀,小女孩不要说粗话。”

  “不用你夸,我知道自己长什么样子。”我厌恶的擦着自己的头发。

  “来,到这来,让大伯好好看看你。”他向我招手,望着我的眼神散发着浑浊而怪异的光,使他看上去就像是头年老的土狼。我四处望了望,想着母亲去哪里了。

  “你母亲去做美容了。”他仿佛知道我在想什么。

  我没再说话,只想立即回房。

  “怎么?晓书,你饿了吗?”他放下茶杯。靠了过来。

  “不饿。”

  “不然我们出去吃吧,你想吃什么?”他仍旧不停的絮叨着。

  没理他,我进了自己的房间,“砰”的一声将门甩上。

  在这幢房子里,只有我的房间是不允许任何人进来的。

  我换身衣服,想着他那张道貌岸然的脸,我为母亲感到可悲。

  我走出房间,他竟然还在门口。我不想理他。准备出门。

  “你要去哪里啊?”

  “出去。”

  “去哪啊?”

  我没有答话。这老家伙怎么这么烦啊!

  走出家门,外面很晴朗,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我不愿意回沈老的家。那个家,有如肮脏的地方一样。总是让我闻到一股腐朽的味道。

  仿佛是一切都要烂掉般的地方。让人感到窒息。在那种地方待得时间长了,连人的身上都带有了一股腐朽和霉烂的气息。

  我恨那所房子,更恨那所房子里的人。

  ……

  从13岁开始,每次遇到沈老这样,我就跑出来。在黑夜里,手中拿着大把的钱,像游魂一样四处闲逛,实在觉得闷了,就躲到舅舅家去。享受几天温馨的生活。虽然这样,但我也知道,这并不是长久之计。我不能总是去打扰他。毕竟人家才刚结婚两年。就是看在舅母的份上,也不能这样。她已经为我牺牲了太多的夫妻时间。我不能总是去做电灯泡。

  可是,一个人又能去哪里呢?回以前自己的家吗?这样想着,我问着自己,停下脚步,抬头,已站在一幢熟悉的公寓下面。

  我无言。我竟然又来到了他的家。这样不知不觉就……这已经不是偶然的事了。

  我茫然的上到四楼。站在一门前。按门铃。

  门开了,我看到了对于我来说,美丽非常的舅母。

  “晓书来了,今天怎么又这么晚?我不是跟你说过以后早点来,大晚上一个女孩子多危险啊!”

  我淡淡开口,“没意思,睡不着觉,想来看看你们。”

  我走进客厅,他穿着睡衣正坐在沙发上看着一本杂志。

  看到我进来,他没有说话。看到他的表情,我的心紧缩了一下,他分明就不欢迎我来了吧。我刚刚自己还提醒自己来着,真想给自己一巴掌。

  我来到浴室,舅母正在往脸上贴柠檬片。

  “我回去了。”我轻声道。

  “怎么了?””舅母吃了一惊:“怎么刚来就要走呢?”

  “我……没什么……我就是想来看看。”因为谎话说得不利索,我有些支支吾吾。

  “方晓书。”他突然喊我的名字。我吓了一跳。又折回到客厅。

  他没有看我,只是拍了拍他身边的座位。

  我顺从地走过去坐在他旁边,心中开始忐忑不安起来。和小时候一样,只要和他靠得太近,我就会感到紧张。

  虽然我对他有一份亲切感,但总体来说两人还是疏远的,我甚至暗地里佩服舅母的定力,和这样一个严肃的人天天在一起,不会觉得可怕吗?

  他专注地看杂志。我一声不敢响的坐在他旁边胡思乱想。

  一点都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然而,只是这样坐着,我已经很知足了。仿佛世界上的烦恼都随之而去,只是感受到一份恬静。就像是几年前和父亲单独坐在一起一样。有着一丝淡淡的幸福。

  他点燃了一支烟。

  烟灰渐渐变长了。

  我连忙起身,找到烟灰缸递给他。他却不接,直接将烟灰弹在了里面。

  我就这样托着烟灰缸。跟着他看书。一切就像是理所当然一般。很自然,很舒服。感觉即使一直这样下去,也没有什么不好。

  舅母走了进来,手上端着一盘水果。

  她将水果放到桌上,“来,晓书,吃水果。”

  “嗯。”我点头。

  他突然抬起头对舅母道:“你去给她铺床。”

  我连忙摇头:“不用了,我一会儿……”话没说完,却已经被舅母打断:“晓书,晚上就住这儿,听话,这么晚了还回哪儿啊?我给你妈打个电话,明天舅母给你做鸡翅吃。”

  我笑了:“谢谢舅母,舅母真好!”

  看着舅母的背影,我的心中第一次感受到了温暖。

  如果,如果我的父母也是这样,该有多好呢。想到此,不禁回忆起幼时一家三口团圆时也曾有过这般的温馨感。可是,时光一去不复返,父母的这种时候对我来说,今后都不会再有了……

  纸包不住火,在我15岁时,沈老对我的意图终于败露。并且他外面早有其他女人的事实也均被母亲发现。和对父亲离开时的平静相反,这一次母亲大动肝火,闹得鸡犬不宁。并且盛怒之中提出了离婚。她希望沈老能低三下四的向她忏悔,然后哀求她回心转意,可是沈老却并没有后悔之意。他只是拿出一大笔钱来做为对母亲的补偿。那笔钱同时也做为了母亲的遣散费。母亲即使用了各种闹法也没能改变沈老的主意。双方的冲突也不断的升级。就差撕打在一起。

  看着那两个人撕去了面具的丑恶嘴脸。我开始感到极度的厌恶。万般无奈之下,我打电话给他。希望能寻个片刻的清静。

  “你过来吧。”他这样说。

  我去了他家。舅母不在。

  我阴沉着脸将整个身体扔在沙发上。闭目不语。享受少有的安宁。

  “发生什么事了?”过了许久,他的声音才传过来。

  “那两个人要离婚了。”我淡淡的道。一副事不关已的口气。

  “早晚的事。”他点了支烟。

  “为什么这么说?”我大惑不解于他的处变不惊。

  “没有感情,只是为了排谴寂寞空虚而走到一起,是不会长久的。你母亲能挺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不过,看来最主要的导火索已经被她发现了。”

  “什么意思?”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你说呢?”他盯住了我。

  他知道了?我不相信。我点点头道:“不错,我母亲确实发现他外面有女人。”

  他摆摆手:“这不是主要的。”

  “主要的是什么?”

  “你总是往这里躲的原因。”

  我愣了愣:“躲?没有啊,我只是想来看看你们。”

  他望住我:“这样啊。”

  “当然,我又没有别的亲人。”我避开他的目光道。

  他一口烟雾喷到了我的脸上,顿时烟雾蒸腾。

【沉沦(甥舅恋) by 木之音】(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不提供【沉沦(甥舅恋) by 木之音】txt下载,请自行百度云网盘搜索,本站小说涵盖bl文库,52书库,福书网,腐书,甜梦文库,甜梦书库,鲤鱼乡,耽美书网,书包bookbao,书本网。无弹窗,记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