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高傲 by 风流涕

时间: 2019-09-25 21:22:18

【调教高傲 by 风流涕】

调教高傲 by 风流涕

【简介】:【调教高傲 by 风流涕】小说完整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马会三肖三码--《调教高傲》作者:风流涕 属性分类:现代/都市生活/未定/正剧 关键字:SM 主奴 调教 高H 一、火冒三丈的飞少爷 略暗的灯光,迷醉颓废的音乐,喝进嘴里的酒就像掺了水一样的淡而无味。 远远的又有人影靠近,高云飞不禁皱起了眉。赶走了一个又一个靠过来的奴,已经赶......小编在本文下方整理了一些好看的小说,希望您看完本文之后阅读下。以下小说《调教救世主爹[HP同人] by 雾矢翊》----《(HP同人)调教救世主爹》作者:雾矢翊【完结】 文案 阿利安娜?格林德沃!麦格教授拿着羊皮纸喊。 彭的一声,霍格沃茨礼堂中所有的人吃惊的看到他们的校长邓不利多教授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看着那个拥有阿利安娜的名字,偏偏要冠上格林德沃姓氏,安静沉稳得不像孩子。。。。 《(黑执事同人)甜蜜的调教 by 南宫逸扬》----(序) 呐~~什么时候放我出去?眼波流转,扬起的脸上透着红晕,汗珠自脸颊滑落,夏尔恶意轻扯着塞巴斯额前的头发。 什么时候呐~~握住那调皮戏弄的手,塞巴斯故意拖长尾音,好像很苦恼的样子。 喂你故意的放我出去夏尔撑起身子,无意识的嘟起红唇。 在塞巴斯看来,这个。。。。 。

  《调教高傲》作者:风流涕

  属性分类:现代/都市生活/未定/正剧

  关键字:SM 主奴  调教  高H

  一、火冒三丈的飞少爷

  略暗的灯光,迷醉颓废的音乐,喝进嘴里的酒就像掺了水一样的淡而无味。

  远远的又有人影靠近,高云飞不禁皱起了眉。赶走了一个又一个靠过来的奴,已经赶到厌烦了,也许他根本就不该到绝色来喝酒。

  一张端正的脸在灯光下渐渐清晰,剑眉飞扬,一双眼睛格外的黑亮有神,还带着一种微妙的冷漠感。那张脸会让人觉得阳刚,身材也是高挑却并不纤细,全身没有一点奴的气质,如果走在大街上,他会是一个很吸引女人的男人。但是男人的脖子上却带着一个红色皮质的宽项圈,挂在项圈上的圆锁被做成了吊牌的式样,上面刻着些花纹。高云飞不用看清楚也能知道上面刻着什麽,因为这是红馆专用的男妓项圈,上面刻着红馆的标志,反而则是这个男人在红馆的名字。

  男人走到了高云飞的身边,然後双腿曲膝跪在了他的身边,“飞少爷,你一个人麽?”

  “嗯!”高云飞只是冷漠的应了声。对方并不是普通的奴隶,而是俱乐部的男妓,但是高云飞跟他也算认识。就在十天前,他才刚刚在绝色进行了一场现场调教秀,当时的奴就是现在跪在脚边的原。

  不知道为什麽,原似乎没有那麽招他烦。也许是因为那些普通的奴围着他总是想尽办法的讨好,而原只是过来打个招呼。

  “飞少爷似乎心情不太好?”原试探的问到。那张把所有五官都放到了水平线的脸,任何人只要看一眼都会得出这样的结论。

  “没有,只是有点无聊。”

  看高云飞晃着酒杯发呆的样子,确实有点无聊。不过原知道高云飞心情不好,因为他已经不是第一天这样了。只是他跟高云飞的关系还没有熟到可以问得更深入的成度,高云飞不愿意说,他也就不再问了。

  看原还没有走的意思,高云飞暗示的问到,“你来找客人?”

  “是的。”原应了声,苦笑到,“他们叫我自己来找客人。”

  “很正常,这里经常有俱乐部的人来拉客。只要客人固定了,就可以不用来了。”

  俱乐部的男妓没有生意的时候经常会来绝色找客人,毕竟没有生意俱乐部也不会让他们闲着。不过对被逼才卖身做了男妓的原来说,还要自己出来拉客人,多少会觉得难堪和耻辱吧?

  “我知道。”原勉强笑了笑,“只是现在刚开始,还是不习惯……”

  “不习惯?”高云飞似乎有点奇怪的重复着,“应该有很多人都会对你感兴趣,你只要告诉他们去红馆找你就可以了。”

  “我说了,但是……”

  “一听你是红馆的就把你赶走了?”

  “嗯!”

  对原来说,这样的遭遇比他出来拉客更让他难堪吧?但是高云飞却看着原,觉得不应该是这样。

  “你的生意这麽差麽?”

  “现场秀刚结束的几天客人还好,但是後来就越来越少,现在几乎已经没有点名了。”

  高云飞皱了皱眉,却没有多说什麽,只是说到,“那你去找客人吧,不用陪我了。”

  “没关系,反正也找不到。让我伺候飞少爷吧!”

  “伺候我?我可不会做你的客人。”

  原脸上的表情瞬间僵住,却很快又苦涩的笑了起来,“我知道,我也没想过要飞少爷的钱。我虽然现在做了男妓,但我不是为了钱。”

  “那又何必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原忍不住抬头看着高云飞,“我在这,会让飞少爷觉得不舒服麽?”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高云飞知道自己的话让原误会了,他也很想让他就这样误会下去的离开。不过看着原因为自己男妓的身份而自卑、懦弱到害怕听到回答的样子,高云飞又觉得有点不忍心。原是个可怜的人,这点在现场秀之前他听过原为什麽会卖身进红馆的时候,他就多少对这个男人有点怜悯。

  不过做为一个职业调教师,高云飞会很小心的避免跟M过於亲近,因为这通常会给他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而现在,原给他的感觉让他不得不提高警惕。也许只是他多心了,但是适当的距离却是很必要的。

  於是高云飞斟酌了下,对他说到,“原,并不是你让我不舒服,我只是想一个人静一静。不只是你,我把所有人都赶走了。”

  “我明白了。”原笑了笑,站起了身,“那麽我不打扰飞少爷了。”

  “嗯!”点了点头,高云飞没再看他的靠进了沙发里。

  直到原离开,高云飞才回头对他的背影望了眼。似乎光看那个背影,他就能感觉到原心底的悲哀和绝望。

  如果阿君在这里,看到这样的原一定会想办法帮他吧?当初试探过原之後,阿君就料到原会变成现在这样。他也按阿君说的跟红馆的人谈了,但是似乎红馆并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又或许他们听了,却没能力调教好原?

  不过不管怎麽样,那都不关他的事。他不像阿君那麽喜欢照顾人,他对别人的事一直都没什麽兴趣。阿君喜欢照顾人又怎麽样?他现在自身都难保了。

  但是为什麽他现在会这麽烦躁?以前从没有这样过。阿君的事确实让他担心,阿君跟沐澈的关系也让他多少有些失落,但是不一样,高云飞知道自己现在的烦躁并不全是因为这些。那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不知道为什麽会有也不知道要怎麽解除的烦躁和沈闷。

  越喝越烦!

  不想再一个人坐下去,高云飞站起身打算出去再看看有什麽能散心的。

  正在他快步往外走的时候,眼角却不经意的瞥到靠近角落的卡座里,一个男人正跪在另一个男人的腿间,掏出了男人的性器。这种事在绝色是司空见惯的,比这更夸张的事都经常能见到,但问题是,跪在地上的那个男人是原!

  这一刻高云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麽,心底的火气就是“蹭”一下的就蹿了起来,一直冲上了头顶。快步的走到了那两个人身边,在原要把男人的性器含进嘴之前,高云飞一把抓住他的头发往後拽,逼他抬头看着自己。

  两个人都被高云飞突然的举动吓一跳,原更是被拽得头皮一阵巨痛,下意识的似乎就想挣开还手,不过却在看清高云飞的脸之後硬是收回了手。

  “你在干什麽?”高云飞几乎是用怒吼的问到。

  “我在拉客。”

  “拉客?”高云飞被他气得快吐血了,“你是男妓,又不是来找主人的奴。你让他爽完了,是指望他现在就给你钱,还是会跟你回红馆付帐?”

  “我……”原似乎也快发怒了,但还是忍住了没有再说下去。

  高云飞却不会去管他发不发怒,回头瞪着那个还坐在那里的男人。这世上无耻的人多了,但是没一个像现在这样让他恶心的,“想爽就自己凭本事去找奴,没本事就老实给钱,别欺负刚进来的人不懂规矩!”

  “我怎麽知道他是男妓……”男人小声的嘀咕了句,还是穿上裤子飞快得逃了。

  “你给我过来!”改拉住了项圈,高云飞把原拖回了自己的卡座,怒气未消的问到,“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做什麽?”

  “我知道。”

  “知道?知道你还做?”

  “他叫我做的。”

  “他叫你做你就做?你自己没有脑子不会想啊?出来前红馆没告诉过你什麽该做什麽不该做麽?”

  “他说要先验货,看我值不值那个价钱。”

  “所以你就倒贴上去?”

  “……”

  看原抿紧了唇不再说话,高云飞一开始的怒气也渐渐消了下来,也意识到自己似乎有点过份了。放缓了语气,高云飞才接着问到,“你一直是这样找客人的?”

  “没有,一般只是聊过几句就让我走了。”

  “那红馆的客人呢?你也是他们说什麽你就做什麽?”

  原有点不明白的反问,“不是应该这样麽?”

  高云飞觉得自己的血压又开始往上升了,“原,你不用那麽听话。”

  原却皱起了眉,“他们不许我反抗。”

  “不反抗不等於你就要这麽听话!”

  那张木然的脸变得有点迷茫,似乎听不懂他的话。

  高云飞也皱起了眉,“原,我记得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你很有活力。那个高傲又充满野性的奴隶让我印像很深刻,但是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为什麽我一点影子都找不到?你们真的是同一个人麽?”

  “那是他们说我可以反抗。”

  “你连能不能反抗都要听别人的命令麽?”高云飞已经不知道该说什麽好了,“原,奴隶不是越听话越好,完全不会反抗的奴隶有时候反而会让人倒尽胃口,明白麽?”

  “可是,反抗的话就会被打,还会用更残忍的办法来折磨我。”

  这显然是原对过去的那个人渣残留着的恐惧,那个把原折磨了个够之後又把他卖进红馆的人渣。原甚至为了能摆脱那个人,而自原被卖进红馆的。高云飞也见过那个人渣,虽然不知道原为什麽会任那个男人摆布,但是原看见那个人渣时的恐惧却非常强烈。

  “原,你已经离开那个人渣了,他已经不会再来打你也不会再来折磨你了,所以你不用再那麽怕他了。”

  原的表情还是有点茫然,可是却似乎把他的话听进去了,若有所思的沈默着。

  二、接受委托

  再看见原的时候,是两天後红馆派人把高云飞叫过去的。

  走进房间的时候,高云飞就看见原闭着眼躺在床上,全身被打的遍体鳞伤。即使是对一个奴隶,那满身的伤痕也已经不是调教,而是暴力的毒打。

  一个三十上下的男人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看着高云飞进来,嘴角微微笑着,眼底却没有笑意。那是红馆的老板,圈子里的人都叫他洪老板。

  “原说,是你让他反抗的?”

  他确实对原说过类似的话,但他只是叫原不要像个面团一样任人揉捏这麽好欺负,不过眼下说这些似乎也没有意义了。

  高云飞走近床边看了看原的情况,大多都是鞭伤,密密麻麻几乎找不到块巴掌大完好的皮肤。原本端正的脸,现在两边脸颊也明显得肿了起来,一看就是被一个又一个的巴掌打出来的。

  “你们打的?”高云飞问洪老板。

  “不是,被客人打伤的。他一直很听话,我们没想到他会突然反抗惹怒了客人。”

  “就算他反抗也不能把他打成这样吧?他是人,又不是没有感情的机器!”

  “我知道,所以那个客人已经被除名了。”回答完高云飞的不满,洪老板看着他的眼神也跟着变得锐利,“但是阿飞,你为什麽要这样怂恿他呢?”

  事情变成这样,高云飞也郁闷的扒着头发,“当初我就跟你说过,原是块好材料,但是他需要一个好的调教师。但是结果呢?我看见他一个人在绝色拉客,整个人死气沈沈,看不到一点光彩。原的魅力不是顺从,而是他的高傲和野性。”

  “对,我们也确实接受了你的意见,但是之後出了一点问题。我们发现原不会兴奋,或者说很难兴奋,他是个性冷感。”在高云飞惊讶的目光下,洪老板淡淡的接着到,“客人会乐意接受一个高傲的奴隶,是因为这样的奴隶可以满足他们强烈的征服欲,但是一个高傲、嚣张、不会兴奋的奴隶,只能挑起客人的愤怒和不满。就是为了避免客人在愤怒下做出过份的举动,我们才命令原必须完全的顺从。”

  “但是这样的奴隶只会让人倒胃口。”

  “没错!”洪老板也点头同意,“所以原的客人越来越少,几乎成了装饰品。”

  “但是现场秀的时候,他的反应看上去很正常。”

  “不,飞少爷!那天他只是勃起了,但是最後没有射精。我们都以为是最後那个干他的人有问题,但是现在看来,恐怕是原自己的问题。”

  “凭什麽就断定是原的问题?我调教他的时候觉得他一切都很正常,而且他高傲、性感,充满了野性的魅力,给我的印像也很深。”

  “我承认那场秀成很功,原之後三天的点名都排的满满的,但是不到一个星期,他就一个点名都没有了。阿飞,你是职业调教师,而原要面对的只是对SM有兴趣的客人,那些客人没有你这麽好的技术。”

  确实,高云飞也知道老板说的没错,而且原的价值,最终也是由客人决定的。在这一点上没什麽可讨论的,高云飞有点烦躁的问到,“所以呢?你今天叫我来就是让我看看他被打成什麽样子?还是要我赔罪道歉?”

  “不,只是想问你有没有兴趣接受委托,帮我们调教原。”洪老板看了眼还在昏睡中的原,无奈的笑了笑,“对我们来说,原已经变成了块鸡肋,他有很好的外在条件,却无法满足我们的客人。如果他一直是这个样子,我们只能考虑把他再转卖出去。但是那不管对我们还是对原来说,都不会是最好的结果,所以我还想最後试一次。”

  “最後试一次?你不如直说被我调教过之後,就算要卖也能卖个更好的价钱。”现在的原可以说一文不值,但是等他调教过之後,红馆至少能卖个广告的钱。毕竟他高云飞在主奴圈里还是有点名气的。

  “那你接不接呢?”

  看着床上伤痕累累的原,脑子里却想起绝色里那个孤单绝望的背影。他不是个同情心泛滥的人,但是他同情原。这个已经被折磨到完全扭曲了的男人,如果不是见过他眼中充满光彩的样子,自己可能也会把他当成具行尸走肉了。但是因为那一点的光彩,他能感觉到原还在挣扎,还想求救,只是他已经奄奄一息,快要没有力气再坚持了。

  “可以,但是我要把他带回去。”

  “要多久?”

  “这要看情况,如果没有意外,三天後我会先送他回来接客试试。”

  “三天麽?那麽我期待看到原的变化。”

  “在你期待之前,先把三天的支票签给我!”

  冷声说完,高云飞伸手把原抱了起来。也许是压到了伤口,原皱着眉动了动身子,然後又昏昏沈沈的睡了过去。

  “唔……”

  身体热得有点难受,还有一阵阵的疼痛,而这样的感觉却很熟悉。周围都是黑暗,他知道,那些黑暗就是绝望变成的,紧紧的围着他。越是挣扎,就越是让他无法呼吸,好像就要被压垮了一样。

  这样的折磨,到底还要持续到什麽时候?

  每到这个时候,黑暗中似乎就有什麽一闪而过。虽然还没有等他看清就消失了,可是他知道,那一闪而过的东西炫烂华丽,并且让他情不自禁的深深迷恋。

  缓缓的睁开眼,眼前还是白色的天花板,但是鼻尖却传来陌生的气息。原不禁转着头四下望着,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房间很小,家俱也很简单,但是原想不起来自己为什麽会在这里。

  “哢!”

  房门突然传来开锁的声音,原立刻警惕的看了过去。

  “你醒了?”原本想来叫醒原的,没想到一开门就看到一双又黑又亮的眼睛瞪着自己。

  “飞少爷?”原也一愣,紧绷的神精顿时放松了下来,“这里是你家麽?”

  “不是,只是工作室。”说着,高云飞把手上拿着得一堆衣服裤子鞋子袜子内裤全都扔到了床上,“你应该还能起来吧?穿上衣服出来,我在外面等你。”

  原还没有搞清楚怎麽回事,高云飞就已经转身出了房间,连门都关上了。於是原拉开了身上的薄毯,毯子下面当然是赤裸的什麽都没穿。原还记得这毯子,是他在红馆时盖的,看来飞少爷是懒得帮他穿衣服,所以连人带毯子一起搬来了。

  拿起高云飞送来的衣裤,原虽然对名牌什麽的没有半点常识,但是单从衣料拿在手里的感觉,他这辈子大概都没穿过这麽好的衣服。白色暗竖纹的棉质衬衣,纯黑色的长裤,再配上一双全新的黑色皮鞋,很简单,但是简单中却让他觉得有些什麽不一样的东西在里面。

【调教高傲 by 风流涕】(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不提供【调教高傲 by 风流涕】txt下载,请自行百度云网盘搜索,本站小说涵盖bl文库,52书库,福书网,腐书,甜梦文库,甜梦书库,鲤鱼乡,耽美书网,书包bookbao,书本网。无弹窗,记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