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软不吃硬 by 西方经济学

时间: 2019-09-26 04:22:25

【吃软不吃硬 by 西方经济学】

吃软不吃硬 by 西方经济学

【简介】:【吃软不吃硬 by 西方经济学】小说完整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马会三肖三码--《吃软不吃硬》作者:西方经济学 文案: 一瓶伏特加灌下去,他逞英雄救了自家学生,却被一男人看上。 男人霸道强势却不逼迫人,他吃软不吃硬却不喜欢男人。 慕醒:不逼迫人?伏特加谁逼我喝的? 方凡十:不喜欢男人?那我刚才压得谁? 吃软不吃硬温和淡定受+不强迫霸......小编在本文下方整理了一些好看的小说,希望您看完本文之后阅读下。以下小说《所有人都以为上仙他精分 by 宏观经济学》----《所有人都以为上仙他精分》作者:宏观经济学【完结+马会三肖三码】 文案 大道三千。 欲羽化登仙者,必先经三千天雷锻体,后历心魔劫炼心。 然,天地不仁。 哪怕是明华上仙如此惊才绝艳的人物,也最终因迈不过心魔劫这最后一关而飞升不成。 明华上仙:掌门为何又闭关? 道童:。。。。 《你们只喜欢本座的脸 by 宏观经济学》----书名:你们只喜欢本座的脸 作者:宏观经济学 文案 顶着半张毁容脸,叶子青硬是将夜叉的江湖声望值刷到了满级,只差一步就能夜啼止哭,成为传说中的恶人。 然后,上天就把他那半张脸给修好了。 叶子青:作孽哦 脸好之后,本来应该专注捅他刀的主角团开始莫名其妙护着他。。。。 。

  《吃软不吃硬》作者:西方经济学

  文案:

  一瓶伏特加灌下去,他逞英雄救了自家学生,却被一男人看上。

  男人霸道强势却不逼迫人,他吃软不吃硬却不喜欢男人。

  慕醒:不逼迫人?伏特加谁逼我喝的?

  方凡十:不喜欢男人?那我刚才压得谁?

  吃软不吃硬温和淡定受+不强迫霸道温柔攻

  特别声明:高干文,公务员慎入。

  上篇文把妹子虐惨了~这篇主打温馨治愈~偶有小虐~

  两口子过日子就是磕磕绊绊和啪啪啪【喂

  内容标签:高干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强取豪夺

  搜索关键字:主角:慕醒方凡十 ┃ 配角:胡繁李锐林与之柯林井薇娇 ┃ 其它:1V1,HE,伪高干真干高

  第1章 我从不强迫人

  慕醒十分不喜欢这样的环境,刺鼻的酒精气,烟雾缭绕中,衣着暴露的俊男靓女扭动着腰肢,高亢的重金属音乐刺激着他的神经,引起他一阵偏头痛。

  他看着舞池中那个扭着小蛮腰的清俊少年,无奈地叹了口气。正在看书的时候接到辅导员助理的电话,说是李锐又不见了。现在是凌晨十二点,这小子又要夜不归宿。

  转头喝口酒,慕醒还赶着回去看书,他绕过时不时贴上来的性感美女,目标明确地朝着李锐走去。谁知,他还没挤到李锐跟前,就眼睁睁地看着李锐被一伙人给拉了过去。慕醒顿住了身子,目不转睛地看向了那群人。

  从穿着和桌子上的酒瓶子来看,那些人绝对非富即贵。而在这群人中间,有个人尤其吸人眼球。

  他身材很高大,颀长的双腿懒散地搭在桌子上,脸型棱角分明很是刚硬。可能是经常皱眉的缘故,眉毛中央有着轻微的褶皱,更添硬气。双眼皮,眼睛狭长透着不明意义的光。鼻梁笔挺,薄唇微翘,韵味十足。

  在昏暗的灯光下,男人透出阴厉而不暴虐,霸气却不压迫人的气质。而透出这种气质的原因……慕醒的目光随着移到了他的刚劲有力的大手上,他的手腕上,带着一串价值不菲的佛珠。

  尽管他看上去没那么恐怖,但是慕醒仍旧停住了脚步,静静地等待着。

  男人把挣扎着的李锐推开,用结实有磁性的声音说:“我从不强迫人。”

  旁边一个方脸的男人顺势搂住李锐,笑哈哈地说:“十哥儿你是这个死性子。你不要,那我要了。”说完,撅着嘴就亲李锐。

  在李锐的拳头攥起来准备砸下去的时候,慕醒赶紧冲过去把他拉到后面,整出一个得体地笑容:“不好意思,这孩子是我相好。天不早了,我们先走了。”

  李锐见到他,脸上有些惊讶。慕醒狠狠地握着他的拳头,个死小孩,老给他找事。拉着李锐刚转头要走时,背后传来了缓慢而有力的声音:“慢着。”

  慕醒身子一僵,笑容满面转头,对着声音的发出者说:“先生,您还有事么?”

  方凡十抬眸凝视着他,锐利的目光似乎将慕醒刺穿。眼前这个笑意盈盈的男人,有着比旁边那个少年更勾人的魅力。他的五官很精致,柔和的脸部线条,一双上吊的桃花眼十分媚人,但是高挺的鼻梁和优美的唇形却实实在在地透着英气。

  “我从来不强迫人,但是你要就这么把你相好带走了,这也拂了我们的兴致。”

  在这剥皮抽骨般的目光中,慕醒尤其淡定。他桃花眼一吊,笑着说:“那是自然。”然后,从桌子上拿起一瓶酒仰头灌了下去。

  方凡十习惯性地皱眉,看着慕醒的喉结一抖一抖地喝着酒,目光移到了他的锁骨和迷人的颈窝上,再也没移开。方凡十嘴角勾了起来。

  寂静的气氛在方凡十倒扣着瓶子显示那瓶酒都喝完后再次吵闹了起来,慕醒抹了抹嘴巴说:“这样行了么?”低沉而诱人的声音。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方凡十满意地点头,赞扬道:“酒量不错。不知道能不能要个联系方式交个朋友?”

  一瓶子伏特加灌下去,慕醒依旧淡定从容,他笑着说:“朋友就算了,我们走了。”说完,拉着目瞪口呆的李锐要走。

  坐在一旁的林与之不满意了,他晃着身子站起来就要摔瓶子:“十爷给你面子才跟你交朋友,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林与之与方凡十是从小耍到大的好朋友,在他们这一帮里数着方凡十最有出息,军校毕业回北京,一路高升。这次聚会也是为了他刚升了省级副职准备的。出来耍本来就是图高兴,谁知道竟然遇到这么两个让人添堵的主。

  原本想把这两个甩脸色的人给拦住,谁知方凡十却把他拦住了。拉住好哥们,方凡十习惯性地皱眉:“说了我从不强迫人,坐下。”

  另一边的柯林也赶紧拉住了发酒疯的林与之说:“十哥儿都说算了,你还是别添乱了。”

  慕醒淡定地冲着他们点头算是说了再见,然后拉着李锐就走了。

  看到两个人急匆匆的背影,林与之抱过一个软香美女,照着她的白花花的胸脯就是一口,边啃边嘟囔:“十哥儿,刚才那主儿真不错。你要真不强迫,我可去强迫了。”

  方凡十看着空空的酒瓶,翘着二郎腿玩世不恭地说:“都说我不强迫人了。柯林,查查那人是谁!”

  三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起来。

  慕醒大步往前走着,李锐的腿短,被拽着东倒西歪。出门后,李锐说:“老师你松手,我自己走。”

  慕醒把手松了,转头看了李锐一眼,然后扶着墙“哇”得一声,全吐了。

  李锐被吓了一跳,赶紧过去拍着慕醒的肩膀说:“哎,老师你没事吧!”

  嘴巴里满是酸涩的味道,慕醒抹着嘴愤恨道:“一瓶子伏特加,你特么别掺水对着喝一瓶试试。”

  知道是自己的不对,但是年

  少轻狂让他脱口而出:“谁让你过去的,那几个人我一只手就能收拾了。”

  慕醒吐了一通,脑袋天旋地转,偏头痛隐隐发作。李锐的张狂让他上了气,他揉着太阳穴骂道:“你敢动他们,他们就让你们全家跨省。你这小孩怎么就这么不长眼呢,招惹这么一群人。”说完,敲了李锐的脑袋一下:“你还好意思炫耀你身手厉害,上星期你把法学院一同学打住院还在留校察看呢,再出事就给我收拾包袱滚蛋。他奶奶个腿,折腾死我了。”

  李锐上了这么久的学,还真没有一个老师能像慕醒这样。他愧疚地扶住慕醒,软着嗓子说:“老师,对不起。”

  慕醒这个人吧,是典型的吃软不吃硬。见李锐认错态度良好,慕醒叹了口气:“我电动车在那,你过去推过来。”

  满是豪车的停车场,李锐一头黑线的把慕醒那辆八成新的电动车推了出来。酒劲一上来,慕醒头脑发昏。电动车一开,初冬的凉风割脸,慕醒哆嗦了一下问:“你跟老师说你为什么把人家打住院了?”

  李锐沉默的时间很长,半晌后才答了一句:“他骂我死gay,死基佬,咒我们全家都染艾滋死掉。”

  慕醒迎风抖了个哆嗦,叹口气将李锐抱在怀里,他说:“你这孩子,怎么不跟学校反映呢?他这是人身攻击。以后他上我的课,我全部给不及格。”

  李锐扑哧一笑,心情放松了不少:“老师,法学院不开《国际市场营销》的。”

  肚子里被酒烧得很难受,慕醒淡定地笑了笑没有说话,完全不在意被学生调侃。

  李锐笑完后,沉着声说:“老师,其实你也是gay吧!”

  他的陈述句语气让慕醒很不爽,慕醒板着脸教训他:“胡说什么?老师可是杠蹦直的直男,只喜欢女人。”

  李锐歪了歪脑袋,笑起来:“老师,弯的就弯的呗,我又不追你。不过老师你可真漂亮。”

  寒风的醒酒功能到这里全部失效,慕醒再张口已经成了方言。

  “老师杠服气你嘞……”

  服气什么?服气竟然敢说他是弯的还是他勇于承认自己是gay的勇气?

  方凡十他们玩到凌晨三四点才散场,过度的疲劳让方凡十洗完澡后沾枕头就睡。早上六点半准时醒来,精神抖擞。穿好衣服洗漱完毕,他妈杨淑柔的电话就打来了。

  杨淑柔是湖南人,有着湘妹子的泼辣和豪爽:“儿子,回来吃饭,老娘亲自下厨。”

  杨

  淑柔厨艺很好,但是不轻易下厨。她这么说,肯定是有高兴的事。方凡十笑着应声:“成,一刻钟就到。”

  挂掉电话,方凡十关上门,抬臂迈腿,动作干净而利索地朝着他家跑去。

  方宅离着方凡十的高级公寓有五千米左右的距离,一路跑回家刚好占用一刻钟的时间。回到家,一家人已经等着了。

  见到儿子满头大汗的样子,杨淑柔习以为常地递过去毛巾:“擦汗,跟水里捞出来似的。”

  方凡十摆摆手,拉开椅子坐下了。

  方泽天严肃地说:“吃个饭也迟到,军校怎么上的?!”

  方泽天是国家副职某军区司令,一辈子都在军营摸爬滚打,纪律严明的意识根深蒂固,对方凡十的要求很严格。

  一边的陈阳赶紧打圆场:“凡十都回来了,您就别说他了。”

  方凡十凌厉的眸子看了陈阳一眼,接过杨淑柔手里的粥,没有说话。

  陈阳是方凡十同父异母的哥哥,方凡十上高中的时候突然出现。陈阳是老司令原配夫人生的,后来离婚了,不想跟老司令有任何瓜葛,连儿子的姓都随了她,直到陈阳来找老司令。老司令觉得亏待了大儿子,对大儿子要比对方凡十好上许多。

  方凡十年轻气盛,觉得陈阳甚是扎眼,才上高二就窜去了军校,一呆就是八年。八年后回来,仍旧不待见这个哥哥,就自己买了套高级公寓自己住,眼不见心不烦。老司令提过几次让他回家住,都被他义正言辞地拒绝了。他从来不强迫别人,别人也别想强迫他。

  陈阳性子柔和,不似方凡十这般硬气,老头子就是喜欢这点。老司令点了点头,不苟言笑地说:“你哥哥在现在的位子上呆了一段时间了,凡十你活动活动给他提一提。”

  方凡十说:“爸,你职位比我高,应该比我更明白。他两年升了三次了,再升难度很大。而且我刚升了,不好做的太高调。”

  被方凡十拒绝,眼看着老爷子的脸就要变了。杨淑柔一筷子敲在桌子上:“食不言寝不语,纪律严明,你们俩还是不是军人?”

  将一身戾气收敛,方凡十三口两口吃晚饭,一抹嘴说:“我先走了。”

  儿子的心情母亲最敏感,杨淑柔送方凡十到门口,拽着他胳膊说:“儿子诶,什么时候有时间陪着妈打两圈?”

  杨淑柔十七岁生的方凡十,现在还不到五十岁,本来资质就是上等,又加上保养的好,所以看上去两母子就像姐弟俩。

  方凡十跟母亲关系向来好,听到她这么说,问道:“最近手气不好么?”

  杨淑柔好赌,平时他跟老司令都忙,她就吆喝着一群官太太出去赌。

  杨淑柔兴致缺缺地说:“哎,谁让我儿子能力太强了呢?一群官太太里属我儿子最争气,谁也没敢赢我的。这样一点都不爽。”

  杨淑柔这句话说得精巧,一方面想要儿子陪她打麻将,另一方面想夸夸儿子让儿子高兴些。

  还是母亲最懂儿的心,方凡十马上高兴了,挥手说:“成,到时候打电话叫我。”

  从家里跑出来,在去办公室的路上,柯林打来了电话。

  “喂,十哥儿,那个人查到了。叫慕醒,是北京X大的辅导员。”

  一早上的阴霾全部被这个电话给驱散了,方凡十勾着嘴角笑了笑:“联系林与之,咱们下午去X大打球!”

  第2章 一波未平一波起

  X大第三餐厅旁边的体育场,“砰砰砰”篮球猛烈敲击地面的声音传来,吸引了一大批刚下课的学生。

  篮球场上,方凡十动作迅猛如猎豹,把两边拦防的林与之和柯林逼得步步后退。林与之向来是急性子,盯住那球伸手要包抄。方凡十眸光凌厉一动,修长的腿往后一撤,身体后倾,电光火石间篮球脱离大手。

  “砰”篮球入筐的声音,三分球,球进。

  “好!”周围爆发出一阵叫好声,女生们更是捂脸尖叫了起来。

  初冬的天气,身材高大的方凡十身着短袖T恤,下身迷彩长裤被黑色的军靴束住,透着干练和果决。

  双手撑住膝盖,林与之累得气喘吁吁。白衬衫从西装裤里拎了出来,领带甩到身后带着不羁。方凡十对约定时间十分苛责,谁也不敢晚了半秒钟。他刚开完会就开着车一路红灯奔来,衣服都没换。

  “十哥儿你能不能让着我们些?”柯林跟林与之差不多的样子,累得想直接躺在体育场睡上一觉。已经打了两个多小时了,方凡十脸不红气不喘,他们却累得像死狗似的了。

  锐利的目光越过围观人群扫了一圈,方凡十脸上隐隐带着些不悦。没有理会柯林,方凡十猛力拍打着篮球,仿佛要把篮球场震碎。身体快速移动,左腿踏出大跨两步,身子一跳越过篮筐。

  “砰”漂亮的三步上篮,球进。

  “啊啊啊啊,好帅!”周围的喝彩已经全部变成女生的尖叫。

  “要是胡繁在就好了,我们两个向来不是打篮球的料。”林与之接过从篮筐掉下来的篮球,懒散地拍打着。“这家伙出国两年了,近期应该快回来了吧?十哥儿,胡繁有没有联系你?他回来要去卫生部,找你比找他老爷子有用的多。”

  方凡十弯腰系鞋带,眉头习惯性皱起:“没有。不过今儿早上老爷子让我活动活动,给陈阳提提。”

  柯林不屑地哼了声:“就他?一点政绩都没有还想往上拔,正处级就绰绰有余了。他要是真能做的跟你一样,弄个项目得到上面的交口称赞再说吧。哎,话说十哥儿你也太厉害了。现在几家聚会,老头子嘴里可全是你。再升一级就跟我爹一样了。”

  方凡十不待见陈阳,他跟前的一群哥们也顺着不待见。他们从小就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太子党,心高气傲地看不起那些从下面摸爬滚打爬上去的。而且,柯林好歹军校毕业,都只是处级副职,陈阳通过方凡十就提到正处压着他,想想就不爽。

  林与之吊儿郎当地说:“陈阳一脸低眉顺眼的样子,下面那群人没个服气的吧?再提不打十哥儿脸么?”

  林与之是这群哥们里唯一一个没进机关的,他自由懒散惯了,开了个高级商务会馆。一来安身立命,二来给大家提供个玩的地方。

  听到哥们儿说的话,方凡十不屑地冷笑。“他心机深着呢,把我爸哄得团团转,有什么事都是老爷子开头提。我跟老爷子吵,他就在当和事佬。狮子毛捋得比我妈还上手。”

  军校锻炼了八年,让方凡十的直觉非常精准。陈阳是豺狗,唯唯诺诺地蹲在狮子跟前,狮子一不注意,他张口就咬。

  柯林把球扔过来,方凡十稳稳接住,带球开跑。离篮筐三米远的时候,方凡十猛然刹住身子,篮球脱手……

  众人张开嘴巴没来得及惊叹,篮球就越过他们砸向了路中央。

  “砰”电动车倒地的声音,方凡十阴厉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了笑意。

  “砸到人了!”周围的人迅速散开,方凡十大踏步跑过去。柯林和林与之相视一笑,也跑了过去。

  篮球力道不大却正好砸在了慕醒的头上,慕醒看着滚到一边的篮球,晕眩一阵阵袭来。目测他与篮球架的距离在五米开外,谁打篮球这么不长眼?

  “哎,你没事吧?”方凡十两只大手抄到慕醒胳膊下顺势把他提了起来抱在了怀里,下体贴着慕醒的臀部,坚毅的脸上带着笑。

  方凡十打球打得浑身发热,就那么紧紧贴在慕醒身上,慕醒似乎被烫着一般,身子一直,退开了。虽然被砸,但是对方语气很诚恳,慕醒毫不在意地摆摆手:“没事,下次注意。”

  说完后,条件反射性地抬头一看,桃花眼里映出方凡十那张让人记忆深刻的脸,慕醒的神色僵了僵。怎么是他?

  “车都倒了,没伤着筋骨吧?十哥儿带着他去医院看看呗!”林与之好心地扶起电动车,冲着方凡十挤眉弄眼。

  方凡十干脆地点头:“把这茬忘了,走,咱们去医院。”

  虽然不知道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与这群人牵扯上绝对没有什么好果子吃。慕醒稳了稳心思,从林与之手里接过电动车,和气地说:“医院就算了,皮糙肉厚没什么大事。我还有事,再见。”

【吃软不吃硬 by 西方经济学】(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不提供【吃软不吃硬 by 西方经济学】txt下载,请自行百度云网盘搜索,本站小说涵盖bl文库,52书库,福书网,腐书,甜梦文库,甜梦书库,鲤鱼乡,耽美书网,书包bookbao,书本网。无弹窗,记得收藏!